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啼笑皆非


啼笑皆非      ◎陳葆珍◎

第一次到西聯匯款公司匯款,免不了有點好奇幷小心翼翼的,提前幾天到他們的櫃檯領表格。回家後像小學生學寫字那樣,一筆一劃把每個英文字母寫好,幷反復檢查多次。誰知把匯款單往該公司櫃檯一遞,那華裔女職員竟這樣埋怨:“寫得太多了,我們不看的。”

“誰叫你們的表格印得那樣詳細。”我在心裏嘀咕。但求人面帶三分笑,只得强裝笑臉說聲“Sorry!”

可能因爲臉皮不柔軟無法僞裝,那異樣的表情讓那位年輕的女郎覺察到吧,她稍微婉和地解說:“最重要的是等一會給你的那張收據, 你必須憑上面給你的密碼通知對方。收款人憑身分證和我給你的密碼到銀行或郵局領錢。”

“密碼!”我有點緊張地叫着,生怕回家途中不慎把密碼丟了。

 “什麽時候才寄得到?”

“現在。通知收款人現在就可以提款。今日美元兌換人民幣是一比六點九,升了點。你好運。”

“謝謝。前幾天還是一比六點二的。”

“昨天股票大升,升到近年來最高的。”

我竊喜,從不玩股票的人只關心我手上的錢是否會“縮水”,不知道這股票的升降與美元升貶值的關係。

忽見她指着我的表格與另一位華裔女職員在低聲議論,不時還斜睨我一下。我在心裏說:“剛才不是說我寫得太多了,不想看的麽,現在又怎麽啦?是不是我寫錯了什麽?如果我寫錯,爲什麽不和我說?”

我竪起耳朵留心聽她們在說我什麽,誰知却飄來這樣的話語:“這個阿婆居然有電子郵件地址!”

“天啊,這是在紐約!”我在心裏不無委屈地叫着。這讓我想起一年多前我回廣州的那一幕。

“小姐,請問哪兒有網吧?”我沒帶電腦回國又要檢查電子郵件,只得這樣問商店的店員。

“怎麽,你懂電腦?”

“懂一點點,只想查一下信件。”

“哈,新聞!我還不懂電腦,你却懂。喂,你們看,這個阿婆懂電腦!”

這位女店員一聲吆喝,另一櫃檯的店員走過來,把我從頭看到脚,像看耍猴那樣。

當年我被人評頭品足,只有邊笑邊走, 可那是在廣州;而今天,人們這樣說我,這可是在美國的呀!

“這個阿婆居然有電址郵件地址!”我不停地唸着這句話走回家,就像祥林嫂反反復復說“我真傻!真的”那樣。帶着一絲苦笑,爲這個我拼老命追趕而似乎不屬于我的這個科技新時代,爲這個極不耳順的早屬于我的這個“阿婆”的稱謂,我狠狠地用手拍一下前額,那兒皺紋太頑固了,不但沒被打平,反而幾條白髮應聲而下。
 
二零零年九年十月十五日

回應
謝謝王楓冬夢的鼓勵。幾年前我還不敢摸電腦。現在天天不離電腦,但還有許多學不到手,確實活到老學到老。現在寫文章,若錯了一個字,連夜用電子郵件通知冬夢,他不到一分鐘就改了。想起以前歐陽修寫《晝錦堂記》,爲補“而”字而命僕快馬趕上收稿人的故事,深有感觸。
留言 : 葆珍, 09-Oct-19, 01:49:58
掌握电脑科技对泡在中华文化海洋里的大陆文人来说,近几年已渐趋平常事,老一代文化人也有不少生疏了笔,用熟了鼠标的。葆珍姐无疑走在了中文写作者掌握电脑科技的前沿,并居于高产巨著作家之列,这对于一个远在大洋彼岸的我族同胞来说,该有多么不容易,应倍加珍视才对。
人的知识结构和教养千差万别,文章显示了美国人和中国人一样,都有层次高下之分。对于蝇营狗苟、戚戚嚓嚓一族,只当秋风扫落叶从眼前掠过,带走它们不能自已的凉意罢了。
留言 : 王枫, 09-Oct-17, 17:03:20
大姐別介懷這幾位店職員,她們只是有眼不識泰山哩!
留言 : 冬夢, 09-Oct-17, 15:33:17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