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國治(江楓)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江國治◎ 拔牙與鑲牙


拔牙與鑲牙  ◎江國治◎



提到牙齒,廣東俗話就有一句“牙痛慘過大病”,這真是一語中的,如果在夜半感到牙痛,這個晚上你就不用睡了。

任何人都嘗過牙痛的滋味。跟著年齡的增長,牙齒也相應地退化,這個生理現象,唯有拜託牙醫代我們抗拒。

我活了一把年紀,還算幸運,總共才拔掉兩顆大牙;鑲牙也只兩次。第一枚大牙是被庸醫(牙匠)拔掉的,那是西貢解放初期的1976年,我才三十出頭,突然牙痛得不耐煩,用手觸摸,發覺它已動搖,心道:把這討厭傢伙拔掉一了百了。

因為年輕時曾經在牙科院當過學徒,頗有好感,牙齒一旦發生問題便想到牙科院相當便捷,於是到處尋找,終於在堤岸新開街見到一家,這就走進去。

店主是個高頭大馬的上海人,可能生意淡得發慌,一見有客上門,如獲至寶,歡喜得直把我推上手術椅,二話不說,乾淨俐落的替我把壞牙拔掉,教我如願以償。

我的嘴巴由中午起了變化,到了傍晚再也張不開來,這部位腫脹得無法進食,必須以咖啡匙撬開嘴唇倒牛奶進去維持生命。

在醫院裏,醫生說:神經線被觸動導致腫脹,這是有生命危險的!這可叫我驚出一身冷汗,幸而就醫數天已告痊癒。這上海牙匠可真魯莽,他就是不肯落嘴頭叫我多花錢鑲牙,教我從此再也不敢相信牙匠。

時到如今一切都變了,牙匠變得落伍。胡志明市醫科大學每年造就許多醫療人才,牙醫隊伍不斷壯大,於是大街小巷到處有人打開門楣做生意,這一行業發展得極其蓬勃。

我家巷口就有這麼一家牙科院,豎起的招牌叫做香港牙科。有一天,我心血來潮要托牙科醫生洗牙,走進冷氣設備的牙科院,主人是一雙醫科大學出身的年輕夫婦,告訴我有一顆大牙側面崩了一角,最好填補起來吃得舒服。

這彷彿小山洞似的窟窿我早就發現,偶爾雖感疼痛,倒也無甚大礙,他既這樣說,姑且填補又有何妨?那知這雙夫婦得寸進尺,表示最好抽取牙根使永遠沒有疼痛感覺,然後鑲一枚瓷牙,只收八十萬元,這叫一勞永逸,問我同意與否?

他們真的很細心地叫我一連數天往返施手術,果然給我把瓷牙鑲嵌妥當,教我滿懷信心的是店舖就在我家巷口。

可是一年多過去,我在理髮廳喝人家贈送的一瓶冰凍礦泉水,忽感大牙一陣痺痛!不由得以手觸摸,赫然發覺所謂的瓷牙已不翼而飛。

突然想起昨天曾經嚼過香口膠,那假瓷牙應該是跟不速之客走進垃圾桶了。這時的我又想到香港牙科院早在數月前因為生意淡泊而搬走,這叫投訴無門,幸好損失才八十萬元換取一年多平安無事。

因為近期要去美國遊歷,想到旅美期間一旦牙痛可不得了!經人介紹一位服務於“大水鑊醫院”的牙醫,我跑到他的私人診所求診,據悉鑲瓷牙有三種價錢100萬,150萬以及400萬任君選擇,我為了心安,當然選最高價錢的,可比之外國,這個價錢算是最便宜的吧!

2012/05/31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