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虯髯客

虯髯客   燕子◎


圖片:作者提供

兒時,有一天在街上被人欺負,哭著跑回家向媽媽告狀,媽媽問我,那欺負你的是男人家還是女人家?我說,不是男人家也不是女人家,是一個人!媽媽每次提起這件事都會笑我,也難怪,那時是小得還不會辨別雌雄。

長大了,很欣賞留鬍子的人,當時兩位書畫界名人于右任與張大千都是美髯王,飄飄若仙,有古人之風,但卻不是我最欣賞的那種。

在西貢時,我接觸到的人,很像都沒有留鬍子的習慣,間中也看到上唇處留兩撇八字短髭的人,感覺上並沒有什麼特別。

來到西方,虯髯客到處都是,而且美不勝收,他們都是很修邊幅,整齊,美觀。鬍子與兩鬢的鬚,鼻下的,下巴的都短而有型,很迷人呢!所謂鬚眉男子漢,這裡慣見不鮮。就算把鬍子刮乾淨了,留下青青的鬚根,也很好看。還有浪漫一族的鬍子配上不同形狀的髮型,看上去像是不修邊幅,但卻另有吸引人之處。那一頭特意不去梳理的捲曲的亂髮,揹上背囊,便衣牛仔褲,一臉短短毛茸茸的鬍子,很隨意卻充滿野性氣息。光頭配著一臉細短的鬍子,真是魅力無邊。有的是太刻意修飾,予人刻板與不自然,有標奇立異的感覺,亦非我所喜。

記得有一次在西貢,早上騎摩托車上班時,經過八達酒店,看到大門前站著一位清清瘦瘦,中等身裁的青年,穿著奶色風褸,看樣子不是本地人,但肯定是東方人。那瘦瘦的臉上竟有兩三分長疏落有致的鬍鬚從兩鬢飄到嘴巴下,並戴著太陽鏡,竟吸引我把車停在較遠的路邊欣賞,還意猶未盡,再右轉入橫街繞到八達後面的街道往回走,直走到下一條橫街作日字形右轉再右轉,就又經過八達酒店門前了,慢慢駛過,再次欣賞到那很有氣質的美髯客了,原來男性的美髯也是秀色可餐呢。

差不多十九年前,我還在德國南部近Stuttgart省的Pforzheim的中餐館工作,下午休息時到小城的市中心逛街,是初冬天氣,天色陰陰欲雪,看到一位穿著深灰色長大衣高個子的男士,約五十多歲年紀,一臉短鬚修得整齊,大衣敝開,圍巾鬆鬆的圍在頸上,露出裡面深色的毛衣,並不刻意打扮的穿著,卻風度優雅,衣袂飄飄,透出無法擋住的魅力,令人心曠神怡,看著他一級級的從廣場寬長的梯級上走下來,恍如天神下降,我竟忘情的望著他從我面前走過,直到他翩翩的背影在低垂的暮色裡隱沒。

欣賞一樣認為美的人或物或景色,也是生活上的賞心樂事,去把美的一剎捕捉,那種令人走入忘我之境的飄逸灑脫的氣質,是很難用筆墨去描繪與形容的。

這麼愛欣賞美的我,如何去突破佛門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的四相執著?有一天,虯髯客的相,會否在我慧根長出的那一刻突然消失?

寫於 14.02.2013 德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