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從低腰褲談起

從低腰褲談起    ◎陳葆珍◎


   
從寬褲筒到牛仔褲,從白藍黑到七彩,從密封到袒背,顯示中國女性服裝的巨變。在社會幾乎有一種傾向扭轉服裝潮流的同時,裏面藏著不少話題。

記得三年前,看了CCTV4播出的由廣東與中央電視臺共同製作的一台晚會節目,晚會是成功的,可有個節目卻令我哭笑不得。

如果我沒聽錯,那是廣州戰士雜技團演出的節目。演員的技巧是高超的,那小提琴伴奏的幾位姑娘的琴技也是極佳的。我不知道報幕人說這是戰士雜技團中“戰士”該怎樣解析?照愚見,應是對解放軍戰士的一種稱呼。大概非戰士者不應有這樣的稱謂。還有,那幾位伴奏,因爲主持人沒說清楚,我將她們看作是戰士雜技團的成員也許沒錯。如果這樣推理,那她們應是戰士中的一員。如果不是,那主持人應該說明由誰伴奏。

那幾位女伴奏全穿低腰的黑色牛仔褲。有長短兩種。長褲的褲襠,僅幾寸長;而整條短褲,長一尺左右。那胸圍金燦燦的、肚皮白皙皙的、肚臍圓圓的,腰臀扭扭捏捏;頭髮散散亂亂。幸而還未把中國人的臉變了去,不然,我會搞不清在看哪個國家的節目。如果證實她們是戰士,我只有咋舌。

我在想,音樂就是音樂,不必以色相來吸引觀衆。蓬頭垢面、亂鬢披霜、身穿褪色藍袍的阿炳,拉出的《二泉映月》可稱得上千古絕唱。人們幷不因他的外形而降低了這首名曲的藝術價值。如果讓穿低腰褲的女伴奏這樣奏《二泉映月》,那觀衆不轟她下臺才怪。

爲什麽女的一登臺非要強調女色不可。你打開美國的電臺看新聞女主播,你乘美國飛機看那些“空姐”,會發現人家幷不強調姿色。男女皆如此,連八十多歲的也在臺上還是全美的名主播。如果以姿色爲其中一個聘請“空姐”的條件,那去年的平安降落在赫遜河上的美國航空公司 1549航班,就不會出現零死亡的結局。正如美國駕駛員協會發言人詹姆斯·雷在答問時說:“機上乘務員漂亮與否,與他們所負責的工作無關。”想得到乘務員證書,必須在緊急疏散上受訓幷得及格,每年還要重新考核,看是否取得美國航空管理局FAA核准來決定去留。1549航班上的“空姐”,工齡最少的爲21 年最長的有38年。如果無足夠經驗就無法以“極其專業方式疏散乘客”,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藝術上這種歪風,發展到因長相被某些人認爲不漂亮(其實原唱者還十分甜美可愛)而在奧運會上竟然假唱。此事之後,我完全理解曾經有人這樣報幕:由某某歌星真唱。

有人會說這是講究藝術效果。非也。

音樂是憑聽覺來感應的。畫家畫裸女像,是從視角感應的。美女的綫條從藝術角度來說是藝術品,那是當作美的欣賞而感受她的曲綫美,給人以愉悅。伴奏與美女的曲綫不相干,攪在一起會有混淆視聽之嫌。

不管任何身份場合與需要,一味強調女性的姿色,這是不是真正的尊重女性?

