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懐舊飯館


懷舊飯館       ◎燕子◎



那天,   想吃些清淡的家常菜,   姪兒就帶我到位於堤岸某某街的一家很像叫江南的老飯館吃飯. 
 
一踏進門,   就令我感到好像回到了童年.   田字形外紅內白相間的地磚,   似曾相識,   原來跟我家的地磚一個模樣!   我似乎走進了六十年代!  古老的高高的收錢櫃臺,    顯得老舊但頗有氣派,   櫃後坐著一位中年女掌櫃,   她笑著招呼我們一行七人往裡面坐.

約四碼寬的長形店面,   幾張桌子都巳坐滿了客人,   古老的吊扇,   還有一股老飯館長年累月積下不散的油漬味,   令人感到不太舒適的一種味道.   穿著白衫黑褲的招待員,   請我們上樓去.

樓上只有三張大圓檯,   巳佔去了幾乎全部空間,   木椅也沒打士的,   卻也舊得乾淨可愛,   那陣油煙味也沒樓下那麼濃,   三張檯子都空著,   我們揀了中間那張.  女 招待拿了餐牌給我們,   小菜還蠻多的呢!   姪兒點了一大盅西洋菜煲瘦肉的老火湯, 一碟玫香鹹魚蒸豬肉, 海參配冬菇, 因我喜歡吃新鮮草菇, 就配了雙菇, 一碟蒜蓉炒芥蘭, 一碟蒸排骨,七個人, 兩個姪孫根本是來“攪攪震“,  不是來吃飯的, 一湯四菜也夠了. 我叫了„33“ 啤酒, 童年時愛把爸爸喝不完的“33“啤酒啜上幾口, 那時候覺得啤酒真是苦得難以入口, 但冰涼涼的冰塊卻吸引我喝下, 但現在喝起來巳一點不覺得苦, 可能是在啤酒王國的德國喝過好多種啤酒而習慣了! 閒談間菜呀湯呀都上來了, 飯來了, 卻是那種對疊著的原盅蒸飯, 我好驚喜, 可保溫,  散熱慢,  我起碼也有三十多年沒吃過這種原盅蒸飯,  想不到卻在這小飯館裡再嚐到!  粗瓷造的小半圓盅,  有藍釉畫的簡單花草圖,  飯盅巳變黃了,  相信巳經年累月了不知多久了.  但盅裡附得實實的白米飯,  卻是那麼好吃!  還記得最後一次吃原盅蒸飯是在大叻的一家飯館, 那次是公司組織去旅遊, 有二十多個人吧, 都還是二十多歲的青少男女, 大叻的天氣冷加上那家飯館的小菜不錯, 天冷菜熱, 一頓飯吃下來, 那空盅一盅盅堆疊如山, 竟把整張空桌都堆滿了, 熱騰騰端上來的百多盅飯把飯館廚子也忙壞了, 記得飯館主人還笑著說那班小伙子真能吃! 現在想起來, 恍如昨日情境, 但當年的同事們有的巳在加拿大, 有的在台灣, 有的不知去向, 欲尋無縱!

這頓飯只有我與四姪兒吃得最香最愜意, 二姐早早己停下筷子, 小姪女與小姪兒只是陪我吃飯, 看得出來他們對這頓飯實在是“麻麻地“呢! 但氣氛卻很好! 能這樣一家人一齊閒談吃頓便飯, 真是天南地北的好不容易!

四姪兒說, 鹹魚蒸豬肉真的好好味! 很久沒吃這種家常飯了, 很懷念以前婆婆煮的家鄉菜! 我也深有同感! 今晚的老火湯, 雖比不上姆媽煲的湯, 也算不錯了. 但鹹魚蒸豬肉, 無論味道, 賣相, 與鹹魚的肉質都比不上姆媽做的好! 兒時我時常在禮拜天隨姆媽到安東街市買菜, 她選鹹魚可是一點不馬乎, 當然一定是玫香鹹魚或馬友魚, 如鹹魚的質量不夠好, 如魚身不夠厚, 肉的色澤不夠鮮, 魚味聞起來不夠香, 賣鹹魚的是因為姆媽常光顧也慣熟了, 她也蠻有耐心的一條又一條拿給姆媽看, 直到她滿意為止, 我站在旁邊也覺得不好意思了! 但當香噴噴的鹹魚蒸豬肉擺上餐桌時, 就知道母親的“醃尖“無可厚非! 稍為帶點肥的豬肉不可剁得太碎, 要與蒜頭一齊剁得均勻而黏稠, 灑一點胡椒粉, 姆媽是從來不放生粉的, 因放生粉會黏滑而影響原味! 也稍為滴些生抽在肉上調色, 厚厚的平鋪在圓碟上, 再放上五六塊斬件的鹹魚, 魚上放切得好細的薑絲子, 小紅辣椒打斜切成片狀, 散鋪其上, 放進扁鍋裡大火蒸上二十分鐘吧, 鹹魚味沁入豬肉餅裡, 玫香鹹魚也蒸得散開, 吃進口裡也化了, 那陣令人回味的鹹魚香味與嫩滑入味的肉餅, 真是好吃極了! 這只是姆媽的拿手小菜之一! 姆媽用深深情意燒的菜實在難忘!不再!

回家時晚風輕柔, 依稀舊時路舊時屋舍卻巳非舊時情!



寫於 10-08-2007  Düsseldorf
回應
在第五郡傘街的江南飯店是有幾十年的歷史了,它曾陪伴了堤岸一帶幾代華人的成長!那是一個居住在堤岸的華人的集體記憶!雖然我是第三代華人,但到現在,我還間中和朋友去那裡吃飯。
留言 : 李偉賢, 08-Aug-22, 01:06:50
拜讀作品,燕子說的對「舊得乾淨」,傘陀街江南飯店,老爸當年也曾是座上客,重點是清淡的家常、菜老火湯,我也光顧多次,時空的遙遠,並沒有忘記那些記憶的片斷….

留言 : Bohen, 08-Aug-21, 18:18:42
冬夢說的對了,就是那家飯館,想不到冬夢也曾是座上客!價錢
雖不相宜,但懷舊味卻巳是難買也!西堤新樓處處,連舊時的堂前燕,幾巳認不出舊巢!
留言:燕子,16.12.2007 14:50
留言 : 燕子, 07-Dec-16, 21:48:30
燕子說的舊飯館應是天虹酒店的橫街傘陀街江南飯店吧,炖湯白飯都用盅,我也光顧多次了,懐舊味道的確濃厚,食物不錯,但價錢也不見得相宜呢!
留言 : 冬夢, 07-Dec-16, 16:13:14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