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距離

距離      ◎燕子◎


               
在 Düsseldorf 機 場,走向登機閘口,文卿對我說:我真感謝科學的文明,我現在還在這裡,今晚上已在加州了!真是奇妙的速度。
         
我即想起關公千里送嫂的艱辛,現在萬里路一日可達,千里江陵一日還,是形容水流之湍急快捷,但以古代的航船技術,當然是誇張了一點,但古時的人因路途遥遠行路難而致多少人客死異鄉!

現代的科技,把地理上的距離拉近了,也少了傷感,臨别一個熱烈的擁抱,就結朿了旅程。現代的人,天天通電話,也似乎沒有了距離,當然也減少了思念冲淡了離愁。

距離是一個很微妙的東西,你可以要它快與慢,近與遠,也可在你掌握中控制時空。把牽掛把感情拉成一綫,電話可傳心聲,一如面對面談話,在電腦裡電談可直接看到對方的神情影像,神話裡神奇的千里眼,順風耳在文明的產品裡都實現了,古印度神話裡的飛毯不正是飛機嗎?科技把人類的幻想實現,把萬里距離拉到面前,面對面談話,玩遊戲!反而在近距離如在一市一城中的人,一年也見不上一兩回,感情是越來越稀薄了!等於距離越近情卻越遠了!
 
有一首葉倩文唱的時代歌曲,有兩句很有意思,是越遠越情濃,越近越朦朧,這是人對感情距離的珍惜程度與感受。
         
---寫於08.08.2009 德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