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世紀大劫難----謹以此文獻給911五周年

前言:為了不忘記這段歷史而重提這篇舊作。

世紀大劫難   ◎陳葆珍◎

----謹以此文獻給911五周年

這輩子我不止一次地登上世貿大厦最高處,眺望整個曼哈頓島美麗風光。雖非登山,但亦有“登高必自卑”的感覺。我最後一次走近世貿大厦的時間是911前一個月,那時帶一位新移民觀光。瞧那高聳入雲的氣勢,那位新移民說:“夠氣派!可惜沒帶照相機來。”

我說:“下次吧。”

就這樣,沒下次了!

2001年9月11日,星期二,第56届聯合國大會將于這天在紐約開幕。9月10日天還下着暴雨,但9月11日卻晴空萬里。我後來一直在責怪天:爲什麽那天不繼續下雨!

(一),劫難現場

World Trade Center(世界貿易中心)位于曼哈頓下城的金融區,由兩幢摩天大厦及其他建築物組成。日裔建築家Minoru Yamasaki(山崎實)爲主要設計者。造價75,000萬美元。這兩幢摩天大厦高411米(1350英尺)有110層,爲鋼架結構。1968年動工,1973年建成。它在1974年芝加哥The Seares Town(希爾斯大厦)建成之前爲世界之最高。

世貿大厦衆多辦公室總面積達120萬平方米,分別租給世界各地800多個廠商。樓內全用電腦控制。樓中電梯104部。最底層爲車庫,可停車2000輛。這停車場曾在1993年2月26日發生過爆炸。四層地下建築被炸穿一個30 米寬的洞,死6人、傷一千多人。

這兩座紐約地標性建築轉眼間化為灰燼。

911這一天----

8點46分40秒,遭劫持的一架從波士頓飛往洛杉磯的美洲航空公司第11號航班波音767飛機,撞世貿大厦北樓高處。北樓在離頂樓20層的地方冒出濃烟,接着發生巨大爆炸。機上有乘客及機組人員共92人。

9時3分11秒,被劫持的從波士頓飛往洛杉磯的聯合航空公司第175次航班波音767客機,撞世貿大厦南樓。機上有65人。

9時17分美國航空管理局宣布關閉紐約所有機場和跑道。

9時20分布什總統發表講話,稱“這是美國的災難。”

9時37分46秒國防部所在地五角大樓西邊被飛機撞穿一個洞,死184人。這架飛機是被劫持的美洲航空公司第77次航班客機,從華盛頓飛往洛杉磯的波音757飛機,乘客及機組人員64人。

9時40分政府宣布關閉美國所有機場和跑道。

9時59分世貿大厦南樓倒塌。

10時3分11秒聯合航空公司從新澤西州Newark(紐瓦)往三藩市的第93次航班客機,墜毀在賓州距匹茲堡東南130公里處。機上有44人。

10時28分25秒世貿大厦北樓倒塌。

下午4時10分世界貿易中心範圍內的第七號樓着火。5時20分七號樓像一個重病人向下蹲似地倒塌。

除倒下的三幢大樓外,鄰近災難現場的20幢大樓,在不同程度上被波及,市政府把這23幢樓及其一帶的街區劃爲重災區。

沒有一個紐約人會忘記這場災難。從世貿大厦逃生出來的人說,大厦發生一聲巨響,跟着搖晃,搖晃的跨度有2英尺之大。人們沿樓梯下樓,很有秩序,紛紛給傷員和盲人讓路,居然“沒出現次序混亂或搶別人生路或有人被踩傷的事故。”有人從80層下到地面足足花了一個鐘頭。一個懷孕7個月在78層工作的婦女事後回憶說,南樓被飛機撞後屋頂開始倒塌,她嗅到飛機汽油味。這時78層沒剩10人,她往樓梯跑去,在那樣危急的情况下沒人互相推擠,見到她這個孕婦,都讓路。

