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花甲情趣

花甲情趣   ◎燕子◎



圖片:作者提供

天涯分飛三十幾年後,學生時代結義金蘭的姐妹們分別從加拿大美國齊集於巴黎,第二天一起從巴黎坐有情快車到德國,終於能在 Düsseldorf 城的火車站見面。白髮隱現中,歡欣相擁,都已年過花甲,卻沒有嘆息而是笑語珍惜那相見歡。

除了都做了人家的婆婆外,除了年輪在每人的臉上刻上那迷人的成熟皺紋外,與及那曾生死留痕的心懷,竟然都那麼坦然開放的談笑自如,一無掩飾。說起姓氏,老二老五老六分別是那燒鴉片的林則徐,列入仙班的呂洞賓,下西洋的鄭和的後裔,而我與老四早已是五百年前同一家,我們這個大姓呀,該找個什麼顯赫的大人物做我們的祖先呢,再想想!

我還記得當年的老四穿著白衣藍裙的校服,瘦瘦的身裁,藍裙飄飄,鼻尖老冒著綠豆般大的汗珠,說話時慢吞吞的總帶著笑,老老實實的,除了是同窗,還是街頭街尾的街坊呢!她現在除了豐滿了點,也沒多大改變,她的兒子也已四十歲啦。老大妳當時還不是一樣,藍裙呀總是長過膝頭,隨著裙子一扭一擺的,像跳草裙舞呢!老四對我還有記憶,還沒癡呆,哈哈!老六呢當年是清清秀秀,純情得很,個子嬌小,長髮梳成雞尾,予人特別整齊的感覺,給我的印象是要受保護是經不起風浪的公主。但今天,她是最紮實的一個呢,她說,從早晨六點走到深夜十二點也不會累的,她生肖屬兔,如在她鼻翼兩旁各黏上三根鬚,準會活像兔子。老二住巴黎,很情深義重呢,能夠與其他姐妹及朋友們天涯海角的聯絡上,她居功第一。她的眼晴與鼻子有點像英女皇,曾是我寫生的對象,也算是個美人胚子,就是因為鼻尖也會冒豆大的汗粒,所以就沒有英女皇那麼權威了,但只要她振臂一呼,姐妹們都得聽她的。我剛到德國時,就是通過在越家人的家書才能與她聯絡上的,也因在鄰國,算是來往最密切的一個。還有老五,是個順得人,隨和,但有主見,個性獨立,是出得廳堂,入得廚房的典型現代女性,大概十二年前吧,老二的大兒子結婚時與她首次在巴黎相聚。還記得她在學校球場打籃球時的英姿,更記得她給我吃過一次波餅,吃得我眼冒金星眼鏡片也幾乎碎了。她的身型,輪廓一點都沒走樣,像一棵樹,以前是春天,現在是秋天而已。

想不到相隔三十多年後,我才發覺那四位可愛的妹妹有一個共同的興趣,就是對Swarovski 水晶情有獨鍾,她們全神貫注欣賞水晶時的眼神比水晶更亮,什麼德國雙人牌鋼刀鋼剪出名地的 Solingen 及古堡 Schloss-Burg ,都比不上那一粒粒水晶好。我在德國逛了三十年才逛完的幾家水晶店,她們竟在一天之內已光顧了三家,回巴黎後還說幸好在德國買了,因這幾款新式樣的水晶還沒在巴黎上市。

這次相聚,雖然勉強算是三天,但一種不能被時光磨滅的情誼,卻令我興奮與懷念不已。我說三十年後再見吧,都笑得那麼開心呵!是呀,人生能有兩個三十年已是福氣,何況是三個?但只要能事事以笑聲開懷,又能淡然於得失,也說不定會有第四個三十年的奇跡呢?


寫於  05.05.2012 德國

 

回應
燕子姐姐: “老”同学天涯相聚,如此有福有缘,美翎为妳高兴!
留言 : 陈美翎, 12-May-11, 12:29:26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