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現居德國)
更多>>>   
燕子◎紅鼻子

紅鼻子  ◎燕子◎



圖片:作者提供

一連四天晚睡遲起的假期已過,今早鬧鐘準六點把我喚醒,2013年元旦後第二天,又開始恢復正常生活了,但酣濃的睡意令我半清醒的多躺了一會才起床,換上晨運衣服,下樓走出家門,空氣清新,街燈照亮馬路宿雨未乾。走到街口修路處,見行人路上圍欄拆開,就不走馬路上的過道,而走上行人道,卻感到腳下猛踢到凸起硬物,整個人失去平衡的大字形般趴倒,鼻子嘴唇竟與有細沙的磚地接吻,左右掌本能的撐著身體,我急忙爬起來,忙拍掉大衣上的泥塵,又掏出紙巾輕拭稍發痛的鼻子與嘴唇,抹出一絲絲血漬,舌頭也嚐到腥味,隱隱作痛,我吐出含沙的血涎,吐了幾口也就沒血了,左掌近大拇指處的掌心也擦損了,左腿膝蓋也隱隱作痛,我拿出口袋裡隨時帶著消毒用的酒精包,擦了又擦。怎麼搞的,大新年摔跤!我繼續走到荷夫公園去,走過三條馬路,走進公園,望望街上的時鐘,為什麼是七點半?那個鐘是時常不準的,我也沒再理會。卻突然感到肚子有點痛,準是假日裡飲食無度的影響,像是人有三急的樣子。我立刻往回走,嚐到那種難忍而一定要忍住的滋味,不能快步走,但走慢更不好受,約十分鐘的路程,卻是難熬極了,終於挺到家門,又一步一步小心的挺直腰幹走上三樓。當一下子舒暢後,才往鏡子一照,嘩!鼻子像塗了胭脂似的紅通通,人中處也是紅紅的,下唇裡面有個深紅的圓血泡,唇內嫩肉還有一點點血漬,像給辣椒辣到般的灼痛,左膝蓋也被摔得三四處紅損,雖然是隔了兩層棉褲,也損傷如此。洗澡時我把熱水調得比平常更熱,沖洗傷處,又忍痛用酒精在損傷處消毒,真算很幸運,牙齒沒被嗑崩,左邊眼鏡片也只擦花三四條花痕,膝蓋處看來只是傷到表皮,當然也痛。最顯眼的是鼻子,我的鼻子大而夠肥厚,才沒把鼻骨碰到。所以臉鼻有肉也划算!但新年第二天臉上掛大彩總是有點不安!換好衣服,正準備誦心經,卻聽到門鈴大響,會是誰,這麼早按鈴,我忙跑到客廳落地窗前,把紗簾掀開下望,是文君的車停在門口,剛才的鈴應該是她按的。才七點半,她這麼早來幹嘛?我順眼看時鐘,嚇了一跳,怎麼已是八點半了,這是 Funkuhr,是跟著電視台的時鐘走的,分秒不會差。那今早街頭的時鐘也是對的,怪不得文君會按鈴,因我平時準八時十分就在樓下等她來。今天我為什麼這麼狼狽呀!我急忙穿上冬鞋,穿上大衣,匆匆到廚房取了幾片三文治與幾個水果,拿了手袋就下樓了。想起今早一定是因為賴床,自以為是五分鐘左右,但卻茫茫熟睡了近一個小時而不自知,真的是睡夢無痕呀!

今早路上沒塞車,回到公司遲了十四分鐘,進入超市跟同事打招呼,經過蔬菜攤,賣菜的泰國妹一眼就看到我的紅鼻子了,都問我發生什麼事?我說摔跤了!新年摔跤?我笑笑。心想摔跤是意外,可以擇日的嗎?進入辦公室,同事Sally看到我,從椅上跳起走過來關心的問候我,我的紅鼻子真是個無可遁形的大招牌,她仔細瞧著我,有沒有搽藥呀,如果很痛或者頭會痛就一定要看醫生了,小燕姐妳千萬不要有事呀!妳摔倒時有沒有路人看到?天還沒亮呢,也沒行人經過。我很感激她的關懷,我說放心吧,有事我一定會看醫生的,而且看醫生又不要錢,是嘛?來來,替我的紅鼻子照個像紀念吧!妳還有心情照相!好吧,來吧。我把照相機遞給她。

跟著Her Grund與 Herr Zuber 也走進來,看到我也問,怎麼哪?除夕夜與新年喝醉酒嗎?我說當然不是,只是摔了一跤吧。Herr Zuber 說,他有個親戚,幾年前的事了,從浴室出來,腳下一滑,下巴碰在桌子上,整個頸項都不能動了,住院後沒多久人就沒了,所以說妳很幸運呀。

不久有個女熟客上門訂貨,我一看她,左眼角處打斜貼著三條膠布,她說年三十上午出外買東西,腳下一滑,碰到硬物,因血流不止,要到醫院急診處止血及照X光,現在已沒什麼了,又反問我,我說如此這般,真是無獨有偶,都在大年節摔倒。她又說,所以我們都要處處小心呀。一回頭看到鄰坐的文君正望著我們笑著,一定是笑我們這麼巧,傷了鼻子的賣貨人跟眼角貼傷的買貨人相映成趣吧!

