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言談舉止

言談舉止    ◎陳葆珍◎

星期六,我從家裏去紐約的法拉盛,要乘巴士轉地鐵。周末的巴士比平時來得疏些,趕到車站,巴士剛到。在候車的那位白人見我趕來,很有禮貌地攤一下右手,讓我先上。

這樣的禮遇常有。如上落電梯,男士會讓我先行。到商店,他們推門讓我先進去。但這樣做的男子,華裔的較少。甚至有些華人,你推門讓他出入,他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連多謝也不說一聲。

我常對着這些人的背後嘆一句:“唉!禮儀之邦。”

這一天,我上了巴士,沒座位了。在老人位置上坐着的一位印度人,看樣子有六七十歲。他站起來讓位。我連聲道謝幷婉拒,但他執意要讓,我只得坐下來。
我贊嘆這些人的良好素質。西方教育强調“女士優先”,這一點連我外孫在讀小學時就會這樣。印度人信奉佛教,佛教主張普度衆生。故此,不少人信佛教的亞洲,人的性格也以謙讓溫和爲主。這方面,當今的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有突出的表現。從西方評他時用“你找不到一個討厭他的人”這句話,可見一斑。

在紐約,不同的文化背景對人的影響,在公共場合最容易表現出來。由巴士轉地鐵時,讓我再次觀察到這一點。

一位中年的華婦帶着三個華裔男孩,大的約十歲;老二約五六歲;小的約兩歲。
大的似乎較野性,總想撕開那袋裝滿像碎餅亁那樣的零食。她媽媽大聲喝道:“不准打開!吃得不小心,把車弄髒!”

我在心裏喝采:“好樣的!教子有方。”

那老二揹着個大書包坐着,他旁邊坐着一個中年的胖黑婦。她在看一本玩中彩的小册子。她另一邊坐着一位滿頭銀髮的華裔男子。這男子看書看得入神,對周圍一切,似乎聽而不聞。

因爲那老二長得胖乎乎的,又不像他哥那樣和媽媽對着幹,似乎有沒有零食對他也無關重要。這博得我的好感。

這時,她媽媽在逗最小的那個。本來那小孩安靜地躺在她懷裏,可她左一聲“寶貝”右一聲“乖乖”的,不但叫個不停,而且聲音還越來越大。剛才她給我的好印象全沒了。

要知道,紐約人在公共場合以讓人聽見自己的聲音爲耻。甚至我在自家門前音量高了些,也被女兒制止。記得二十多前曾看見車衣女工在列車上大聲交談,招來西人不少白眼。而白領的華裔,在車上像大多數人那樣不是看書看報就是閉目養神。與熟人交談時,把聲音壓得很低。我那時就知道在車上不要大聲說話。現在這位當媽的有失體統了。我留意看看那位黑婦,她望望她,緊皺眉頭,以示不滿。

我想:“這樣的反應可理解。”

這時,那老二轉了幾次身子,背後的書包碰到黑婦,她嘟着嘴低聲駡着。沒多久,忽然大聲喝道:“別碰!”

男孩的媽拉了他一把,喝道:“站起來,你碰着人了!”

男孩趕緊站起來,扶着車上的柱子,張着那雙烏黑的大眼睛,望了黑婦一眼。隨後,又若無其事地東張西望。不知那黑婦是否注意到我那不滿的神情,我發現她臉上有一絲勝利的微笑。

這一笑,更增加我的不滿。我在心裏說:“這又何必呢,和一個幾歲大的孩子計較,動這麽大的肝火。你不瞧瞧自己坐過界了。不過,你胖,這也難怪。但你哪有看書的樣子呢?你身邊那個華人才真正在看書。何况,要讀書就得舉止斯文,哪像你這樣粗魯的。”

我懷着無限的憐憫望着這男孩,但願他記住今天。他要養成紐約人的習慣:在公共場合,不能碰着別人的。碰着了一定要說聲“對不起”。

她媽媽除了大聲說話有失教養之外,兩次對孩子的嚴厲批評都是對的。而小孩的良好習慣,與家庭教育分不開。

話得說回來,良好的社會風氣,也急需像黑婦那樣當衆提意見。既然人家意見是對的,我又何必計較她的態度。

因爲紐約地鐵的車厢內沒有工作人員,一切秩序全靠乘客自覺遵守。而開往另一個州的長途列車有驗票員,情况就大不同了。請看英國《每日時報》今年6月17日報道列車上的一齣鬧劇,足以發人深省。

