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中歐第一天

 


中歐第一天        ◎燕子◎


打開沾滿晨霧的白紗玻璃窗, 新鮮的冷風就輕輕的, 輕輕的樸臉拂來, 穿過樹梢, 樹葉, 揚起沙沙風聲, 如小提琴拉著輕音樂. 窗前的草坪上, 綠毯沾露, 鳥兒吹著ロ哨, 愉悅的飛過又飛過!


草坪的欄杆外, 是小路, 是一片土黃與綠的麥田片片. 麥田外是公 路, 這是後院的風景, 寧謐, 清新. 那邊, 草坪邊緣是修剪整齊的矮樹叢圍成欄杆. 屋脊, 田園. 田園, 屋脊, 連綿不斷. 小的鄉鎮,雖然汽車很多, 卻一點不嘈雜, 保持著大自然原有的寧靜. 這不是我想著的夢境嗎? 一日之間, 由這一半球飛到了另一半球, 時間的快速把兩個不相干的環境拉成兩幅對拼的圖案, 如此的突兀呵, 置於圖中的意境, 使心靈盈滿新鮮感及對文明的讚服.


中歐夏天的天氣: 24°C !  這慣於在艷陽下揮汗的人, 抵不抵受得這寒冷呢? 戶外的陽光溫和又靦腆, 總算把黑夜與白天分開了. 而我們有暖意於心, 心的暖意可抵得住雪的酷冷.


牛仔褲, 襪子與冷衣, 抵不住窗外風的輕輕的寒意. 但卻捨不得關上那一片沙沙的風聲與及草坪上綠的輕晃. 這時刻, 燕子呵不想飛,在冷風的懷抱裡享受綠色的溫柔. 餅干與開水可暫暖胃, 現在還早得很, 超級市場與商店都還未開門營業. 不像西貢, 凌晨四點巳有點心吃, 茶館, 粉麵檔都巳在夜色未褪時為趕路的行人服務. 這是屬於東方的勤勞與辛酸.


眼鏡架總往鼻樑下滑, 一不小心就跌下地了. 這是熱漲冷縮的現象嗎? 由近赤道的地方來到近北極的地方. 在吉隆坡, 德國大使館發給我的牛仔褲小了一號, 腰鈕怎樣也扣不攏, 但在這裡, 卻鬆動有餘.


呵! 我將在這中歐的冷意裡, 在生命的新頁上, 寫上什麼顏色的詞句?


 燕子  寫於 10.08.1979 西德. Bergkamen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