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以靜制動迎“艾琳”

以靜制動迎“艾琳”   ◎陳葆珍◎

8月23日紐約地震與8月27日的“艾琳”颶風,考驗紐約人的應變能力。

迎“艾琳”,紐約人嚴陣以待。其指導思想,就是中國老子所主張的“以靜制動。”

美國大陸航空公司和達美航空公司,各自取消了約上萬次的航班,讓紐約的上空27、28 兩天一片寂靜。可能是生物對氣候的反應吧,凡是能飛的東西都絕了迹。

紐約市的公交系統于26 日中午12時全部關閉,一直持續到28日。海陸空公交系統停止運作,讓這個熙熙攘攘的世界大都會一下子靜得如同山區的小村。

26日晚還有不少市民開車趕去超市買應灾用品。到了27日,除了個別商店還冒險開門外,其餘門戶緊閉。車與行人寥寥無幾。28日這一天聽到的除了風聲還是風聲。似乎整個世界什麽都沒有了,只剩下一部巨大的抽風機。

來紐約30年了,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象,讓我不相信這就是紐約。我看世界上再難找像今天紐約這樣的城市。9 11那天,雖然禁空,但還有國防部派出的飛機在頭頂飛過,還有輪船負責運送來曼哈頓上班的人,地鐵巴士還在通車,哪像現在的紐約。

爲什麽紐約人能這樣步調一致?原來,他們有政府的統一指揮。早在幾天前,市民在電腦上輸入家庭住址,從市政府預測的全市灾區圖上,你會知道自己將遇到的灾情及所在地點該採取的措施。以美國紅十字會、聯辦急難管理局和紐約市政府發出的《防灾八要》,具體細緻地囑咐每個人如何確保物業安全、制訂防灾計劃,連逃難救生包或家中該添置些什麽,均一一列出,讓人不至于束手無策。

26日早上,市府發布强制撤離令:全市位于撤離A、B區的37萬居民必須在27日下午5時前完成撤離。政府呼籲民衆及早運用各種交通工具撤至安全區域,派出警車在A、B區播放撤離命令,市府租用車輛幫助民衆撤離,社團組織還派人登門幫助困難戶上車,安置中心有床位、食品供應。

爲執行撤離令,市長彭博、布碌侖區長馬考維茲、市警總局局長凱利等市府官員以及衆多民選官員于27 日上午9時半專程來到飓風登陸的最前綫--布碌侖康尼島的市警60分局召開新聞發布會,呼籲撤離區民衆馬上撤離。市長彭博說:“留着不走很危險,留着不走是愚蠢的行爲,而且違反法律。”

美國人談法色變。如在華盛頓的杰克遜總統陵園一塊政府告示牌上寫:不准在陵園進行文娛體育活動。有遊客卻雙雙起舞。值勤警察指着告示牌反復勸說,不但不聽還變本加厲,于是警察就給他們戴上手銬。那遊客不服,大叫:“這就是美國!”

這一次風灾到來前夕(27 日傍晚),有兩個青年無視岸邊竪起的警察局的禁令牌,從史泰登島下水劃皮劃艇沖向風暴。不一會,船翻了。晚上9時左右警察發現翻沉的劃艇。一個半小時後,巡邏艇上的警員因救起這兩個青年而險些喪命。此二人將因違反市府命令,被警察局傳訊,幷會遭到起訴。市長對兩人此舉非常惱火。在新聞發布會上面帶怒色說:“爲什麽他們無視所有的警告。”

美國人知道,由政府發出的禁令是不好惹的。任何街上的封鎖綫,不要以爲無人監視就可以穿越,萬一被逮着了,或被街上攝像機留影了,那打不完的官司就等着你。

雖然26日中午沒有公共交通,但一切公職人員還堅守崗位。如郵遞員像往常那樣送信,我問他:“中午就沒公交車了,下了班怎辦?”他說:“只要沒有停止服務的通知,都要堅守崗位。”

而垃圾車比往日更早開到,銀行照例辦公。雖然超市的商品幾乎被搶購一空,但還未發現趁機抬高物價的現象。聽說在突發的灾難時抬高物價是受法律制裁的。

顧客排長龍付款但秩序井然。似乎排隊已成一個習慣。但亦有例外。如我見過平日有婦人拉着幾歲大的男孩上巴士不排隊,被人當衆批評。說她此舉對男孩未來素質有不良影響。

看來,在應變中除了政府有力的組織外還需要市民平日的良好素質,而這些素質的養成,非一朝一夕。

27日上午11時,“艾琳”敲響了紐約的大門,敲得斷斷續續的。整天的風勢不算大。入夜,一改白天那慢條斯理的姿態,氣勢汹汹的。半夜更具摧枯拉朽之勢,聲如狼嗥虎嘯,在窗外叫個不停。那雨簡直是瓢潑的。

28 日天亮了,我檢查家中各處沒大損害。只是土庫浸了一些水。這一點,早在25日市長爲颶風召開的記者會上早强調過,他選擇的開會地點就在皇后區Laurelton地段的一個“下水口”前面。他說紐約市街道有14萬多個“下水口”,都可能被垃圾堵住而導致淹水。所以必須疏散住在低窪地區的居民。

27夜的狂風暴雨是屬于“艾琳”的上眼簾。而28日上午的寧靜是因爲處在“艾琳”的眼球位置,聽說還要等它的下眼簾不在紐約,才天下太平。這個“艾琳”的眼勝過世上一切的眼,連孫大聖的火眼金睛也要甘拜下風。

28日整個上午風平浪靜。我整天在候那突發的風聲。周圍氣氛有如在大戰前的死靜。我在念念有詞:“于無聲處候驚雷。”稍聽到一絲風聲,便大叫:“來了!”

我急忙撲到窗前,見街上的大樹在左右搖擺。風勢越來越大,我站在陽臺上拍攝。只見伴着獅吼似的風聲,一切樹葉在半空構成綠色的波浪在翻滾,那深藍色的天空像紐約灣的海水,爲這綠色的舞者提供一個巨大的舞臺。而我後院的菜園,那豆角棚子整個兒動了起來,活像大年初一給你拜年的舞動着的綠色獅子。

我在感嘆着:這“艾琳”,不知和雨神有什麽約定,大概知道全紐約的人都在看它。而它即將離去,好歹也要留下一點美感。于是,在藍天下只灑了少許雨點,不像昨夜那樣暴雨傾盆的。

送走“艾琳”,紐約市政府于28號下午三時撤銷禁令,撤離區的人有序地返家,而整個公交系統連夜進行安檢,以確保29日運行的安全。

對紐約防灾措施,還有人非議,說是過分誇大了“艾琳”,讓紐約蒙受經濟損失。而正在競選下届市長的華裔劉醇逸說得好:錢可以賺回來,但人命是無價的。不採取强硬措施難以保住人命。况且,天有不測之風雲,“艾琳”來紐約時降低它的破壞力,算是給夠面子啦。

是的,在灾害面前,有備無患,就會讓損失少些。作爲老百姓,只有服從法令。而有些人,還能從中尋找自娛方式,這比一般的避灾更勝一籌。如有少女在空無一人的時代廣場翩翩起舞;有男子臥在街上乘水滑行。

要淡然自若面對困境,這大概是“艾琳”的臨別贈言吧。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