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國治(江楓)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江國治◎由年齡說到寄情山水寄情詩

由年齡說到寄情山水寄情詩

江國治



日出日落,月盈月缺,寒來暑往,花開花又謝,一天天過去,走過的日子已經一大堆,再也無暇去數一數清楚,只知歲月在臉上留下難以磨滅的痕跡是不可避免的事實,陌生人叫我阿伯的已經很客氣,叫老頭也沒奈他何!幸而內心深處尚能抵禦頹唐,未被攻破,一顆心還完整地澎湃沸騰,充滿熱血,跟年輕時並無分別。

我熱愛生活,自認懂得享受人生,套一句廣東話叫做“火麒麟、週身癮”。儘管一把年紀,我眼裡看出來的女孩子都是南國佳麗,姿容大多姣好,或者說有些比年輕時見到的更加美艷不可方物,嘆為觀止。

時代變了,這世界也變了,變得女孩子都懂得著重打扮,連我居住的這個城市也不停地變,街道變得密密麻麻,房屋變得壯觀新穎,爭奇鬥艷,車輛也越來越多,各種款式都有。這樣的花花世界哦!竟然跟我年輕時居住的西貢不可同日而語。今日的胡志明市跟世界任何城市一樣都是洋樓、汽車、美女組成的世界,教人眷戀,教人讚嘆!

科技的文明似乎沒有止境,數十年前人們擁有一架收音機很了不起,之後是電視頂呱呱,再下來是彩電。可是如今的電腦、微信資訊、手機等等越出越新奇,或者不久的將來,低空飛行的汽車面世俾緩和交通堵塞,誰敢說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數年前,本市開始在環市公路建設立交橋,到了去年,立交橋在市內出現,車輛的流通顯然順暢許多。然而,立交橋的作用是否真的能夠把問題徹底解決?世界各國都有立交橋,堵塞依然堵塞,尤其胡志明市的摩托車恆河沙數,通往邊和、頭頓的出口,橫七豎八都是立交橋,多到叫人暈頭轉向。可是立交橋雖多,車輛卻也越來越多,大家匆匆忙忙,來來往往.朝城市跑進跑出,這樣看來,立交橋的建設還須不斷增加,尤其重要的交通樞紐要加上兩三層才能滿足車輛流量的需求。

以目前來說,胡志明市的發展一日千里,市內的道路不勝負荷,大白天必須禁止運輸車駛進去;高峰時間也不准開出去,人滿之患可以想見。胡志明市是越南最大的經濟城市,外來工多達百萬之眾,其中不乏各省美女為了貪慕虛榮而湧來淘金,把本市襯托成繁華遍地,笙歌處處的城市,使西貢之夜更加迷人。

前些天一個晚上,偶然路經堀起街,見到一家新建的娛樂場所,就像皇宮似的矗立,這樣金碧輝煌的建築,不知要花多少錢才能竣工,不是銷金窟,商家要等多久才能掙回投資的本錢?

時代的更替,城市的進化,足以證實我的年紀日趨老邁!儘管人人都不願意認老,然而,事實擺在眼前,年輕時認識的女孩子,有作古的、有卜居外國的也有還生活在西貢的。死者已矣!還活得好端端的大多數都很久沒見面了,嗯!相見爭如不見,不見,倒還可以想像她們往昔的風采。一句話,“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見到一位美人的白頭,倘若那是曾經讓你愛上過而不遂願的“心上人”,豈不是挺尷尬的事兒?

當年一起追的女孩子不提也罷,且繼續說一說跟著年齡的腳步,我越來越喜歡跟比自己年輕的人交朋友,尤其志同道合的詩人,更喜歡欣賞美麗的女孩子,喜歡詩、文,喜歡山水也喜歡因為要談詩而喝啤酒。故人詩友說:喝啤酒不要總是談詩,換一些新鮮題材吧!我直截了當回答:要是不談詩,不喝啤酒也罷。

有了詩作後盾,我無論喜歡其他什麼東西都可以理直氣壯對老伴說:遊山玩水,是要尋覓寫詩的靈感,跟詩人喝啤酒談詩可以增加寫詩的技巧也增加喝啤酒的樂趣,那是多麼風雅的事兒等等…至於喜歡美麗女孩子,在老伴面前說了也不妨,我時常去女子理髮廳,而且309燒烤酒肆也不乏美女,她明知道也不橫加阻攔,因為還了解喜歡不等於愛。李白說過:“天生我才必有用”咱們有一雙眼睛,豈難道就沒用?以此,我在這裡且賦一首七律來為本文作結。詩曰:

年高自問力焉疲?心境猶如不惑時。
舊雨少艾悲白髮,新潮老朽染青絲。
閒雲飄過無痕跡,野鶴飛來有構思。
揮舞吟鞭勾勒處,寄情山水寄情詩。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