十一點左右,又前後進來兩位每星期都要上門來買貨的男顧客,熟了,見面時都會像朋友般聊聊的,看到我那觸目的紅鼻子,問我怎麼會摔跤,嘻嘻!鴻運當頭!鴻運當頭呀!我也呵呵笑著作答!不久,我離座走出室外時,卻跟迎面進來的同事阿芬碰個正著,她吃驚的睜大雙眼並關心的問我鼻子怎麼了,我笑說鴻運當頭呵,跟著說了原因。吃午飯時,大內總管的阿蓮忍不住笑著說,妳的鼻子真像馬戲團的小丑呢!

整個下午都埋頭電腦前打電話給客人訂貨,倒沒再引起別人的注意了,只有Sally幾次走過來低聲問我覺得好些嗎?五點多快要下班前,老闆娘那八歲大的小外甥女習慣的跑到我面前,我也習慣的把她摟在懷裡,她看到我就問,妳鼻子為什麼會這樣?我說不小心摔倒的。她立刻問,那你有沒有哭?我笑說,我跌倒是不哭的,是立刻站起來。她似乎不太明白我為什麼會不哭,眼睛望著我眨了幾眨,說Frohes neues Jahr!

即新年快樂,就跳蹦蹦的又去親善其他同事了。

下班回家,阿朱笑著欣賞我的紅鼻子,飯後梳洗完畢,換上寬鬆的睡衣,阿朱替我用藥膏塗揉膝蓋傷處以散瘀及按附近肌肉問有無痛感,知道無傷及膝蓋骨,也就放心了,又替我在鼻子上塗了藥膏。第二天一早照鏡,嚇了一跳,鼻尖起了三個水泡,我忙用紙巾搯破水泡,把水擠乾,再用酒精消毒,不再塗藥膏,讓它接觸空氣早點吹乾結疤。上班時又被老闆娘母女看到,又解說一番。還有那會說漢語會寫漢字的同事Her Terzenbach  做個關心的怪臉問我是什麼回事?我說化妝節快到了,我只是先化個新年妝罷了。過了幾天就結疤了,很癢,剛好一星期,鼻子脫疤還我本來面目。但膝蓋到第十一天還沒脫疤呢,是因少接觸流通空氣與膝蓋關節常活動有關吧。

這一跤對我是一種啟示,是意味著我己屆知天命之齡,應該是時候把身心的塵緣放下了。自懂事以來,這還是頭一次如此五花大〞跌〝,碰傷臉門。這一跌,也把同事間和諧的情誼跌露出來,一句輕輕的問安,也會令我深深感動。且把紅鼻子的風采存入我記憶的檔案吧!

寫於 13.01.2013 德國

 

回應
陳美翎,妳好!謝謝妳的關心,我已經全好了。
留言 : 燕子, 13-Jan-22, 03:47:08
一周了,希望妳的伤口已经没事了!问好。
留言 : 陳美翎, 13-Jan-21, 12:08:06
谢谢燕子问候。正在康复中,大家珍重。
留言 : 葆珍, 13-Jan-19, 00:40:46
婉娜,嚴志章,小寒,鍾靈,冬夢與慧慧,你們好!
謝謝你們的關懷,我已沒事了。以後真要小心,不要
再行差踏錯,累大家擔心。倒是葆珍大姐口部受傷至
今未癒,還請冬夢代我問候葆珍姐,並致上深深的祝福!
燕子
留言 : 燕子, 13-Jan-18, 03:50:09
燕子,鼻子,膝蓋還會痛嗎?請保重哦。
留言 : 婉娜, 13-Jan-17, 12:07:08
燕子,祝妳:否極泰來!
留言 : 嚴志章, 13-Jan-17, 08:00:24
向燕子诗姐问好!
留言 : 小寒, 13-Jan-16, 22:47:28
燕子姐姐,我也来给您问个安。很欣赏您这两句, “是意味著我己屆知天命之齡,應該是時候把身心的塵緣放下了。”
留言 : 钟灵, 13-Jan-16, 19:03:57
燕子:

驚悉燕子因意外引致鼻子受創,慧慧和我向你深切問好,祝早日痊癒。
留言 : 冬夢, 13-Jan-16, 16:56:50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