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人塔”的啟示

“人塔”的啟示

 ◎陳葆珍◎

以體育運動來說明人類生存法則,就此而言,現今奧運會競技項目,沒一項能比得上“人塔”。

CCTV4 現場播了西班牙一個小鎮的體育盛事,那是兩支“人塔”隊在比賽。
 
“人塔”是以人壘成的塔,有的高度與十層樓媲美。它由好幾十個彪形大漢墊底,往上人數逐層遞減,塔尖由一個不滿十歲的小孩之軀構成。“人塔”成員不乏女性。只見居底層的站穩馬步、互攀肩膀;居第二層的站在居底層的肩膀上,用雙手托住居上層的臀部,讓被托者那顫抖的、半彎的雙腿慢慢伸直,才把托臀部的手緩緩移下轉而撐其腿。居各層的動作如此類推。上爬者必須踩著這些“人梯”,然後各就各位,至塔壘成。“人塔”之解體,不如土塔。而是由頂處之小孩摸住各層人之軀滑落;各層的人傚之滑至地上。聽說最底層的有內外兩圈人做基礎。

看這樣的比賽,讓我大有感悟,我像聽到他們在解說人生哲學。

哲學這“關於世界觀的學說”,馮友蘭淺析為:“哲學者,求好之學也。”人生哲學應是與研究人生好壞標準有關的學問。

既是人生,最起碼的就是生存問題。保證人能活下去的最低要求,首先是滿足生理需要(即吃、穿、住、行、藥等),此外,還要有安全需要。然而,人為高級動物,其需要何止這些。按美國著名哲學家馬斯洛分析,除生理和安全需要外,人還有愛與歸屬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實現的需要。

人想滿足各種需要,哪能離得開別人。地球有離得開人而自生自滅的東西,這種東西叫做天然。而人,不是這種東西,其存在必倚於人。

明確這點就一通百通,人處世、社會運作、國家治理、國與國的關係,一切癥結本應迎刃而解,實現和諧社會有何難哉!

然而,自從人類祖先為生存而定居、群居之後,必須有組織者。由此而演變的權力之爭,讓人與人關係複雜化。

仔細領會“人塔”的精神吧,這對如何使人生活得更安全、更美好,會有啟示。
 
“人塔”充分體現“人的存在必倚人”這種精神。

首先,要有聰明的設計師以確保“人塔”安全和建造。這就說明領袖的作用。

而領袖的英明,離開了群眾,乃為空談。中國早有“一將功成萬骨枯”之說。作為“人塔”設計的成功,當然不可能在“萬骨枯”之上,甚至,不容許“一骨折”。

這個團隊只要一人不聽指揮,勢必塔崩,人或傷或亡。自然,奧運會個人單項比賽奪冠,世界冠軍個人的努力是決定因素,試問沒有教練、沒有國家與群眾支持,他能奪冠?這說明“人倚人”的道理。而以團隊為單位的競賽,這道理更易被人明白。帶危險性的登山、海上運動,“人倚人”精神更不可缺。但這不如“人塔”,即使一個登山隊員跌倒、一個龍舟手在賽時抽筋,或者會影響比賽成績,但不至於傷及他人。而“人塔”,稍出現這種現象或有人不肯出力,都會影響是否能成塔,更甚者,會人壓人,其後果不堪設想。這直接關係到人的安危問題,更甚者是人的生存問題。故此,為了“人塔”的構造者不出問題,堅守“人倚人”的准則,絲毫不能動搖。

從“人塔”可看到社會的各種關係。沒有底層的勞動,哪會有國內的“新階層”(1)。皇帝,身居之位有如塔尖,沒有底層根本不存在王位問題甚至皇帝都無法活。現在各層領導者,能明確這淺白道理的往往取勝。可惜,有些卻明知故犯。

 “人塔”還告誡我們,你在塔中既定了位上了崗,你不但堅守崗位而且要全力以赴,如果你不滿這個位而想向上爬或向下降,也應等到這一項目結束之後。這叫做做一日和尚必須敲一日鐘。如果在壘“人塔”時我行我素,塔會因你而倒,這不但害人也害己,說不定被壓殘壓死的那個就是你。

居塔尖的,自然風光。墊底的,雖鎂光燈不向你閃,可是沒有你,就沒有塔尖。整個社會好比一座“人塔”,沒有底層,何来“人塔”?

總之,“人塔”所體現的“人倚人”精神,給人類以莫大啟發。

2008年3月9日

註(1)新階層----“改革開放以來發展壯大的,廣泛分佈於新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主要由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和自由擇業知識份子組成的社會階層。據統計,目前我國新階層人數大約為5000萬,掌握或管理10萬億元的資本,直接並間接貢獻著全國近三分之一的稅收,每年吸納全國半數以上新增就業人數。”(資料來源於百度網站)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