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歌神與死神——舞台的終極演出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歌神與死神——舞台的終極演出

歌神與死神—舞台的終極演出       ◎郭乃雄◎



圖片:作者提供

在大選進入劍拔弩張的囂鬧時刻,以一代歌神克羅德法蘭索瓦(Claude François)傳奇一生為劇本的歌舞片「克羅克羅(Cloclo)」14日全國上畫, 真是最適合不過了!

被連場的政治惡鬥牽著走,國人的注意力實有必要轉移到一些文藝感性,懷舊溫馨的事物上,「克羅克羅 」在這方面很派用場,尤其歌迷在比利時籍演員赫尼耶(Renier)身上看到法蘭索瓦的「死而復生」,還有那首感人肺腑的「一如往日(Comme d’habitude)」,有誰不為歲月無情而百感交雜?有誰不懷念青春時代的社會時空?有誰不為世間的天妒英才而低迴歎息?

在悲劇片「著魔 」增重18公斤,赫尼耶拍畢立即瘋狂減重25公斤,以便接拍「克羅克羅 」,同時每天做千餘下腹肌運動,要演活一代歌神在世時能歌善舞的風采,他還要接受專家訓練,盡量模仿歌神的特有野性嗓子,不過對他而言,最具挑戰性還是要捉摸歌神內心的複雜世界,其人魅力出眾卻如專制暴君,既自我壓抑,亦動輒火山爆發,好比被幽禁過的孩子,常具有三重甚至四重的性格!

眾所周知,克羅德法蘭索瓦是1978年3月11日在巴黎寓所的浴缸觸電而死的,卒年39歲,噩耗傳出,舉國愁雲慘霧,如喪妣孝,大家只消回憶一下美國歌神邁可傑克遜猝逝的震撼有多大,即可想像克羅德法蘭索瓦的噩耗當年是如何哭碎法國人的心!事實上,兩人的英年早逝竟是何其相似,都是年少時代父子不和,飽嘗成名後的空虛,終日害怕年華老去,都曾動過鼻子整容,法國歌神有次因狂怒責備樂手而把鼻子弄脫(當時手術很差)。

在歌神身上,人們看到許多無法理解的玄秘,年輕時的他即被占算者判定必英年夭折,所以他外表風光,其實一直活在旦夕不保的惶恐中,也常找靈媒作法保護,事實他確曾一關一關地逃脫死神之手:

◆乘直升機抵達法國南部摩納哥,當他走出機外,回頭一望,該回航直升機竟在他目擊之下從高空摔下來。

◆有次驅車返回自己的水磨坊別墅,不知何故遭埋伏半路的黑社會亂槍掃射,他的平治座駕中彈達9發之多,至今仍無人理解是誰要把他幹掉。

◆到倫敦錄音,下榻一家豪華大酒店,當他走出電梯,正要步入酒店大堂,北愛共和軍一早佈置好的炸彈適時引爆,現場一片血肉橫飛,受害者的殘骸濺射到他臉上。

◆車禍現象橫生,他的跑車失控橫過逆向行車道,反轉撞上路旁樹木,以為他死定了,結果只是鼻子慘被砸碎。

◆小橋流水,楊柳青青的水磨坊別墅,美不勝收,但卻予人詭異陰森的感覺,某次無故大火,一名女僕人被燒死,事後他將之出售,但所有接手的人全都厄運臨頭,曾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歌神的舊宅被空置荒棄。

以上系列事件,足可說明歌神的一生是如何活在憂患之中,死神似乎一次又一次來敲他的門,而他每次都拜分秒之差,僥幸躲開了死神的鐮刀。

最詭異的是,1939年出生的他,39歲死亡,出事之日是在39歲生日過後的第39天!

至今,歌迷始終不解,歌神為何愚蠢到在浴缸修理燈泡?

這真是一個絕世之謎,使人聯想到恐怖片「死神要來了 」的情節,主角兒雖多次逃過一死,但死神並不罷手,冥冥中繼續驅使他迎上死亡,其實他出事前夕,一名電器匠曾來過他家要修理,卻遇上他大白天蒙頭而睡,只好折返,殊不知卻令死神有機可乘,歌神終於倒下去了,給死亡遊戲畫上句點,不過對一個完美主義者來說,這樣的淒美結局反而讓其逃避了繁華落盡的龍鍾衰老,還有就是受人遺忘的默默凋萎!

歌神遺體是經過永久防腐處理才下葬,也許正如「克羅克羅 」片裡回響的金曲「一如往日 」,我們的歌神是多麼渴望時間的腳步能永遠駐足不前,永遠停留在一個固定的四維空間座標。

「一如往日 」於1969年被美國金嗓法蘭仙納杜拉唱成「My way」,又是一個何其淒美的告別意境,讓人更加懷念克羅德法蘭索瓦的舞臺身影,人生道路不管如何迂迴曲折,最重要仍是:

「I did it my way…. 」

(曾刊於2012年3月15日歐洲星島日報)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