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在晨霧的鐘聲裡


在晨霧的鐘聲裡                   ◎燕子◎

 
走在晨霧的鐘聲裡,噹噹的一下一下,一串一串,如斯清晰的叩響每一條寧靜的街道,每一條溢滿花香的寧靜的街道,這是童話裡的世界嗎?清靜得不染一點塵意的街道,不染塵意的屋宇,不染塵意的花香呵!花笑於小庭前,庭前小小的草地,以各色嫵紫嫣紅,淡橙純白圍成邊欄,餐不完的秀色,看不盡的花容,花香沾滿我的毛衣,我的長髮,如不是偶而看見朱古力色屋頂的煙囪,冒著裊裊輕煙,如不是我的鞋聲敲響整潔的石板路,幾疑身在夢境裡,但這確然是我多年夢幻的實現。

走過一大片綠茸茸的青草地,己是上午九點了,而晨霧仍煙迷著這綠色的世界, 陽光的熱呵!竟烘不醒我的夢,踏著灰青色的碎石路,綠的輕柔迎面拂來,青草、叢樹、密林、我們是綠色的訪客嗎?躲在綠色的葉牆裡的,是朱古力奶油的糖果屋,那站在花香裡的,是白雪公主嗎?啊! 不是,, 她正向我們親切的微笑招手呢!說著德語的早安,沿著柏油的小路,訪一幢又一幢別緻的屋宇,以及,庭院裡的花笑與花香與花姿與花顏,走啊走,怎麼己到路的盡頭了呢?回轉來,卻見一肥胖的德國婦人不知從那個角落裡跳出來,用手指著屋與屋間的小路,示意我們走進去,不用再回頭走,我們用剛學會的一句德語“多謝”,她一定以為我們會說德語了,一連串的又說什麼, 我們搖頭示意下懂,她無奈的親切的笑笑握握我們的手,誰說德國的人情冷薄呢? 只是言語不通與冷空氣的影響吧了。轉進小路,原來可穿進另一條大街的,德國人喜歡靜靜的躲在玻璃窗簾之後留意看我們啊 遇到我們不懂路時卻突然冒出頭來指點,我們可不要隨便踏人草地與採摘路邊的果子啊。

走進屋與屋旁的小徑,後庭的花開得更悅目,嘩!那一大片長形的草地,如斯的細絨平鋪!我有在上面打滾的衝動.,幾棵蘋果樹靜悄悄的立在草坪上, 綠色的果子散跌一地,無人檢拾,我脫下鞋,赤足走在平整的綠絨上,青草沾露,露珠沾濕我的褲管,我的赤足踏著沁涼的絨綠,我是如此的戀著綠,綠的柔與清醒, 幾時幾時,我能獨擁像這一片青青之地?種我喜歡的果樹、與花香,與我老邁的雙親,坐在溫暖的陽光下,笑語家常?而西貢,西貢為什麼忽然離我這麼近又忽然這麼遙遠?

我們回程的鞋聲,又叩響中歐寧靜的街衢。


寫於  12. 08. 1979 西德  Bergkamen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