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抹不掉的留痕

          
抹不掉的留痕      ◎陳葆珍◎

一個寬敞的教室,坐滿四十多名高中學生。衣着光鮮,女生中還有梳着卷曲長髮身穿長裙者。

我捧着教案,走上講壇,懷疑是否進錯教室。自問二十多年來未見過如此的學生。

定神一看,美國總統奧巴馬竟坐在下面。禁不住抖擻精神,挺起胸膛,來個立正姿勢。以爲該有值日生領呼:“起立!”誰知一片死靜,聽不見叫“老師好”的聲音。

我心裏埋怨,都是黃皮膚黑眼睛的,炎黃子孫呢,爲什麽如此不懂禮節。轉念一想,身爲人師,該樹榜樣。便恭恭敬敬向台下行了個禮,叫了一聲:“同學們好!”

這時,教室顯得昏暗,獨剩奧巴馬那對大眼睛在閃光。而學生們不管誰與之同坐,照做他們的小動作。

我宣讀今天要講的課文,有學生在叫:“找人朗誦一下。”

我暗暗叫好。心想這學生也懂文學。上語文課非從感情入手不可。誰知,推來推去沒一個肯朗誦。我正在犯愁,怕這堂課就這樣廢了。

不知什麽時候奧巴馬不見了。我私下埋怨:“好個總統!這教室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忽然,一位女生走到我面前說:“陳老師,上語文課做數學習題對不對?”這時,眼前的學生忽然換了另一批,多像七十年代我的學生,純真樸素。

我馬上巡堂,查看他們在桌下幹些什麽。不少學生閃閃縮縮在收起他們的作業簿。其中,令我竊喜的是,有學生在做我布置的語文作業,瞧!正在填詞呢。

我板起面孔,像在發表嚴正聲明:“要記住:語文是一切科學的基礎;數學是自然科學的基礎。不學好語文,想學好數學是不可能的。你們在座的將來都有可能成爲科學家文學家或什麽家的,現在,必須打好語文這一基礎。”

寂靜的夜空還響着我這樣的呼喊。我把手從胸前放下,極不想就此睜開眼睛。望着窗外已微白的晨空,苦笑着自語:“好一個南柯一夢!”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

後記:今晨,對昨夜之夢回味不已,如實記下,純屬白描絕不誇張。前半生的生活留痕深矣。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