而消防人員却頭戴鋼盔防護面罩,手持消防工具及氧氣瓶往上衝。後來,從清理廢墟時獲得的錄音機發現,有消防隊員上到北樓第76層,而該處沒有驚叫哭喊和其它混亂的聲音。

世貿大厦北樓被撞的是高處(90—100層),有人身上着火從世貿大厦北樓高處跳下。北樓從8時46分被撞至10時28分才倒塌,這中間有一段時間,况且大多數是9時才上班的,大樓不會滿員,這樣,北樓的人生還機會會多些。

世貿大厦南樓被撞在78—87層之間,倒塌得又比北樓快,傷亡更慘重。

(二),緊急防範

世貿大厦北樓被撞時,我們還弄不清是怎麽回事,但幾乎所有人都打開電視機看新聞直播,往世貿大厦一帶上班的人因堵車全都跑到車外看,在街上走的人也停下腳步,可以說全紐約的人都在看北樓。這樣南樓的被襲擊,整個過程都在紐約人的視綫中。

這時的紐約,一片恐慌、憤怒、悲傷,到處聽見尖叫聲、咒駡聲、哭聲。電視熒屏上整天出現這樣一行黑色的字:“America Under Attacked”(美國被攻擊)。CNN(美國有綫電視新聞網)在事發5分鐘後即開始直播,美國所有電臺全日直播這一事件。

爲穩定局勢,政府採取許多措施,要各機關學校各自關閉;要市民各自回到家中;關閉股票市場以控制股市波動;聯邦儲備局宣布爲銀行提供額外資金,確保美國金融系統正常運作;控制國家一切經濟命脉,重點控制一切戰略資源、能源;調動城市一切後援工作。

全國進入全面警備狀態,軍隊被授權如發現身分不明的飛機一律擊落。軍隊完全控制領空,出動了許多預警機、偵察機、戰鬥機、航空母艦戰鬥機群等對東海岸及相關城市嚴密戒備。

市內有荷槍實彈的軍人把守交通要道和一些重要建築物,警車不斷在巡邏,連超市也有警察在盤問。雖如此,但對爲數甚少的慶祝911活動却沒干涉,甚至還在電臺播了這樣的畫面。竟然還有人爲居住在美國的慶祝911的人祈禱,說原諒他們的無知,希望上帝不要因此而降災難給他們。

政府關閉了美國墨西哥邊境。美駐歐洲的部隊也進入最高安全戒備狀態。戒備面積達3,370萬平方公里,涉及國家達83個,其中包括歐洲國家及中東和非洲。
政府實現了一系列保安措施,讓災情沒進一步惡化。

總的來說,紐約雖受到重創,但面對災難還是沒大亂,人們在默默地做着自己該做的事。

(三),展開救援

紐約一下子變成一座死城。它沒了往日的聲響。禁空,天上沒有聲音。一切地鐵停止了,到曼哈頓的車只准出不准進。往曼哈頓打電話,怎麽打都打不通。一切消息都靠電視傳來。從電視熒屏上看到那些從曼哈頓逃出來的人,人頭涌涌地走在紐約幾條大橋上,他們滿身泥漿,像個泥人。許多老百姓給他們送水送果。

不少人開車到曼哈頓島對岸,等從橋上走過來的人。往日,紐約人最怕搭順風車;極少讓人搭順風車,可這一天例外。有些不管路程多遠,還專程送這些陌生人回家。被送者問司機多少錢,司機說:“這是什麽時候了,還講這個?”

