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夜灘心語

夜灘心語             ◎燕子◎

     
       今夜, 星光明亮, 月亮把沙灘照成氖燈管的顏色, 我坐在沙上粗大的朽木幹上, 聽潮聲, 看遠處輪船亮起的燈光. 且兜攬滿袖海風, 月如切開的一片瓜, 氖色的光照亮我的筆記本. 今天該是初幾了? 在西貢, 姆媽一定也在屈指細算, 低唸, 燕兒巳經去了一月多了, 為什麼還沒有訊息回家呢? 而我, 媽呵, 我對家的思念, 不會比海的深度淺.一海一洋隔斷了天涯, 相見難! 小弟與小妹是否也巳遠渡重洋?

       幾乎, 每夜有夢, 幾次三番呵, 重聚於家裡. 醒來時, 惘然一片, 失 落! 失落! 鄰睡的人問我, 昨夜, 囈語些什麼? 喊叫些什麼? 又唱歌又哭泣的! 我能說些什麼? 只以一聲聲苦苦的淺笑作答. 隻身橫渡,只帶來, 滿袖的鄉愁, 及絲絲纏糾, 綿綿不絕的親情. 我的畫稿, 詩稿, 散文呢, 似乎都離我很遠了.

       夢裡不知身是客, 是難民! 夢迴時, 總是西貢, 西貢. 在這寂靜的海灣, 觸目是海, 是浪花, 是來去不絕的船隻, 是同渡天涯而淪落於此的同船人; 過著檢柴薪以坎的半原始生活. 在一規定的圈圈內, 我們只能淺嚐一小口, 自由的味道. 岸上, 拋著小魚艇, 如能出海捕魚鮮呵, 你說, 那該有多好. 我們那多災多難的, 廿碼長三碼寬的木船還孤零零的擱置於石灘上, 任海潮沖激, 只是, MT056 的標誌還好鮮明, 醒目.

       我們是遠離了黑暗嗎? 在希望中, 我們等待, 等待我們冒生命之險,橫渡千里所換來的幸福? 該笑? 還是該自嘲? 對過去, 與及將來?

       長空有呱呱的鳴叫傳來, 是海鷗? 或者是鴉聲? 我想起慈烏夜啼那首五言詩, 烏鴉而知反哺! 而我, 幾時反哺? 歸故園呵, 反哺慈親?! 


       燕子  寫於 03.06.1979 馬來西亞. 五灣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