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湖畔早浴


湖畔早浴          ◎燕子◎

早起,   在晨曦的沙灘微步.   看不厭的雲海變幻,   餐不完的遼闊秀色.

突起的沙上花圃,   平整如台.   青蔓之葉,   狀如展翅的蝴蝶,   蔓長如鞭,   交錯的爬成似菱形,   似星形,   有自成形狀的美,   紫紅色的小花,   朵朵向陽,   微笑於青藤之上,   美得活潑新鮮.   我是踏沙於青藤之間的,   採詩客!   遍地是詩呵,   惜乎無詩囊裝載,   檢拾不了許多!

朝陽昇起,   映透雲朵,   霞影如火呵.   該是早浴的時候了. 懷著滿心靈的舒泰,   我來到清澈無波,   猶有薄霧與竹叢處處的湖邊.   跳下水,   沁涼暢快,   洗淨身心的塵意.   與大自然融成一片,   是我畢生追求不變的願望.   天生喜歡接近有水有樹的地方.   西子浣紗於溪邊乎,   宓妃凌波微步於洛水之上兮,   多美的形象.   河畔垂釣,   湖上泛舟,   大海航行,   蛙人與潛艇,   探索於海底,   這是我 的夢.  我的夢會實現嗎?

湖中沐浴,   迎著晨風,   怡然自得的和諧於自然中,   然后, 於竹叢深處,   扯起一件男裝大雨衣,   以衣為屏,   更衣.   然後,   洗衣於湖畔兮,   有原始的風味,   誰說,   我不是渡假於此的難民?  難民呵,   可要有渡假的娛悅襟懷.   雖然,鄉愁難禁,   雖然,   前途風險未知,   七點過後,   石礦場的機車開動了.   我呢,    提著一籃濕衣,   走離湖畔,  走離高如山的碎石堆,   走過窄窄的公路,   海上己披上金黃,   艨艟雖遠,   卻清晰可見.   跳過繩欄,   走進有集中營氣味的高腳ホ屋,   那一隅呵,   就是我的 `` 家 ``了.

一枚雞蛋,   一杯 Ovaltine  奶,   一碗筷子蛋麵,   我的早餐.雖然是自費供給,   最低限度我可用錢換我所喜愛的東西吃.   而西貢呵西貢,   有錢也未必可買到想吃想用的需求品. 而我的老爸爸,   老媽媽,    每天早餐是否仍能享用牛奶一杯呢?




  寫于  03. 06. 1979
  Malaysia, 五灣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