來曼哈頓上班的人有些是別州的,只得在曼哈頓過夜。不少公司敞開大門,讓出大廳做臨時收容所,安放新的床和被子。許多食品公司源源不斷地送食品到世貿大厦附近的商店,免費供應救災人員和逃難者。

911這天晚上,不少家庭在等未歸人。有好幾千未歸人走在黃泉路上;亦有不少人走在曼哈頓的好幾座橋上。有些人走了十個鐘頭還未走回家,即使在家,想到白天的慘劇,嗅着這還在燃燒的世貿大厦廢區放出的臭味,難以入睡。

從911當日開始的救災工作,十分艱巨。不少救災人員在那發燙的廢墟上,手指被燙爛了,鞋底上的膠被燙熔後貼在腳板上還繼續挖。

紅十字會華盛頓總部報告,“在事發24小時內,接到兩萬多個要求輸血的電話”。紐約市政府一再聲稱:“捐獻的物資太多,血庫滿了,義工過剩。”

由紐約最大的慈善機構----聯合基金會設立的911基金會,不出一周就收到捐款1億1,500萬元。其中有張支票爲120萬元。路易西安納州一所監獄的囚犯,從他們在野外和監獄工廠打工的微薄工資中,凑錢合捐11,000多美元。許多囚犯把政府發給他們買聖誕禮物的錢(每人5元)也捐出來。

平時,有點老死不相往來的紐約人這天顯得特別團結,有人在世貿大厦工作的家庭,是居民關注的重點。人們上門紛紛安慰他們。一些當日成了孤兒的,鄰居便把他們接到自己家中住。在曼哈頓中國城,由于靠近世貿廢墟,被封路了。不懂英語的華人沒中文報紙看,不知外界訊息,有人從曼哈頓外帶入一份中文報紙,貼于孔子大厦墻壁上,于是出現上百人看一份報紙的場面。還有在商店沒法經營有錢都買不到東西的情况下,不少人拿出自己的食物給華裔老人。

紐約大街小巷挂滿了國旗,國旗都下降了一半。人們身上和汽車上的飾物都是美國國旗或代表國旗的標志,致令美國國旗及有關世貿大厦的照片和工藝品一度缺貨。電燈柱和樹幹都扎着盼望親人歸來的黃蝴蝶結。

人們集中到離戒嚴區最近的曼哈頓下城區的華盛頓廣場,燃起蠟燭爲死傷者祈禱,哀歌四起,徹夜不止。

世貿大厦廢區燃燒時發出的又黃又黑的烟,半個月還沒散。遠望去曼哈頓的天昏黃一片。一個月後,遠離曼哈頓的地區仍嗅得着那烟味。

(四),罹難人數

事後統計911事件罹難人數,據美聯社紐約2004年1月23日電:“紐約醫療檢驗辦公室23日表示,世貿中心攻擊事件罹難名單再删除三名,總共死亡人數是2749人,該數可能爲最後的死亡人數。”911事件,美國本土的死亡人數爲2973人。

罹難者中以白人居多,共1987人;次爲西語裔,共247人;再次爲非洲裔,共207人;亞太裔居第四,共165人,其中,中國人25個。

罹難者中以在美國出生的居多,共2106人;其次是英國,53人;再其次是印度,34人;多明尼加共和國25人;還有中國25人(其中18名出生于中國大陸;7名出生于中國臺灣省)。

罹難者中以男性居多,共2008人。男性年齡介于35—39歲之間;女性年齡介于30—34歲之間。白人罹難者中,1593名爲男性;394名爲女性。亞裔罹難者中,112名爲男性;53名爲女性。

罹難者中居住在紐約的有1127人。其中曼哈頓330人,布魯克林283人,皇后區242人,史泰登島183人,布朗士89人;居住在紐約州其它地區的有506人;居住在新澤西州的有662人;居住在其它州的有243人。餘下的均居住在美國以外的地方,佔罹難者的1%。

罹難者中消防員343名,其中有60名不是當班的,他們聽到發生災難後自願趕赴救援的。

罹難者中有37名紐約新澤西航港局警察和23名紐約市警察。

(五),英雄人物

據該届的紐約市長朱利安尼說:“消防隊和救災人員在911當日,于兩幢世貿中心大樓倒塌前,最少疏散了25,000人,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單獨救援行動。”這些殉職的消防員和警察,被紐約人尊之爲英雄。

