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小事

小事                                       ◎陳葆珍◎

昨天,秋高氣爽。走在街上,自有一番愜意。那劉禹錫的詩句“數樹深紅出淺黃”,湧上心頭。

踩著路上的落葉,窸窣有聲,心頭爲之一顫。在想:你感到舒服的季節,却是樹葉面臨大限的時候,它們將有何感想?這時,免不了感嘆:“朔風漫捲鳥哀鳴”,似乎覺得這也許是詩句,便邊走邊想,不經意來到地鐵站。

列車在行進,那斷斷續續的文思不停地涌來,我想用詞的形式表現,又背不得那麽多的詞譜,便從白布袋拿出我出門愛帶的書在看。不是身邊的乘客提醒,到終點站也忘了下車,這可是我出門常有的過失。

在診室的針灸床上,我在想著這秋景該怎樣寫,前幾天女兒帶我賞楓葉的情景揮之不去。

回家途中,買了一袋菜。進了7號車的車厢。按習慣,自然要拿書來看。

這時我才發現,我那個裝著書的白布袋不翼而飛,手中只有裝著菜的紅色塑料袋。我在驚嚇之餘,還忘不了自嘲:“紅與白,那十年動蕩期,却是水火不容的。來到這裏,要我選紅不要白,沒門!”

“這本書是不能丟的!”我自語著。雖然刷了卡也得出去找。浪費搭車錢事少,丟書事大!讀書人哪能丟書的。

沿著剛才的路綫往回走,看著人頭涌涌的街道,心想,袋裏只有一本書,人家拿來幹什麽?也許被扔到街邊的垃圾桶了。

走了長長的一段路,不遠處,居然發現那白布袋在墻邊。這時,發自內心的喜悅讓我脫口而出:“沒有什麽比白更可愛!”但心裏還是忐忑不安:“萬一書不在裏面,咋辦?”

終于讓我找到了。原來白布袋挂在店外墻壁的一顆小釘子上。我終于找回那本書。不知是店主還是行人的善舉,不知該向誰說“謝謝”,但我還是向一種無形的東西道了謝。

這讓我記起幾年前,也是帶著這本書坐巴士,也是在想那未了的詩句。忽然,抬頭望了路牌,慌忙下車。當我站定之後,才發現手裏只拿著這本書而一袋菜却在車上。我只得在車站等了半小時,那巴士再度返回時,上車問司機。司機在他的座椅下拿了這袋菜給我,說是乘客撿得的。

那一次,我正在構思這樣的詩句:“鵝黃淡綠有薔薇,柳絮輕輕伴鳥飛。嫩蕊枝頭蜂撲蝶,人間正道是春輝。”而昨天,我想的却是秋景。由此我得出結論:美景是會勾魂攝魄的。

我發誓不敢再帶這本書上街了。回到家,被外子說了:“記住:過馬路不要胡思亂想!”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