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昨夜風雨聲

 我是沙上花圃每晨的過客。昨夜的風雨,使青青的藤蔓,在土黃的沙台上顯得更青春活潑,原是不畏風狂雨驟的,縱然有嘆息,而只止於無聲中。夜半的狂風,夾著濤聲,綿綿不絕的怒聲長嘯。驚醒,夢中睡客,醒來,卻只有細雨星星,而風勁似刀,四面通風的高腳木屋啊,飽飲狂風,細勁的雨絲隨風打來,使橫扯在空洞窗欄的塑膠布,鼓起如風帆,卻擋不住風雨,遂不能眠啊!手電筒的亮光,照不暖微抖的身心。這時刻,想起母親的叮嚀,多帶一件冷衣吧,帶一張毯子去吧。而我,我的行裝已在規定之外了,只有辜負母親的愛心了。我披上唯一的防風雨衣,暖意透心,即有千金亦不賣,多盼望,這時能有一塊膠蓬或者一塊膠板,讓我們能躲避一下風雨。
 還好,雨終於停了,只有風還嘯嘯的唬著我們,原是把生命置之度外而餘生的,豈畏風狂?頂著風,抹乾濺濕的膠布,依然躺下,已經是凌晨五點多了,與風雨抗衡了小半夜,我總有信心,曙光是屬於我們的。
 今晨,朝暉沒有顯現他多彩的顏色,天是淡藍一片,泛著透明的白光,而已經是七時廿分了。石礦場的卡車隆隆的開往伸進海心的長堤,三五個礦工走上長堤,用我聽不懂的馬來語向我打招呼,他們一定奇怪吧,那獨坐沙台上的女子,在寫些什麼呢?我們是禁止與外人交談的,一抬頭,見三個馬來少女自公路外走過來,紅紅綠綠的沙籠,馬來風味的膚色不改,西貢,西貢只有眉心嵌一粒珠石的印度婦女。
 該回了!回去一天開始之計,而金陽已高照。

(3-6-1979 Malaysia - 五灣)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