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這樣過年初一

這樣過年初一   ◎陳葆珍◎

來紐約近三十年了。剛來時,出于好奇,年初一到唐人街看春節遊行,感受一下過年氣氛,以解鄉愁。

隨著孫輩長大,我的鬢邊也催霜,已無凑熱鬧的興致。回想這二十多年,除了全家吃一頓年飯并在當日派紅包外,就是打電話拜年,讀書,寫詩。這春節,過得就這樣簡單。一日三餐,照往常那樣清茶淡飯。家裏沒一點年貨。紐約若再多幾個人像我這樣過年,那準會給經濟復蘇帶來負面影響。

今天,大年初一,捲簾一看,二話沒說,拿起雪鏟,頂著北風,出外鏟冰。隨著冰粒四濺,腦海也濺出一些文字。回到家,連早餐也顧不得吃,趕快把它寫下。一首七律就這樣起了草稿。

早餐後打開電腦。一看,喜得我手舞足蹈。書法家張宗敬從香港寄來一個他自製的賀年卡,裏面有我倆唱和的賀歲詩。那筆走龍蛇的書法、那色彩艶麗的圖畫真搶眼。我忍不住又爲此題了一首七絕。

一會兒,一陣清脆的鈴聲劃破陋室的寧靜。啊!懷楚從加州打電話來。他在旅途中還給我拜年,讓我動容。我們像往常那樣沒說上幾句就談詩論詞。不久,這談話被敲門聲打斷。

開門看,我的小孫女揹著書包站在那兒。她說:“今天學校只上半天課。家裏沒人,我就來了。”我知道,大年初一,紐約的中學有些會是這樣的。

我說:“快喝杯熱茶,看凍成這樣子。嫲嫲馬上煮東西給你吃。”

可是,巧婆婆難爲無米之炊。我家缺馬上能充饑之物。正在犯愁,忽見雪櫃有一隻粽。這粽,沒少招我罵呢。因爲怕血糖,每逢見那愛吃糯米的外子買粽回家,肯定讓他耳根不得清靜。而今天它卻幫我應急,趕快煎了給孫女吃。我想這讓外子知道,肯定會借故又多買幾隻。當晚他回家,情不自禁地舉起雙手大叫:“買粽千日,用在一時。”我自然不服氣頂了一句:“千日之粽,肚屙應時。”

孫女把那粽子吃得一點也不剩,便埋頭在廳裏做作業。我進房用電腦寫詩。
 
原來,今天我兒子休假在家,他夫婦倆到唐人街看熱鬧。他們明知我深居簡出即使約我也不會去的。我打電話告訴媳婦:“Kelly吃飽了,在做功課。你們儘管放心逛去。什麽時候來接都可以。”

後來,兒子開車來接她。臨走時,她連聲說:“謝謝,打擾嫲嫲了。”我笑著說:“難得有你來陪我過大年初一,這可是嫲嫲二十年一遇的。我可樂著呢!”

她走了,伴著“呵呵”笑聲扔下一句話:“我也很快樂!”

這時,白人租客上來送給我一張音樂光碟。他說:“今天是中國新年。Happy Chinese New Year!”這十多年來,可是他頭一回這樣做的。連我差點不知道今天就是年初一,他怎麽會知道。

那光碟,封面印有一隻彩色兔子,寫著“恭喜發財”,標明是由美國Starbucks製造的《WORLD IS CHINA》。收集從1940年起中國流行歌曲。其中包括各種音樂流派。一首粵曲《江河水》,把我帶回去年在廣州過春節的日子。一股淡淡的鄉愁又湧了出來。那人、那事、那場面、那滾滾的家鄉水啊,歷歷在目。熱熱鬧鬧的,最後還是像今天我這個大年初一那樣,一切歸于靜。

心靜可養生,但世態幷不因此靜下去。瞧,那電視機正播著紐約新聞。從早幾年的紐約郵局發出中國十二生肖紀念郵票,到紐約標誌性建築帝國大厦換上中國紅的燈飾,到今年在紐約時代廣場展出的五星紅旗、中國人物影像,還有在年初一挂著中國國旗的紐約證券大廳由中國駐紐約領事敲錘開市……這一切的一切,讓人深思。

這時,伴著那《WORLD IS CHINA》播出的中國音符,倚窗向那白莽莽的街道望去。雖然,白色主宰外界,但蓋不住屋頂的紅色以及未來的地上那紅黃藍白黑。天和地,在默默無聲中周而復始悄悄地變化,何况那大千世界呢。

一切都在變,但我這樣平靜地對待外界的熱鬧甚至自身的變化,不會變。

二零一一年二月三日
 

回應
謝謝麒麟伊尹留言,謝謝你倆的新年祝福,也祝你們新年快樂。伊尹過譽了,信手寫來,不避淺陋。你這種通過作品來揣測作者意圖,這樣的閱讀方式,也是我所崇尚幷向你學習的。
留言 : 葆珍, 11-Feb-07, 23:50:36
由年初一看到的景象從而聯想到世界的變遷,平淡的叙事中說著外界的變化,卻又表現出內心的堅定,難得。這種寫作技巧,正是我要學習的,我把它叫作“以小擴大”,哈哈。拜讀大作。祝新年好。
留言 : 伊尹, 11-Feb-07, 10:21:18
大姐,祝您新年快乐,希望您有机会也到越南来感受一下春节的气氛,另有一番风味!
留言 : 麒麟, 11-Feb-07, 10:03:33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