這則報道是這樣的:“紐約一名女子日前在搭乘大都會北方鐵路(Metro-North)地鐵時,因在車上說話音量過大且帶着髒話,遭站務員干涉,該女子不聽,反而狂用髒話,雙方發生激烈爭吵。女子不斷叫着‘你知道我哪所學校畢業的嗎?’兩位站務員見干涉無效,只得請這位女子找乘客服務處解决。而女子大喊:‘不要叫我找他們,我不是瘋子,我是個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據說這位女子揚言以後再不乘這個公司的車,幷要他們退車票。

大都會北方鐵路地鐵的處理方法也堪稱一絕,這之後不到一分鐘,馬上向全車廣播:“所有乘客不要在車厢裏罵髒話,尤其是那些哈佛與耶魯的高材生。”

有乘客把這全過程實錄幷公之于衆,製造社會輿論壓力。

我想,教養是雙方面的。教,是指外在因素對人的作用;養,是指內在因素,自己是否接受了這種影響。要使自己能接受外界的教育而養成良好的言談舉止,符合社會的道德規範,關鍵在于那個“養”字。

上述兩例,指出社會在教一個幾歲大的孩子還有那自稱“受過良好教育的人”。那幾歲大的人受教了,而那三十多歲的成年人反而有恃無恐。看來,培養良好的社會風貌,幷不是那麽容易。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九日

回應
謝謝過客共鳴。這個社會弊病甚多,但民風還是有不少值得借鑒之處,當身處良好的風氣中,也不得不檢點自己的言行。當周圍有歪風邪氣時,我避之唯恐不及,我沒有提意見的勇氣。我相信偉賢提及的國內的那種現象,就是因爲人們持我那種消極態度,故給培養公德心形成一種阻力。
留言 : 葆珍, 11-Jun-26, 23:55:50
量人比己,我覺得矮人一截。陳大姐啟發我的文思,要著文加以撻伐。
留言 : 過客, 11-Jun-25, 11:47:20
伊尹和偉賢的留言甚有啓發。可見你們是善于思考的一代。確實,有不少問題是活了一輩子也想不通的。
留言 : 葆珍, 11-Jun-25, 04:45:53
培養一個人的公民意識和個人素質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培育一個民族的素質,更是需要幾代人的時間!!!我曾在中國大陸留學時,在公交車上,看到年輕人坐了老、弱、病、殘、孕的位置,見到需要讓坐的人上來,不讓坐就是不讓坐,面皮厚得很!這種場合,我真的見多了,有時候我在想,是不是有太多像我這樣沉默的人,見到了也不出聲,不去打抱不平,所以形成了一種社會上的默許和道德人倫的冷漠?!每當我和一些中國朋友爭論中華民族作為禮儀之邦為什麼許多言談舉止一點都不禮儀的時候,他們總回應我一句: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我總覺得,那是一個藉口!
我也開始在想一個問題:“禮儀之邦”究竟是當今中華民族的一個自豪標誌還是個道德包袱?如果是自豪標誌的話五千年的文化傳承是否很值得我們去珍惜和維護?如果是道德包袱,那卸了這個包袱就是否代表今後我們可以堂而皇之地為所欲為???
留言 : 李偉賢, 11-Jun-25, 00:41:48
哈哈,這個社會什麼樣的人都有,很難說某一類型的人是好人,某一類型的人是壞人。一位教授可以是一個自私的人,一位學生可以是一個豁達的人。有錢人不一定大方,窮人又不見得會很吝嗇。我向來主張自己做事盡量不要防碍他人,別人做事也不要防碍自己,如果每個人都能這麼做,這個社會會少了很多紛爭。幾個月之前,美國加大(UCLA)一位女學生錄了一段短片然後上載到網上,內容談到亞洲學生,尤其是中國學生,常在美國圖書館自修時大聲交談,聽電話。短片上載之後惹來了很大的回響,有人揚言要去打她一頓。我個人覺得,如果短片中所說的和自己平日所做的完全不同,自己何必去理會這短片?相反,如果短片中說得自己沒錯的,那自己就應該去檢討,又何必去揚言要去打這女生呢? 再者,我在學校的圖書館裡發現,不單止是中國學生一邊做功課一邊講電話,就連白人、黑人、和墨西哥學生也一樣。問題是,每個人都有權利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但希望不要去防碍別人。當一個人覺得自己受到別人的尊重,他﹝她﹞自然也會去尊重別人。
留言 : 伊尹, 11-Jun-24, 16:40:32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