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奇遇

奇遇       ◎陳葆珍◎



我有一個怪癖,就是家裡的剩飯剩菜捨不得丟掉。往往把它收集起來,哪怕是一粒米,都要留到第二天晨運時拿去餵鳥 。

那些熬過湯的雞肉及家人吃剩的骨頭裡的肉屑,我把它弄碎,生怕鳥兒難咽。至令女兒常這樣說:“媽,究竟哪些是人吃的哪些是鳥吃的?你先分開好不好,免得我不敢吃 。”

離我家不遠有個停車場。它周邊的鐵絲網上,經常整齊地排列着幾十隻鴿子。我從那兒經過,那灰色的鳥頭,往往隨我移動的方向而轉動。有時,我蹲下來倒剩飯剩菜,還有兩三隻鴿子蹲在我身邊。我向公園走去時,會有鴿子與我並排步行。我常對人說:“鴿子一點也不怕人。”

中秋節,那月餅裡的蛋黃,自然不敢吃。我說明天把蛋黃和雞肉渣拿去喂鳥,也讓它們過節。

女兒說:“不怕有膽固醇?”

“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膽固醇,不是照例活過來了。鳥不像人,沒那樣長命。”

“會生病的。”

 “不怕,把蒜頭也拿去,提高免疫力。”

 第二天清晨,我對着那群鴿子說:“快下來,今天是八月十六,追月呢。”

我走了一段路之後,轉回來檢查它們進食情況,那蛋黃全都不翼而飛。我晨運結束後再經過那兒,雞肉渣不見了,只剩下蒜頭。

前幾天,我拿熬過湯的烏雞肉餵鳥,那鐵絲網上早就排着幾十隻鴿子。 我倒完食物之後,一幕令我不知該驚還是該喜的情景出現了。

一隻鴿子從鐵絲網飛下,然後向群鴿飛去。一會兒,“呼”的一聲,群鴿展翅,把那邊的上空遮個灰黑灰黑的。 我不理會,照例向公園走去。待我轉身看它們時 ,赫然發現那幾十隻鴿子在距離我不到三尺的地上,排成三角形,還有領頭的呢,活像當今遊行隊伍,步行着向我走來 。我停,它們就停﹔我走,它們就走。拍打翅膀,“嘭嘭”響着,好不威風﹔踩着落葉,“瑟瑟” 有聲,很有節奏。最初,我覺得好玩,傻笑着在欣賞,後悔沒帶相機來。後來,發現它們似乎一點也不想停,全是碎步前進,竟沒一隻飛起來的。這時,忽然想起美國NBC電視台關於俄勒岡一位老農被豬吃掉的新聞報道,頓時打了個寒噤,撒腿就跑 ,邊跑邊回頭看。 只見它們也加快腳步 ,照例在地上疾走着,漸漸向我逼近。我慌得急忙飛奔 。瞄准了停車場的入口處沒車通過,便急忙跑過去。

大概它們也知道車道的危險吧,我背後的鴿群的腳步聲消失了。這時,我才有勇氣停下來,站在那兒觀看。只見幾十隻鴿子在搶吃那堆食物。不過,還有一隻在地上向我逃跑的方向伸長脖子。我想,這大概就是剛才那隻“遊行”的領隊,可能是它最先向鴿群打招呼叫它們一起行動。

看來,這惡作劇是有預謀的。可能是開會研究過的。不要說我在編故事,我可是真的親眼見過上百隻麻雀在我家門前那棵大樹頂上集中,吱吱喳喳的,這不是開會是什麼?看來這群鴿子也像麻雀那樣。可能這些鴿子早就認得我,因為我餵鳥已經好幾年了。

它們此舉究竟想幹什麼?是表謝意還是恐嚇?如果心懷不軌,完全可以飛起來包圍我。如果是感恩,那我這樣不領情,是否會傷它們的心。這,今後怎辦?我不是天天都有食物帶來的呀!想來想去,空手來的那天,只有改道了。

我邊盤算邊走到公園,告訴在晨運中結識的朋友。她笑着說:“哈哈,怕什麼,是感恩的呢 。不遠處有座教堂,多多少少也受些影響。”

如果這就是感恩,那它們也懂得報仇。我二哥曾告訴我,他在家門前的樹上摸過鳥蛋。當日黃昏,就被一隻大鳥把他頭上那不毛之地狠狠地叮了一下, 害他痛了好幾天。

不知叮他的那隻鳥是雄的還是雌的,但不管是誰,誰都不願後代被傷害。不信,請看這樣的情境:

我隔壁的陽台有一個鳥窩, 一天,雌鳥伏在鳥窩上伸長脖子,不時在東張西望,我想大概在孵小鳥啦。雄鳥蹲在陽台上,盯着距離鳥窩不到三米的地上,那兒有隻大黑貓。貓正向它們虎視眈眈。 這緊張的戰備狀態足足持續了好幾分鐘。

顯然,動物是有靈性的。在某些方面,它比人來得自然、率直。

二零一二年十月五日

 

回應
谢谢美翎小寒怀楚冬梦,谢上天格外开恩,我及子女各人的住处,暂逃一劫。 鬼节之际,纽约名副其实的变成了鬼城。
留言 : 葆珍, 12-Oct-31, 22:38:19
我昨和前天都有打過好幾遍電話給大姊.結果沒有成功跟大姊通話.後來我試用意妙發信給大姊.她回我說收到的全是亂碼.然後我又再用附件發信给她.她又打不開.真的沒有辦法.現在知道大姊平安無事.那我也就可以安心了.
懷楚
留言 : 吳懷楚, 12-Oct-31, 13:41:29
小寒今天凌晨有收到大姐的回信,內容如下:

...别的地方有事,我家暂逃一劫,可能是地势有利。今天全呆在家中。纽约像个死城。葆珍10/30/2012

美翎姐放心!
留言 : 小寒, 12-Oct-31, 12:28:22
陳大姐: 您的电话一直没人接,您处有否被台风横扫纽约影响?我好担心,请给我回音!
留言 : 陈美翎, 12-Oct-31, 11:22:31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