罹難者中有兩名華人給紐約人留下極深的印象。一名是後來被追封爲紐約英雄的曾喆。他1972年9月30日出生,1988年從廣州來紐約。其母在衣廠打工供養他兄弟倆,其父幾年前病故。他就讀于羅徹斯特大學獲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在讀大學時利用課餘時間參加緊急救護培訓,取得緊急救護員資格證書。1998年就職于離世貿大厦僅兩街之隔的紐約銀行。911那天,他主動衝進災難現場。FOX電視臺拍下他救人的情境----他戴着眼鏡,穿着白襯衣和卡基褲,戴着膠皮手套,正蹲在一位滿臉是血的亞裔婦女身邊實施救護,地面上滿是瓦礫和大樓的墜落物。從畫面看到這是在事故零距離處。救人,不是他的職責,全出于他的自覺自願。他服務的公司所有人都安然無恙,僅他罹難。犧牲時29歲。2002年5月18日,其母獲市警察局通知----曾喆部分遺體已經找到幷被確認身份。

紐約、香港及大陸的中文報紙爭着報道他的事迹。美國主流媒體《紐約時報》于2001年10月初以題爲《曾喆,完全忘我的人》爲題,報道了這位英雄衝進911災難現場救人的事迹。

紐約州州長柏德基在給曾喆母親慰問信中這樣寫:“您受過緊急義務訓練的兒子,在最需要他的技術的時候衝到發生地零點廢墟。他最後被人看到的是他正在救護人。您的兒子是所有紐約人和所有美國人的真正英雄。請接受感恩的紐約州對您兒子英勇行爲的謝意。”

中國駐紐約的副總領事在探望曾喆母親時,送上慰問金和總領事張宏喜的慰問信,信云:“我們爲他這種大義勇爲、捨己救人的英雄行爲而感動。曾喆先生不僅是您的驕傲,也是全體華人的驕傲。”

爲紀念這位英雄,紐約市在曼哈頓中國城命名了“曾喆街”(Zhe“Zack”Zeng Way)(華埠擺也街從茂比利街到巴士特街之間的路段);曾喆生前工作的銀行,以曾喆名字命名該公司的會議廳(享有此榮譽的僅有兩人,另外一人是該公司的創始人);他讀過書的羅徹斯特市,以其名字命名一救護車;他曾就讀的學校成立“曾喆基金會”。

另一名被稱爲“美國女英雄”的是美國航空公司11號的座艙長鄧月薇(華裔),她在被劫持的飛機撞世貿大厦的北樓之前,及時向地面控制中心通報飛機被劫的消息,指明四名劫機者的座位號碼及外貌。讓官方知道“國內航班機被劫”,進而促使官方决定關閉所有機場,勒令所有飛機停飛,有助官方辨識劫機者。鄧月薇殉職時僅45歲。據事後報道,她本來不是當班的。因與兩位姐姐約好911的那個周末到夏威夷玩,爲多賺加班費而不計較沒能在頭艙執勤而在機尾值勤。這提供了當時她能打電話向航空公司地面值勤通報的機會。她的家人後來以能找到她的一塊大腿骨(在世貿大厦數個街口外)而感嘆不已。據說有40%的死者一點遺骸也找不到。

(六),經濟自救

911在各方面造成的損失是難以評估的。

最大的損失莫過于人才大損。這世貿大厦巨商雲集。至少有150家的知名證券商務和金融機構,集中了數以萬計的金融人員,處理客戶投資金額至少有數十億美元。該樓最大的住戶是美國有名的摩根·斯坦利公司,該公司3,500員工在這裏辦公。這些金融界的精英喪生,給經濟造成很大損失。

