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會議花絮

會議花絮    ◎陳葆珍◎

在一次文人集會上,人才濟濟,坐滿餐桌。一個滿頭披霜的老嫗微笑著走了進來。看她,深藍色的大棉襖,不避臃腫,在餐桌旁左縮右閃的,馬上有人讓位,坐下了,向眾人拱拱手。一位畫家在桌上移來了一套餐具,老嫗半躬身致謝。

“老師近日可好?”慰問聲不斷響起。老嫗頻頻微笑致謝,此後一言不發坐著聽大家說話。看樣子聽得十分用心。

X君挨著她左邊坐,面孔陌生,談笑風生,年近半百,滿口的廣東話。他站起來向同桌各人派書店的優待卡,惟獨沒派給那老嫗。而老嫗一直含笑望著這一切。

他把未派的卡都收起來。然後天南地北地說了開來。這位老嫗和她的右鄰交談,談及人到老年之無奈。老嫗說:“莫怨老。應尚喜有頭生白頭髮。”X君插話了:“很有意思,下面能對上一句就好了。”那老嫗歪著頭想了一會,說:“不愁無力寫詩文。”

一位老畫家在談金融海嘯,大罵為富不仁,那老嫗嘆了一句:“世風日下。”那畫家說:“人心不古。”

X君說:“好一副對聯。”老嫗說:“不好。”X君問:“何以見得?”老嫗答:“平仄不對。”

X君這時指著老嫗問一位女畫家:“這位是?”

女畫家笑著大聲說:“作家。”

X君向老嫗微微一躬說:“失敬了,不見你說話。”

女畫家笑著說:“這就是修養。”

老嫗揮揮手說:“別這樣說,老了,找點寄托,學著寫,防老人痴呆症罷了。”

這時,X君重新打開他的公文袋,拿起一張購書優待卡,簽上自己名字遞給老嫗說:“以後來購物說是我的朋友就行。”

老嫗微笑著接了那張卡,連聲道謝。

侍應生端來一大碟炒粉,X君忙給老嫗夾了兩箸。後來她的右鄰又給她夾了兩條青菜。X君說:“怎麼裡面還有青菜。我真是擦鞋都不會擦。”

老嫗明白這廣東話的含義(指不會捧人),誠惶誠恐地說:“千萬別這樣說。”
                     
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