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名曲繞夢

 名曲繞夢   ◎陳葆珍◎ 

近日,常在家伴音樂跳舞。早些時候則天天邊舞邊唱紅綫女唱的《蔡文姬》。但唱到“家國難忘常以淚沾襟袖”時,往往忍不住流淚,心裏一陣痛。漸感長此以往對身體不利,不敢唱了,便選《藍色多瑙河》來播放。那旋律優美感人,有它伴著,舞得輕快。

昨夜,這首世界名曲闖進我的夢鄉,害我在夢中一直把女兒駡個不停,醒後,我又要誇她。

朦朧中,聽到女兒在播《藍色多瑙河》,我趕緊說:“別播了,小心把外公吵醒。”這時,我看見躺在床上的爸爸動了幾下,口中喃喃自語,但聽不到他說什麽。我就駡女兒:“瞧,把外公吵醒了!”

後來,女兒和她的外婆把滿屋的衣服都塞在桌下,我說:“那櫃子是空的,爲什麽不把衣服放進去?”她似乎沒聽見,低著頭在播《藍色多瑙河》。

我們走到陽臺,女兒把錄音機放在陽臺外,這首世界名曲一響起,我就跳起舞來。忽然,聽見鄰居的咒駡聲:“是誰三更半夜不睡覺,害人也不得睡!”

嚇得女兒跨過四樓陽臺的欄杆往下取那錄音機,我制止她:“別這樣,摔下去會死的。”她說她會跳水,不怕。

她把錄音機拿回來了,這時警員進家。不斷吆喝:“誰半夜播音樂?擾亂秩序。”

我慌得用幾個塑膠袋把錄音機包起,但那音樂仍在響,我低聲說:“別哼聲,你這藍色多瑙河。”

果然,多瑙河不哼聲了,可我卻醒了。醒來激動不已,爲夢中能會逝去的雙親,我得感謝它!

翌晨,仍照例伴著這世界名曲跳舞, 不禁想起夢中情景,喜中帶悲,腦中湧出這樣的文句:“天倫之樂金不換,欲要相逢夢裏迎。”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