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國治(江楓)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江國治◎芒街之夜---民俗風情萬里遊(之一)

芒街之夜  ◎江國治◎



圖片越南廣寧省下龍灣附近之園林飯店(作者提供)

---民俗風情萬里遊(之一)

飛機在海防市吉秘機場著陸,已是中午12時半,估計前往芒街近300公里路程,車速受到限制,需時至少五句鐘,浮萍說:“晚上七時,北崙口岸關閉,客運慢吞吞,咱們必需包車趕緊過關,否則要在芒街過上一夜”。

之前,在胡志明市新山一機場等候登機時,一位肥胖的陌生人自稱姓孫,瞧他年紀比我還大,過來跟我們搭訕,據說家住胡志明市第十一郡富平區,危言聳聽地說:“由海防到芒街,這段路非常荒僻,挨晚很可能遇上劫匪,咱們還是一起包的士,人多勢眾,說什麼也較為安心,你們認為如何”?
   
可他話聲剛落,浮萍答道:“我們兩對夫妻,加上七八件行李,儘管七座位的士,恐怕已座無虛席,實在再擠不下你老兄和尊夫人,何況至少也有兩件行李”。

老孫說:“我夫婦的行李本來只一大皮箱,可加上一紙箱金銀錫箔,算是兩大頭了。要不,這樣吧,咱們叫兩部的士一起開,首尾接應,便不怕他劫匪橫行”。

“那麼說來,你的一箱金銀元寶,裡面還不乏美鈔什麼的,如此價值不菲!咱們跟你一起走,豈不是險過剃頭?你回唐山掃墓,是回防城嗎”?浮萍幽默地調侃。

“不,我首先回到越北潭下拜祭祖祠,過兩天清明才回防城”。

言猶在耳,到了領取行李時,老孫已不知去向,恐怕是套不上關係,獨自趕程吧。我和浮萍商量之後,一致認為最好包梅靈公司的“的士”,儘管價碼不便宜,倒能叫人心裏踏實。

梅靈的士開出的價錢280萬元,比野雞車貴三十萬之多。駛離機場之後,車子卻在市中心停下,據說要換一位年輕司機來做我們的生意。此君才五十上下年紀,開汽車如此不中用,我心底雖說不以為然,倒也同意他不敢勉強開長途汽車的懦弱心態,是愛惜生命也是對顧客盡責的表現。

等啊等的,我和浮萍不耐煩,下車抽煙談天。不一會,一位年輕司機開來另一部較新的梅靈的士,很勤快地替我們把行李移過新車,咱們趕緊坐上去,這時才正式出發。

車子雖駛出數公里,還在海防市轉悠,我瞧著街道優美的景色,很有拍照的衝動,找不到攝影機,這才記起上第一輛的士時,把它掛在前排的座椅靠背後面,連忙叫司機聯絡他的同事,通電後,得到的回答幸好是:“攝影機安然無恙”。雙方遂約定一個地點,兩位老實的司機,做了物歸原主這個任務。

浮萍說:“倘若咱們包的是野雞車,司機老不老實,很不好說”。

這麼一再耽誤,看看已是午後兩點,司機說:“由海防到芒街,全程約280公里,最快也需時五個半鐘,七點之前絕對不可能抵達”。我心下一琢磨:反正要在芒街過夜,再不必匆忙,就當作遊山玩水,觀賞沿途景色。把這個想法說出來,大夥都同意:待到下龍灣,才找一家美食館吃一頓叫人饞嘴的墨魚團。

終於駛到下龍灣了,司機果然不負眾望,把我們帶進一家可謂價廉物美的園林海鮮餐館,在幽雅而獨具特色的許多涼亭其中之一進食,給這次旅遊帶來讓人滿意的開端。

飽餐之後,汽車駛過壯觀的擺擠大橋,過完橋便是我的出生地康海,跟著是下秀、下林、錦譜、局霸、局秋、公門,這一段路更加平滑,尤其過了公門,轉上山區的先安地界,時速已不受限制,然而此刻暮靄已合,黑夜來臨,許久才見到一兩戶人家在山野間亮起電燈,要不是乘坐大公司的“的士”,萬一像浮萍的疑慮:最怕碰上喪心病狂的野雞車司機勾結匪徒,謀財害命,情況就絕不是杞人憂天。

快要到芒街時,浮萍致電中國東興市的老侄溫景文,叫他指點芒街市有哪一家像樣的酒店可以下榻。不一會,一個自稱阿君的年輕人來電,說是景文的合作夥伴,告訴浮萍:已經替我們預訂芒街最大的“橡膠工業集團華殿五星大酒店”英文MAJESTIC-VRG-HOTEL。

阿君非常殷勤地追問車子開到什麼地方,還有多久才到芒街?當時我們哪料到此君正在跟朋友們一面喝啤酒一面等?

終於抵達芒街市中心,見到的阿君是個清秀的文弱書生,把我們帶到酒店安置行李,約十分鐘下得樓來,另一個叫阿戰的(據說是副經理)開一輛豐田轎車來接我們去喝啤酒,原來是他們聚飲的大牌檔。

在這大牌檔,他們重整杯盤,另開一桌。這兩人給我們介紹一名光頭漢子,原來是祖籍防城的芒街人,還能講白話,至於普通話僅略懂一二,恐怕還比不上阿君、阿戰。

阿君曾經留學北京,攻讀師範;阿戰研究中國歷史,據說:朋友們都稱他為中國通。這兩人不僅能操一口流利普通話,甚至可讀可寫,此前他們做過導遊,近年才轉行經商。

“兩國邊民做邊貿生意都能講對方語言,然而能讀能寫的實在不多”。腰胖體廣的阿戰說:“需知做生意憑的是一紙合同,沒有文化水平,包保你會吃虧而不自知。我們佔長的就是懂得中文”。

阿君沉默寡言;反之阿戰談笑風生,他說:“中國的武則天,是個了不起的女中丈夫,在那古老的重男輕女時代,能做到皇帝,要是沒有雄才大略,又怎能重用狄仁傑這樣的能臣?至於後世罵她面首三千,其實數來數去也只四五個寵兒!為什麼男皇帝可以後宮佳麗三千人,女皇帝就不可以!世俗眼光真的太不公平了,咱們男人勾三搭四,輿論都說:男人嘛!哪隻貓兒不吃腥?可女人一旦紅杏出牆,那就不得了啦!要不是浸豬籠便須被亂棍打死,那叫罪有應得”。

這兩個小子對三國演義和金庸小說都很有心得,甚至還能背誦幾首唐詩,幸而背唐詩還難不倒我和浮萍,要是換了一竅不通的,可讓他們瞧不到哪里去啦。

這個晚上,雖然喝了許多啤酒,回到酒店,聽說頂樓設有旋轉餐廳,可以腑瞰整個芒街市,為了好奇,上去多喝幾瓶也不打緊。想不到的是餐廳除了女服務員更無其他客人,旋轉系統自然也沒啟動,十分掃興。

喝完啤酒,看看時已深夜,女服務員還在值班。

“真不好意思,這個時候還打擾,叫妳沒法打烊安睡”。我們對女服務員這樣說,以為很得體。

“沒關係,我的職責,服務到天亮”。

2013/4/27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