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葆珍
       (現居美國)
更多>>>   
陳葆珍◎假如再給我一次機會

假如再給我一次機會   陳葆珍



吃了24年的粉筆灰,其色其味早已淡忘,然其殘餘之粉末,有時會在夢中飄蕩於枕邊。可10月5日這一天,它卻鋪天蓋地而來,迷亂了我的視線,讓我分不清東南西北,更不知真身去了哪。

那是由南寧二中78屆高中畢業生在南寧發起的一次師生空中聚會誘發的。先進的電腦讓我和外子馬上聽得到他們的笑聲。句句貼心的問候,讓你體溫馬上升了好幾度。但可惜的是,我家電腦設備不夠先進,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可任何事總有正反兩面,沒見到我的相貌更好,免得我這副又老又殘之相,留給他們一個難看的印象。

而他們中之一位,卻讓我這兩天在內疚中度過。他就是當年坐在前二排的學生簡隆剛。35年了,我第一次在電話裡聽到他的聲音,他向我問好,之後,我聽見在美國康州的王麗娟(武漢大學畢業生,與簡同班)在笑他頭上那不毛之地,並說這是“聰明絕頂”。王麗娟雖為人母仍不減同學呼她為“小妹妹”的調皮本性。我有點擔心,不過是將五十了吧,為什麼就禿頭了?我問他,你的頭髮去了哪?他說剪了。

事後,王麗娟大概要向我解释她為什麼說他是聰明“絕頂”(即頂上沒有頭髮),幾句話把我弄得寢食不安。我整天在自語:“假如再給我一次機會。”

王麗娟說:“我最近才知道,以前聽課,他聽力很差,課後靠借人家的筆記及老師的板書、講義、課本自修。考上清華大學後,仍是這樣堅持到畢業。”

“什麼!這樣的情況還考得上清華大學!”我失聲叫道。

難以想像這孩子平時是怎樣用超人的意志和毅力戰勝困難的。這真是聰明絕頂。可我這個詞的用法與王麗娟的絕不相同。

馬上,自責情緒向我襲來,我在埋怨自己為什麼帶這個班兩年了,到35年後才知道他的身體情況,我這個班主任早應該被革職。

我不斷對自己說:“假如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自己帶頭並發動老師給他單獨輔導,把當天的教案給他看,以彌補他聽課的缺陷。可我連向他道歉的話也沒說一句。我還比不上當年的那位‘調皮’學生。”

這位學生叫焦志剛,其實他也沒有大了不起的問題,只是男孩子好動比別人甚些,課椅上像有針刺似的。他確實也沒讓我少傷腦筋。

十年前,我回南寧,應學生之邀到南寧飯店赴宴,同學們都候在店前等我。等我從女生何紅兵的車下來,腳剛站穩,迎面撲來一位男生把我摟抱着,那滿臉的鬍鬚夾着淚水揩着我的臉。我定神一看,原來是當年的“小調皮”焦志剛。我拍拍他的背說:“焦志剛,你怎麼啦?”他說:“陳老師,我找您找了二十多年,就想說這一句話:我以前不懂事,讓您生氣。我想對您說對不起。”

啊!這發自肺腑的話語,讓我震撼,禁不住也陪他流淚。此後,每一想起這動人的場面,就有發自內心的微笑。我這粉筆灰沒白吃了。

現在想來,這位男學生還是幸運的,他雖然找了二十多年還終於能在自己的老師面前說出心裡要說的話,誠然,他沒有道歉的必要,但他畢竟嚴於律己,他這樣,才是為師者應有的品德。何况,在十年前,在中國,在面對眾多同班同學的面前,能這樣表達自己激情的人,有幾許?

可我呢?兩年時間不算短啦!為什麼沒發覺自己的學生聽課困難,至今,還未能像焦志剛那樣說句道歉的話。

我不能以班上學生眾多(56位)為理由給自己的失責開脫,我不能原諒自己今天才知道這消息,我要責怪自己當年為什麼不知道!看來,當年的我,就沒資格為人師。
            
二零一三年十月六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