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上街市,也是一種幸福

上街市,也是一種幸福      ◎燕子◎



圖片:作者提供

星期六,是上街市的日子。我是很喜歡上街市的,在假日裡,可以穿著輕鬆,拖著買菜的拖車,走進超市裡,慢慢選自已喜愛的蔬果,肉食,日用品,也是賞心悅事。現在與以前不同的是心態,已不像以前那麼貪心,什麼都想買多多的。現在是買夠就可以,吃完用完後再買,不再浪費。以前買菜,總要一起買四五樣菜,尤其買中國蔬菜,都那麼新鮮誘人,芥菜、唐奧、菜心、小白菜、空心菜,它們都各有自已可愛的獨特味道,也都一起買了,放在冰箱裡,吃一週也吃不完。結果是綠油油變了又黃又皺的,是吃一半丟一半,根本沒這麼大的肚子去吃,太浪費了,多少人沒得吃,真罪過!或者那天大家都懶得煮飯,就去館子裡吃算了。連那半塊磚頭大的新鮮豆腐也貪心的買兩塊,結果是吃了一塊,酸的那塊請垃圾桶吃。有時煮通心粉吃,也要買三四樣不同形狀與橙綠黃不同顏色的通粉一鍋煮,顏色是用不同的菜汁果汁滲進通粉做成,有營養,吃起來也不會有枯燥感,但很像只有我一個人喜歡吃,他們只吃一小碗就不再吃了,留下一大鍋,我要吃幾天才吃完,也會吃厭,這正是眼闊肚窄。

有一次外甥牛仔路經杜城,順路上我這裡坐坐,看見廚房有一大箱在 Metro 買的金山橙,八十個一箱,一個個擺得整整齊齊又大又香,他問我,阿姨妳開Party嗎?我說不是,因一整箱買是批發價較平宜,朋友來也可以榨鮮橙汁喝呀,每次買都是 Thomas 替我抬上來,他說免得我一袋袋扛!Thomas 是旅行社老扳,很熱情的胖伙子,買東西也像我一樣貪心,是美食主義者。去 Metro 一定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因他有車方便載也可以幫我抬。那麼這兩箱呢?外甥又指著廚房一角的箱子,是一箱浙醋,一箱魚露,每箱十二瓶而已嘛,也是 Thomas 回 Amsterdam  時替我買的。二十多年前亞洲雜貨還不普遍,Thomas  每次回荷籣都會替我買東西。醋也可以買一箱?吃醋吃得這麼厲害!阿姨可以開雜貨鋪了!我說醋跟酒一樣越放久越好呀!你每樣拿些回家吃吧。不了,我吃一個橙就夠了!我剛一轉身,聽到外甥叫起來,阿姨,怎麼這個麵包硬得像石頭,咬都咬不動!我回頭一看,急得大聲說,誰叫你吃,這個小麵包已放了一個多月了,這是擺著好看的!肚子餓了,我們出去吃飯吧!不出去吃了,我坐會就走了!但是我還是留他吃了飯。星期天所有的超市都關門,買不到菜。所以,周末多預備點菜放在冰箱,也是合理的。但肉都是冰凍的,解凍費時,所以只是滾了一個番茄蛋花湯,一碟蒜蓉指天椒炒鹹酸菜,一鍋熱騰騰香噴噴的飯,很簡單但有親情味,都吃得很香。

又有一次,外甥女大玲與大姐、姐夫來我家,我說出去吃飯吧!大玲卻說,不了,阿姨,指著掛在廚房窗門處的那條鹹魚說,煎鹹魚吃,再炒個青菜,比館子裡的菜更好味。我還沒開口,阿朱已笑著搶先說,那條鹹魚最少已掛了三年,幾年前去倫敦時買的,因懶弄一放就放到現在了。阿姨家的東西,最好先問清楚才吃,差不多滿屋子的東西都是擺著看,擺著擺著變不成古董而變成垃圾堆了。

朱朱也沒說錯,很多東西,買回來卻忘了吃忘了用,就過期過時了,還有些東西是根本不會去用的,放久了也當是破爛丟掉。現在會節儉了,不讓那看上什麼就想佔為已有的眼睛得償所願。在上街市之前,先看看櫃裡冰箱裡的存貨,就不會再重覆買了。不然還以為像以前在家裡時一樣,父母兄弟姐妹姪兒一大堆人,買什麼都是一大堆,一下子就吃光了!現在只有三個人吃飯,吃得不多,又不肯少買的劣性習慣認真要改好。

在街上常看到頭髮花白的老人家,背也駝了,還是一手拿著拐扙一手提著裝菜的布袋或推著扶手兼菜籃的推車慢慢走著,看起來有點滄桑味,但他們並沒有向老邁低頭。當然,在還沒老或病得走不動時,他們都會堅持在戶外走動,買買東西,活動一下筋骨,這是可愛而倔強的生命力。過慣了獨身生活的本地人,並不會認為孤獨的老人上街市買菜是可憐的。

所以,當我們還能上街市,能拖車、走得、看得、買得、吃得,己是一種有錢也買不到的幸福。能簡單,不貪心。能買,也要學會不買太多!


寫於  15.04.2012 德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