世貿大厦倒塌使紐約建築物、設備和保險直接損失200億美元,紐約損失了83,000個工作。911事件讓美國股市崩盤和全球許多股市下跌。

特別是華埠,它位處重災區,再加上911後兩周內華埠的交通管制、電話中斷,往日那樣繁榮的中國城一下子如同荒城。華埠採取不少自救措施,如成立“繁榮華埠小組”發起捐款;爭取聯邦急難管理局、勞工局、亞洲人平等會的幫助;華埠人力中心爲失業者進行訓練;亞美聯盟向政府遞交《華埠911後經濟受災調查報告》;華埠居民通過遊行、公聽會向政府及社會發出呼聲;華埠商人在英文報紙登廣告,以折價、抽獎、免稅等方式吸引觀光客,請求大家關心華埠,重建曼哈頓下城。

(七),清理廢區

在人們想方設法讓紐約走出經濟困境時,那世貿大厦廢墟的清理工作在加速進行。此時,一道高高的圍墻把廢墟與外界隔絕了。

原兩座110層高樓變成160萬噸斷垣殘鋼,紐約花了108,342卡車次以及310萬人力小時清理殘積。

在廢墟中找到的人體殘塊共19,858件。能被親屬確認的遺體或部分軀體只有1,120人,其中291名能保持全屍,大約1150名的遺體下落不明。罹難者的遺骸很多是不完整的均靠DNA確認。一位名叫Ralph Geidel退休消防員,在世貿大厦原址南側的前德意志銀行大樓(41層)樓頂找他哥哥的碎骨,他“找到很多手”。有些遺骸碎粒被夾在垃圾運到史泰登島垃圾場後經再度清理時才發現。直至2006年10月第三周,電力工人在世貿大厦原址一地道入口處被死人骨絆倒,馬上開展緊急搜索,尋獲一百多件遺骨,還有個人遺物其中包括一錢夾。

911事件後8個月又19天,救災人員在世貿大厦遺址舉行30分鐘無人發表演說的莊嚴儀式,紀念世貿大厦廢墟清理殘積和尋找屍體工作結束。紐約州州長柏德基、市長彭博、前市長朱利安尼參加了儀式。這儀式在2002年5月30日上午10時28分25秒(也就是當年911世貿大厦北樓倒塌的同一時間)開始。世貿大厦遺址周圍的建築物上挂着一幅大白布,用黑字寫着“我們永遠不會忘記!”消防隊敲響了警鐘,數千人默哀。消防隊、警員、民衆代表共同把一副覆蓋着國旗的擔架從7層樓深的世貿大厦地基抬出,幷護送上救護車,象徵把那些死不見屍的罹難者抬出地面。隨後一輛平臺拖車,將一根原本矗立在南樓東南角的鋼柱送出,象徵清理工作結束。這時市警局的5架直升飛機伴着樂隊演奏的《美麗的美國》的樂聲飛過會場上空。當載着從南樓最後送出地面的大鋼柱的大車緩緩駛進街上時,沿途的人無不莊嚴肅立,目送這輛車經過。

救災人員在世貿大厦倒塌的殘垣中挖出了一個竪起的十字架,現竪立在Church與Cortlandt街交界處,它凄凉地默默俯視世貿大厦原址。紐約人把它當作是一種堅定信心與堅毅意志的象徵,神職人員對之祝福,罹難者家屬和救災人員集會要求把它置于未來的911紀念碑。還有那被燒到變了全黑色小部分殘缺的那個大金球(原擺在世貿大厦前面),現已安放在炮臺公園內。

這一個十字架、一個黑球,就是世貿大厦給紐約人留下的遺物。

十字架象徵着上帝保佑;而那個本來是金色的圓球是一隻手托着地球的造型的,這顯示着要掌握世界商機。不知這世貿大厦留下的遺物究竟有什麽寓意?

