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除夕

除夕    ◎陳葆珍◎
 

這春節,除夕剛好是星期日。鑒于家中老少明天不是上班就是上學,年廿九在兒子家來個家庭聚會,由媳婦煮了十幾道菜,大家圍坐一起談至淩晨,自然我派了紅包給各人,兒子和女兒不是給紅包就是給禮物,這樣大包小包的由女兒開車送回家,這就算過了年啦。

記得在當天,女兒打電話來問究竟在哪兒吃飯,我答:“不知道。”我沒忘記叮囑她別買什麽年貨。她反而說:“連在哪兒吃飯都不知道,媽你真是享福了。至于年貨嘛,哪能不買的,像你這樣的人多幾個,難怪經濟刺激不了。”

我不乾不淨地駡了她幾句。我不管你經濟景不景氣的,過年如同平常日子那樣,這是我一輩子的律條。不管在餐館還是媳婦家,亦照例吃那幾箸青菜豆腐和魚。

除夕,因有昨晚一著,我這個大家庭的成員各自在家。外子外出了。我在家看《才女書—百年百人百篇女性散文經典》,經典畢竟是經典,比昨晚吃的年飯更有味。那羅蘭的《顧此失彼的現代女性》一文發人深省,那家庭事業的兩副擔子該如何對待,作者雖沒結論但提出一個社會問題。我正在掩卷沉思,可能我這輩子面對這兩副擔子都沒能處理好。

正在這時,一聲電話鈴聲打斷我的思路:“今晚我不回家吃飯。”

“樂得清靜。”我在心裏樂了。管它事業與家庭什麽的,只覺得一年到頭都要煮飯,只有年夜飯不要我煮,算是解放啦。

今晚,拿昨天媳婦硬塞給我的剩菜加熱一下,這就是我的年三十晚菜譜。這已是托賴了。想那本《才女書》所寫的沉櫻大才女,到老病之時,最後連人家贊她的文章不能看也不能聽。我還能分得清桌上食物的來龍去脉,還食而知其味,應知足了。

那《才女書》提出的婦女面臨的問題,我肯定終生不會答,留給那滄桑的歲月吧。

寫于2009年1月27日(除夕)

回應
谢谢小东,也祝你春节快乐。谢谢梦弟,可惜空有三尺垂涎。
留言 : 葆珍, 09-Jan-27, 07:11:04
葆姐大姐:
祝您春節快樂喲!
留言 : 林小東, 09-Jan-26, 16:23:31
大姐在除夕孤零零一個吃飯多寂寞,為弟的獻上一席豐富的美食佳餚,唯有在夢中跟姐大快朵頤了.......
留言 : 冬夢, 09-Jan-26, 15:01:45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