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背影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背影

背影     ◎郭乃雄◎

圖片作者提供

我實在受不住那唧唧聲響的誘惑。

小心翼翼的,我把火柴盒子拉開一條小縫,看到裡面冒出兩條觸鬚,唧唧鳴響更盛,心花怒放的我,又把盒子的縫隙拉開一點,再開一點,更開一點……

好了,盒子裡的一黃一黑兩隻雄蟋蟀好像覷準了我的粗心大意,以電光火石的速度一齊跳了出來,在地上一蹦一跳的,很快就竄向馬路的對岸,爭取牠們的自由去了。

「不好啦,不好啦,蟋蟀跳了出來!」我扯著父親的衣角,頓足猛喊,那時我慌張死了,害怕溜掉兩隻小寶貝。

當時父親在付錢給蟋蟀小販,聽到我的呼叫,猛回過頭,朝我所指的方向,窮眼力去搜索,很快他就發現蟋蟀的逃跑方向,但不忘把我的手拉得緊緊,制止我追趕。

「看到啦,就在那邊,我來把兩個鬼東西捉回來,你不要動,千萬別跑過馬路,要聽話。」

「快、快、快!蟋蟀要跑掉了……」我急得開始想哭。

父親橫過馬路,路面大小車輛川流不息,沙塵滾滾,正午太陽把柏油路曬得有點發焦,且冒著熱氣,讓所有事物看來都在浮動。

只見瘦削的白衣背影,徐徐往前移,差點掩蓋在車水馬龍的往來影子,車輛趁機發出隆隆咆哮聲,彷彿是衝著我們兩父子,我禁不住搔搔頭,很是焦躁不安。

聰明的父親,沒急忙俯身去捕捉,只是冷靜地緊盯蟋蟀的逃亡方向,用他不大敏捷的身手,繞過逐輛迎面而來的車子,斜斜走過馬路。

暗暗吐了口氣,我的注意焦點忽然都落在父親的背影,不再是兩隻心愛的蟋蟀,同時也好生後悔自己的魯莽。

這時候,兩隻刁鑽的蟋蟀已登陸路中心的分隔島,耀武揚威地一蹤一跳,為逃出了人類魔掌而在自鳴得意。

父親站上分隔島,先佇足觀察幾秒鐘,彷彿在計算蟋蟀會往哪兒跳,然後他快步上前,蹲下去捕捉。

可是他遇上了蟋蟀界的兩名「草上飛 」,輕功了得,他試了好幾次都不能得手,開始有些狼狽了。

隔著車輛往來如織的馬路,我看見那白色的背影一下子往左撲,一下子往右追,好像不是鬼馬小蟋蟀的對手,不消一會兒,父親的衫背濕透了一大片。

忽然之間,我轉而痛恨那兩隻頑皮的蟋蟀。

為了不想使我失望,父親努力和蟋蟀周旋,雖然失手了幾次,但「經驗 」多了,終於能看準機會,手到擒來,把在逃蟋蟀一一「逮捕歸案 」,關在火柴盒內。

所有過程,我都看得清楚,父親的背影一蹲一站,在我眼中忽然是如此輕盈,他真的是個武林高手。

父親轉過身子,臉露笑容,朝著我舉起手中戰利品,我好像看到一個偉大探險家在舉起他尋獲的寶藏!而我隔著馬路,喜不自勝的在原地猛跳,牙縫擠出愉悅的嘖嘖響聲。

父親再次橫過馬路向我走來,情況跟剛才不一樣了,每輛車都低姿態地、主動地、安靜地繞到他身後,一閃而過。

從父親手中接過火柴盒,我完全感受得到盒子裡的頑皮小鬼很不服氣,動得滿厲害的,不過鳴響聲調就少掉剛才的那份桀驁不馴,忽然我生起征服者的滿足感。

當然,這份興奮是父親所賜,他才是我的威武大將軍!

父親俯下身子,問我要不要打開火柴盒,看看蟋蟀是否關在裡面。這次學乖了,我連忙搖頭,嚷著要趕回家。

輕彈了我的額頭一下,父親帶點教訓口吻說:「以後別笨手笨腳了,再讓蟋蟀溜掉,別指望我替你捉回來。」

我當然猛點頭,火柴盒子牢牢拿在手裡,人也隨即跳上父親的法式機車May Sachs,催促快點兒上路。

車子徐徐開動,父子二人很快就把熙來攘往的露天寵物市場拋在背後,留下暴躁的正午太陽,繼續守護這條街道的一樹一木,當然還有關在籠子裡的許多許多可憐小動物。

回家的顛簸路上,風有一陣沒一陣的向我吹來。

把我身上的暑氣吹散了不少,可是卻吹不散我腦中反覆重播的畫面,那是父親橫過馬路捕捉蟋蟀的背影。

當時,心底有太多說不出來的感覺,五歲的我,生平第一次學會了默默沉思。

脫稿2012/03/01

 

回應
多謝葆珍大姐、冬夢兄、志章兄留言。早年凡住過西堤的華人,應還記得位於西貢舊街市咸宜大道,交通銀行對面的露天寵物市場,那是越南百藝學校外牆的大片人行道,每日都聚集了大批流動小販,在這裡出售貓狗飛禽,靠近巴士德街的一邊則專賣花卉。小孩子每次路經,必定流連忘返,對每隻小動物都感到好奇,每逢四五月間,蟋蟀小販都來湊興,讓圍觀的小孩子看得心花怒放。在大家的心目中,該露天寵物市就是一座「路邊動物園」。我還記得祖母每次往黎文悅廟進香,常到這裡買下一籠子小麻雀,帶到廟前空地放生。當然,大家也一定不會忘記,該露天市場也是西貢弈壇的峨眉金頂,每天都高手群聚,在人行道上擺下擂臺,挑戰各路英雄好漢,台主和挑戰者較量必約法三章,談妥賭注若干,或誰讓誰一子,然後才躍馬推車,炮火齊發,殺個日月無光!正是這些童年回憶,還有父親為我在咸宜大道捕捉蟋蟀的刻骨往事,促使我以稚子心態寫下這篇【背影】,一篇洋溢著童趣及親子之樂,有別成人感懷的朱自清【背影】。
留言 : 郭乃雄, 12-Mar-02, 05:38:55

冬夢兄您還用問嗎?那個縮了形的七尺昂藏,頭大有腦的郭少俠是也!
文章簡潔易明且又感人,讀後,的確勾起我童年的點點滴滴.

志章
留言 : 嚴志章, 12-Mar-02, 04:49:05
可怜天下父母心!
留言 : 葆珍, 12-Mar-02, 00:59:59
乃雄兄:
文章看得很令我感動!站著蠻神氣的小孩是兄嗎?
留言 : 冬夢, 12-Mar-02, 00:10:08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