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誰優誰劣

誰優誰劣   陳葆珍



前些時候,我乘巴士到法拉盛(紐約第二大中國城)。本來很安靜的氣氛,被一個剛上車的黑人青年的吆喝聲打破。原來是那位頭髮斑白的司機不准他把一個重物放在靠近車門的那個小平台上。那青年不聽,還用粗口話罵人,說什麼要記下司機的編號以便投訴。司機一直專心開車,語調嚴厲地跟他講道理,那青年仍然罵口不絕。司機不再說了,但他還在不停地罵。

其他乘客著實看不過眼。一位西班牙裔青年大喝:“Shut up(住嘴)!”黑人青年冷不提防有人會出面干涉,於是把矛頭轉向那位西班牙裔青年,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爭得不可開交。一位白人少女指著黑人青年喊道:“你必須馬上住嘴,你說得太多了。干擾了車上的安靜。”這時,乘客齊聲喝道:“Shut up(住嘴)!”。他惡狠狠地瞪了大家一眼,手放在口袋裡像摸些什麼,我有點慌了,心裡叫道:“別開槍!”司機像發命令似地喊道:“Keep quiet(保持安靜)!”車內馬上靜下來了。好不容易才盼到車駛進終點站。

看著那惹事生非的人下了車,我稍定了定神對外子說:“剛才那一著好險,他是不是在摸手槍?”

“誰說得準。要是真的開槍,我們距他這樣近,肯定沒命!”

並不是每次出門都這樣倒霉的。最近一次,留給我美好的印象讓我讚口不絕。

我在7號車羅斯福大站乘電梯準備上車。這時,有一位西班牙裔中年婦女帶著兩個女兒進來。大的那個約七八歲,小的那個坐在手推車上約兩三歲。那大的女孩一個動作馬上引起我的注意。她背靠著電梯壁,在小筆記本上寫字。我想:這短短的幾分鐘她也不放過,她可能在亂塗亂畫罷了。我伸長脖子偷偷看她的筆記本,原來是些英文字。電梯停了,我們都到月台上候車。月台的盡頭有一個很大的鐵垃圾箱,蓋著蓋子的。平時,有乘客會坐著這蓋上候車的。那女孩伏在垃圾箱的蓋上,兩手攤在蓋面,其狀若伏在書桌上那樣,又在筆記本上“唰唰”地寫。

幾分鐘後,我們一起進了車廂,我有意找個正對著她的位置坐下。她那邊,本來是可以坐三個人的,早已有兩個乘客坐了,其中那個華裔男人佔了一個半人的位置,那女孩挨著他坐下,還在低頭寫字。她的母親只有站著。這時,我旁邊的一位華裔老婦,指著女孩身邊的那個男人用英語發話:“你不該把兩腿分得這樣開,一個人佔了差不多兩人的位置。你的腳都碰到小女孩了。”那男人有點不好意思,馬上把雙腿縮了回去。

女孩對此毫無反應,一個勁兒在寫她的東西,久不久還問母親這個字怎樣寫。其母馬上打開電子字典,然後把字母讀給她聽。這讓我對這樣的一位母親大感興趣。這是一位健壯的西班牙女人,穿著十分樸素,花布襯衣,一條牛仔褲,一雙球鞋。看不出知識婦女的氣質,真是人不可以貌相。沒有相當有教養的家庭,哪會走出這樣從小就酷愛學習的女孩?這位純真嫻靜的小姑娘與上面所述的大鬧巴士的青年相對照,確實令人感慨良多。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