有人會說,這是一種交流。然。

服裝交流乃文化交流之一。現在國人上至領導下至平民免不了穿西裝,然而,西裝是國粹還是外來貨還有待考古學家研究。因爲,黃河河邊出土的唐代四頭銅牛,身旁都有看牛的銅人。三人從長相骨架來看不像漢人,他們不穿漢服。第四個從外形看去考古學家說是漢人了,可他穿的是大反領,其衣服如當今的西裝。

服裝交流有民族傳統的。唐朝與海內外民族交往頻繁,唐人自上而下開放意識甚濃,在服裝上“大有胡氣”。天寶年間規定:京官六品以下朝參時,可以穿褲褶(胡服的特色之一)。民間更習以爲常。文學作品對此有反映。如白居易的“小頭鞋履窄衣裳”、李賀的“秀襟小袖調鸚鵡”、韓偓的“長長漢殿眉,窄窄楚宮衣”,是描寫當時女服的胡裝特點的詩句。從清朝滿族旗袍演變而來的現代旗袍,已爲中西婦女所崇尚的服裝之一。老外也用旗袍的特點來設計她們的洋服。取長補短,才能促進文化的發展。

牛仔褲是西方的衣服,低腰褲也是西方的。這是不用勞駕考古學家的。但要學人家的東西,似乎要瞭解一下情況。

在美國,以前也是很保守的。上世紀20年代,出現了the Jazz Age(爵士時代),有人把這1919-1933年稱爲“喧鬧的20年代”。以前在街頭扭屁股也被逮捕的法律已無法執行。街上少了仕女風度的女子;多了“隨意女郎”。“隨意女郎”穿著奇裝、叼著香煙、拿著酒瓶、扭著屁股在街頭跳搖擺舞。

現在的美國,沒有這些“隨意女郎”了,在舉止方面,文雅了些。在衣服方面,你說他講究嘛又說不通,你說他不講究嘛又不是。不過,從市面看去,紐約人的穿著比中國的大城市差得遠。在這裏穿廿年前的衣服上街也沒人理你。當年我們滿身衣屑的女工在百老匯大道與珠光寶氣的女人擦肩而過,仍是那樣泰然自若。

美國上世紀五十年代,穿牛仔褲者不得進餐廳,現在可以了。但紐約政府機關規定,其職員上班不得穿牛仔褲。至於穿西裝,十幾年前有些大公司(如外子任職的AT@T)最初人人穿西裝,後來用錢買星期五不穿西裝的自由,最後不用花錢由你自己決定穿什麽都好,當然不會穿性感的衣服。

一般來說這裏的人做什麽就穿相應的衣服,如旅行時穿休閑服和運動鞋。不像我在九寨溝上山時見國內遊客有人穿超短裙和高跟鞋,後來又見她手提高跟鞋赤腳上山。

美國幾十年一直堅持在豪華遊輪上舉行的船長告別會,規定男的要穿西裝女的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後經旅客抗議,現在都不用這樣了。去年,我穿T恤與球鞋,照例乘豪華遊輪遊大西洋。

至於低腰褲,在紐約被認爲是性感服式。一般淑女型的女孩子不會穿的。有人可能會說這是舞臺,但也要看你扮演的是什麽角色。還要考慮,不管什麽角色都可以穿如此性感衣服,那會不會影響社會風貌?如果那幾位真的是戰士的話,又該怎樣看?

學外國,要看看是否符合自己的身份,要分析你學的東西在人家那邊是怎樣定位。如果把人家在社會風尚方面已定爲不大好的東西,搬之於舞臺,又是國際頻道的,不知會有何影響。
  
當然我們幷不爲別人評價而活著。但不提倡這類性感衣服,不是沒理由的。中國有“皇帝垂衣而天下治”一說,素來對衣服體現一種禮儀甚有講究。北京周口店的山頂洞人(約18000年前)遺址中,已出土一些骨針,那時先人用有韌性的植物纖維縫獸皮以取暖、護膚、遮羞,他們的服裝設計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了。不知現在那些過於暴露的衣服爲什麽和先民的類似。是前進了還是倒退了?

今年,國內的春節聯歡晚會,找不見低腰褲了,那早幾年戴著紅領巾大露其肚皮的孩子不在舞臺上了。這是一個進步。然而,從主持人服裝來看,有些不問自己身段如何,亂來一個袒肩露背的,也讓觀衆不得不爲此調整視角。
      
2009年3月24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