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巴士上

巴士上      ◎陳葆珍◎



今天,乘巴士到紐約第三個中國城----法拉盛。在車站候車的,僅幾個人,天太熱,人們不站在烈日下排隊而是各自到樹蔭下候車。我當然也不例外。車來了,他們仍按先後上車。我離他們遠,肯定是最後一名。誰知有位老外,特意停下,揮一下手,讓我在他前面先上。我連聲道謝。像這樣的禮遇,我已碰過好幾回了。

上車後,人多到連通道也站滿了。好不容易站穩腳跟。忽然聽見有人用普通話說:“阿姨,來坐。”在滿車都是老外的車廂裡,聽到母語,感到格外親切。

我舉目一望,在標明老人與殘疾人坐的座位上 ,坐着一個四十歲左右的華裔女子。本來嘛,這特殊的座位,不少年輕人見到空時也暫時坐坐的,一見老人來便主動起身讓位。而絕大多數青壯年一上車就往後面走。他們寧願站着也不到前面來找座位的。

我向她道謝後便坐了下來。後來,乘客走了一些,我的鄰座空着,我便招呼她坐下。過了幾站,一位拄着拐杖的白人上車,我馬上把我的座位讓給她。我抓住車上的扶手站着。不一會,那“阿姨,來坐”的叫聲又再次響起。我回頭望去,又是她。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解釋說:“我剛才沒留意這位老外上來。”我知道她在申述她沒讓位的原因。我笑了笑說:“不要緊。”我又再次坐在她讓給我的座位上。
 
 她站在我附近,我問她:“你從哪裡來?”

 她指着衣襟上的漢字說:“寧波。”

“寧波是個好地方呢。是江浙那一帶的吧。”

“是浙江的呢。”

 停了一會,她對我說:“阿姨,看來你身體還不錯。”

 這可把我逗樂了。我笑着說:“托賴了。還過得去。謝謝你讓位給我。”

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這前面的座位我本來不該坐的,見沒有老人來就坐下了。阿姨,你這麼老了還讓位給別人。”

我搖一下頭說:“你沒看見她拄着拐杖,以後我也會像她那樣的。”

她點點頭說:“我也是。”
 
我想,人們之所以敬老,很大程度上會考慮到這一點的。更何況,在紐約這個多民族的城市,每個人的臉,就像是一張國家的民族的名片呢。老外看我,不知道我是誰,只知道是“Chinese”。我能不檢點麼!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

回應
谢谢钟灵问候。在这里,如果因为某些族群有人犯罪次数较多,再加上手段特别凶残的,于是连其同族的好人也一样被人畏而远之,连那条街的房价也会因此下跌。
留言 : 葆珍, 12-Aug-07, 22:50:59
葆珍大姐:您好
“ 每個人的臉,就像是一張國家的民族的名片呢。老外看我,不知道我是誰,只知道是“Chinese”。我能不檢點麼!”
这几句话“掷地有声" 可作为座右铭!
期望我们所有的Chinese都能时刻检点。
留言 : 钟灵, 12-Aug-04, 22:58:16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