(八),祭祀活動

為紀念911,紐約人在世貿大厦原址周圍的街道、教堂擺滿了鮮花、國旗、蠟燭,他們用布把那教堂的栅欄全封起來,上面寫着許多悼念的話語,貼滿罹難者的遺照和尋人啓示。

那教堂鄰近世貿大厦,911那天竟絲毫無損,它是傷員最近距離的集中地。紐約市民懷着虔誠的心情專程來這裏寄托哀思。小販們沿着教堂周圍賣紀念911的飾物和世貿大厦的遺照。

緊鄰世貿大厦的“消防站社區空間”,墻上張貼着幾十幅巨型拼布。這拼布每幅由100塊1平方英尺的小方塊布製成。上面畫有紅心、和平鴿、國旗、自由女神、樹苗等,它們由學童製作。這是由加州聖地亞哥一個叫做“生存理由”的公益團體發起的藝術創作活動。準備到911一周年時,由13個州的學童參與制作,制出五千多幅的911紀念拼布,在紐約展出。

2002年3月11日,爲911半周年。這一晚,只見天空有兩道幷列的光柱,名為“Tribute in Light”----“紀念之光”(紐約人從任何角度都看得到它),其造型酷似那被毀的兩幢大樓,這光柱的頂端是一個圓形的光環,據說是天堂的象徵。每晚由911罹難者遺屬輪流按電鈕使之發光。此項紀念活動堅持了32天。人們開車到Brooklyn(布魯克林)隔河觀看光柱。那是東河河邊布魯克林的一座小公園,往日人們看世貿大厦夜景往往到這裏來,如今這裏的晚上已是紐約市民雲集之地。這裏早已擺滿鮮花、蠟燭等祭品。不同膚色的男女,手捧鮮花,對着天上兩支光柱默默地憑弔,然後朝它放下鮮花。雖是人頭涌涌的,但却沒一點聲響,氣氛十分肅穆凄凉。

光柱用電量極大,耗資幾十萬美元,均由紐約大財團資助。此後每年911晚上均燃起這“紀念之光”。據主辦單位----“市藝術協會”會長Kent L. Barwick(巴威克)說,在2008年就很難投射“紀念之光”(經費問題和發射地點問題。發射“紀念之光”基地在Battery Garage建築物屋頂,距世貿大厦六個街口,日後實行“格林威治街南區市區再開發計劃”會被拆除。)

2002年9月11 日911一周年。去年911那天晴空萬里,今年這一天烏雲密布。

世貿大厦遺址周圍的大樓挂着一幅大白布,上書幾個黑字:“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一幢大厦挂着有二十幾層高的美國國旗,幷用這樣的字句“人的精神不可以用行動的規模來衡量,而要用心意的深厚程度來衡量”,組成一個心型。
當日,世貿大厦廢區周圍的平地及四周大樓的高處,布滿荷槍實彈的巡警、狙擊手和戰略單位人員,便衣警察在人群中穿梭。一架配備機關炮的軍用機在上空盤旋,港務局警員在現場南面架設兩個消毒帳篷。各地標性建築、橋樑、隧道以一級保護。當日下午布什總統出席紀念儀式時,還封鎖幾條街道,由持槍警察守住路口。

上午8時,5隊風笛隊的成員穿着民族服裝,奏着悲壯的樂曲進場。8點46分40秒,正是一年前世貿大厦北樓被撞的時間,市長彭博宣布紀念911周年儀式開始。全場默念一分鐘。享有國際聲譽的華裔大提琴演奏家馬友友(于2006年被任命爲聯合國和平使者)拉起了悲凄的樂曲。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帶頭宣讀罹難者名字,此後跟着上臺宣讀罹難者名字的有國務卿鮑威爾、聯邦參議員希來莉以及罹難者的親人,上臺人數共計有197人。

9時59分,為紀念一年前南樓在這時候倒塌,朗讀死難者的名字暫停片刻。此時,武裝直升機在上空盤旋。忽然大風嗚咽,夾着那悠悠的大提琴的琴聲和人們的抽泣聲,場面十分悲壯,讓人有天地同悲之感。

