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細雨相送

細雨相送  ■燕子


很古雅簡潔的客廳裡,每件傢俱都是已超過兩百年的古董,這都是Doris 從她的老家鄉搬過來的。在那小廳裡,我聞到十八世紀的古典味!Bock 與 Doris 夫妻兩人都是畫家,Bock 更是畫家兼詩人,品味當然超俗。

不要電視,不要收音機,更沒有電腦!但閱報章書籍,他們是典型的活在精神與心靈的世界裡。不想被太多的聲色騷擾。

Doris去年夏天是因為抱了抱鄰居的小孩,而扭到了腰,雙腿就痛得不能行動,住院,開刀,之後又接著一連串的物理治療。那天Bock帶我到醫院探望Doris之後,送我走出醫院大門,我走了十多步,習慣的回頭望望,Bock果然還站在大門外目送我,艷陽下,他孤單的身形顯得很落寞,臉色看起來特別白,也像蒼老了很多,我心裡湧起一陣陣莫名的哀傷難過。在來德國一年後,我們就相識於D城唯一的一家叫明礬的中國書店裡,之後就成為惺惺相惜的好朋友。他是很嚮往中國的文化,家裡有很多關於孔孟,老子及中國古典書籍的德文翻譯本,有時談起很多中國各朝代的典故,比我還清楚詳細。他笑說,如果真有下一世,他一定要做一個中國人!在生活中,他是很有耐心的指導我去深入德國的文化,藝術及風土人情。我們是無所不談的,遇到詞不達意時,他們倆都會不厭其煩去翻查字典為我找到較合適的字義。這麼多年來,在起居飲食,病痛方面,對我們的關懷愛護,可以說是無微不至。有什麼不明白或認為難辦的事情,搖個電話給他們,他們總會替我們解說清楚及辦妥。所以,有什麼大小事,都會去找他們,就像是對自己親人一樣的自然。在Doris住院期間,我多次要給他送飯,Bock叫我不用操心,這些事情他還可以做得來。但真苦了他,因Doris雙腿無力,Bock要全力攙扶得自己的腰也痛了。現在雖還在物療中,但已可在家裡行動,做些較輕的家務。出外也可走一小段路。真是謝天謝地!我已快半年沒上他們家了,因Doris行動不便,他們暫時謝絕親友拜訪,是的,有人到訪會令他們多做很多事情的。但每個星期我都會去電問候情況。

當我們談夠了天,喝夠了茶,吃夠了各色小小的甜糕餅,天色已晚,該告辭了!Bock要送我回家,我說不用了,天才剛剛黑!但他們都堅持著說要送。Bock 不理會我的反對,已圍好圍巾,穿上大衣,戴上帽子,拿了雨傘,因窗外下著星星細雨。Doris  笑著問Bock,等下你能一個人回家嗎?我說,那我再送他回來好了!Doris 問我這麼冷的天氣為什麼不戴帽?我說還沒到零下溫度不用戴帽。與Doris擁抱告別,就下樓走出門外,細雨飄著,我欲開傘,Bock叫我把傘收起,他撐開他的大雨傘,說他的傘可遮兩人。他左手持傘,叫我把手圈進他的右臂彎, 就走向回家的路。我家離他家步行只需十五分鐘左右,是一條稍彎的直路,只經過四條橫街就到了。Bock也算高大,我只齊他的肩膀,不瘦不胖,溫文爾雅中常帶點調皮。每次到他家,他們總是那麼歡喜,總要留我多逗留一會,臨別時也都堅持要送我回家,這已是慣例。如在夏天,晚上九點多十點時,天還亮得很,就不送我。他步履還是那麼快!一路上,我們都談著,我說Doris幸好腰腿痊癒能走動了,不然會累壞或拖垮了他,兩人都己是八十歲的人了,小毛病是時常都有,大致來說都還算是健康。我說現在大家所需要的是健康,其他的也不那麼重要了!他說他還在每天寫作,但這個年紀,很多東西都很快忘記,說他自己真是愈來愈笨了!我笑說,你本來就笨嘛!之後我說我也很健忘,這是老的現象,科學雖發達,就是沒法去防止人老化。

很快就到家了,他把我送到家的對面就停步,我也學Doris笑問,你能一個人回家嗎?我送你回家吧!他笑說,年輕時,他與朋友們邊走邊談,談得起勁,到家了也不回家,又轉回頭,送來送去,結果送到天亮!

他總要看著我開門進門,才揮手轉身離去,街燈下,他拖著長長的影子離去。我也拖著他留下的長長的溫馨上樓。

我們都能走自己的路回歸自己的家,無論在那一個空間?可以再相遇嗎?或殊途同歸?對他們,我有那麼多的不捨與牽掛!

寫於  24.01.11 德國
整理於 12.07.15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