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在鬼節中看人

在鬼節中看人    ◎陳葆珍◎

無意中又在鬼節上街。說實在的,在這時候路過那佈置得像墳場的鄰居門前,再加上冷不防碰着那樹上吊着的僵屍模型,除了一陣驚嚇之外,餘下的就是諸多聯想。本來主張人處暮年,所思所為應從樂觀方面着眼。但外界刺激,卻身不由己。

今天,又讓我沉迷於對生死問題的思索中。邊想邊走到巴士站。忽見一隊身穿鬼服的青少年迎面走來。 那張着的血盤大口、伸出的長舌裂齒、晃動的瘦削魔掌,讓你感到害怕。 人耶?鬼耶?分不出陰陽界了。幸而汽車鳴笛,步上巴士,才明確真身所在。

望着全車乘客,一絲人間溫暖直襲心頭。在想:人好還是鬼好?差不多度過一世了,對人神鬼這三個概念還不大清楚。據說,人是能制造和使用工具並以語言交流思想的動物。鬼,是迷信者對人死後魂靈的稱呼。神,則是迷信者專指有才德的聖賢死後的精靈。 看來,我只有資格做人和鬼了。按照習慣用語,人們常把不好的東西和“鬼”字連在一起。於是,我得出的印象是:做鬼不好。

說來也怪, 平日我較多指責自己和別人的人性陰暗面。罵有些人之德行比不上惡鬼。今天,在我拿人與鬼做比較時,卻出乎意料。

正如上所述,我邊思考人鬼問題邊買菜,回家後發現有兩袋菜不翼而飛。於是便懷疑在一個西人商店購物時,我那滿載貨物的手推車,放在離我兩米的地方。可能被人拿走了。要不,就是鬼偷了。 誰叫你在鬼節購物。

我告訴媳婦,她說:“紐約的賊不偷菜,他們感興趣的是打劫銀行。”

好不容易找到超市的電話號碼。打電話去問,原來是我把菜放在店內的空籃子裡。這些空籃子是供顧客購物用的。誰提着它,那已有付款標記的袋子,即使佔為己有,也不被發覺。竟然有這樣的好人,把我忘了拿的菜上繳。櫃台小姐說了這些情況後,叫我去領回。

我只有再次出門。拿了菜在法拉盛Q66巴士總站等車。巴士來了,有位坐輪椅的人要上車,司機給他開後門。這時,乘客從前門上。在無司機監視的情況下,居然全部乘客無一例外地自動刷卡。我心裡暗自稱贊:這有點人樣了。

不一會,我終於到站了。望着遠去的巴士,不禁想起幾年前的事。那時,我在車上想詩句。到站了,也像今天那樣,把剛買的一袋菜忘記拿。待我等那巴士返回時問司機,他把菜拿給我,說是乘客拾得的。

天已黑了,我從佈置得像鬼屋的門前經過。此刻,再不驚恐,反而,興高采烈地說:“在鬼節,看到有人樣的人啦!”

這一切,自然免不了外子的數落。他說:“以後出門,別胡思亂想。不然,你想做個人也難!”
           
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