在宣讀罹難者名單時,罹難者的親友緩緩地走進災難現場的遺址獻花默哀,有些是扶老攜幼的,其中懷裏的嬰兒還很小。據說,罹難者的遺孀在911後産下105個遺腹子。

朗讀死難者的名字超過兩個半鐘頭。這一儀式在一片掌聲中結束。此時教堂的鐘聲在上空回蕩。紐約州州長柏德基在會上朗讀林肯總統1863年11月19日在Gettysburg(葛底斯堡)發表的演說,重温林肯名言:“我們要完成他們已完全徹底爲之獻身的事業;我們要在這裏下定最大的决心,不讓這些死者白白犧牲;我們要使國家在上帝福佑下得到自由的新生,要使這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長存。”新澤西州州長麥克格里背誦美國《獨立宣言》。

2002年9月11日晚,在紐約炮臺公園,有一百多個國家地區元首參加燭光紀念儀式,近九十多個擁有聯合國席位的國家代表應邀上主席臺,接過由紐約市長彭博、美國國務卿鮑威爾、聯合國秘書長安南點燃象徵着永恒之火的蠟燭。在場的中國代表是中國外交部部長唐家璇。

這天的新聞電視全日直播911周年紀念活動,只有在8點46分40秒世貿大厦北樓被襲擊的那一刻默哀。各大電視臺在報道過程中沒有主題音樂,沒有主播閑談,沒有其它與紀念活動無關的畫面,更沒有賣廣告。氣氛十分莊嚴肅穆。熒屏下一個顯示全國恐怖威脅指標的橙色標識,已和天氣預報及道瓊斯指數一樣,成爲紐約人最關心的指標。

這一天之後,人們在傳着兩個特怪的數字:一個是芝加哥9月份史坦普500期貨合約指數于9月10日,以911點作收;另一個是在911那天晚上紐約州樂透獎竟開出個中獎數字911。在排除了人爲的安排之後,人們把這種巧合看成是“神也記得這個日子”。

(九),規劃未來
 
人們記住市長許下的承諾:“為了重振國威,我們將重建世貿大厦。”

2004年7月4日,紐約市市長彭博、紐約州州長柏德基、新澤西州州長麥格瑞威和911罹難者家屬在世貿大厦原址舉行“自由塔”(Freedom Tower)奠基儀式。一塊20噸重的刻着“獻給在2001年9月11日罹難者,同時向不朽的自由精神致敬”的花崗石(來自紐約州阿迪隆山區,布滿柘榴石斑紋)被安置在世貿大厦原址,取代原世貿大厦的工程宣告動工。預計2009年竣工。

建成後的自由大樓有1776英尺高,取此開國元年的數字,以顯示獨立戰爭所激勵的自由民主精神,預計建成後的“自由塔”將取代臺北101大樓而爲世界之最高。

紐約州州長柏德基說,911劫機者想以這種攻擊“折損我們的精神,但最後是傷了我們的心”,“將耗資15億元的重建計劃在不到三年內展開,這顯示恐怖分子低估了紐約市及全國的決心和團結”。

紐約市市長彭博說:“這塊希望的基石,藉以重新肯定生命。全世界最高的建築物將第十次在曼哈頓下城升起。”

參與世貿遺址重建項目之建築師皆爲世界重量級人物。如:設計香港匯豐總部的Norman Foster(霍朗明)、設計倫敦千禧巨蛋圓頂的Richard Rogers( 羅杰斯)、設計西班牙畢爾包古根博物館的Frank Gehry(蓋瑞)、有結構詩人之稱的Santiago Calatrava(卡洛特拉瓦)。而負責整個重建規劃藍圖的是大名鼎鼎的柏林猶太博物館設計師Daniel Libeskind(利貝斯金德)。世貿遺址一帶將建辦公大樓、文化中心、交通中心。

(十)911五年後

911五年後美國本土情況如何,以美聯社于911五周年發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