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悲慘世界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悲慘世界



悲慘世界            ◎郭乃雄◎


雨果筆下的“悲慘世界”刻在海地上演,餓瘋了的人民到處縱火搶掠,政局動盪不堪,總理也被拉下台。下一波動盪輪到象牙海岸?巴基斯坦?孟加拉?埃塞俄比亞?都有可能,糧價惡性飆漲,已像山火般在開發中國家燃燒起來,誰能保證不會引爆世界戰爭?

十四日法國人道報以大字標題“La  faim  du  monde ”(世界饑饉)作爲頭版頭條,取faim和fin之同音,以隱喻“ La  fin du monde ”(世界末日)降臨。這個標題不算誇張,因爲世界貨幣基金法籍執行長史特勞斯卡恩已發出警告,全球糧價失控,演變下去會有成億人口成餓殍。

當富裕的法國人尚且受不了糧價持續飆漲,天天上街示威要求政府改善購買力,可想象一窮二白的海地人民,面對糧價的血盆大口是如何剩下一雙絕望的眼神?可是,人若到了絕望邊緣,便會瘋狂反撲,要跟社會來個玉石俱焚。

像海地這樣快被兇猛糧價淹沒的國家,據稱目前有卅七個,但實際應遠遠不止此數。據調查指出,地球有近一億人口天天挨餓,每天死於飢餓者達十萬人,以此數據而言,活像殺人瘟疫的糧價及糧荒,其衝擊面實際擴大至全世界。

二00七年初米價每噸是三百美元,如今卻漲至七百六十美元!至於小麥,三年漲了百分之一百八十,大豆漲幅稍遜,也高達百分之八十七!不論是北半球或南半球,任何地方的窮人,都是無法承擔如此瘋狂漲價,應歸咎天候反常,農業失收?抑或歸咎有人囤積居奇,哄擡價格?

糧價瘋漲的背後,因素複雜。説穿了,有些產糧國本身就沒有失收,只因美元大幅貶值,才將出口米價拉高。泰國央行分析師也說,稻米產量没減少,農民放慢出口,為了獲利更豐。許多在歐美金融市場失利的基金大戶,現在都轉到農糧市場大演身手,炒完股票炒稻米。由於太多人爲因素,糧價焉能不漲?

回顧一九九九至二00五年這段時間,全球稻米產量只增加3%,可是人口卻勁增6.4%,需求關係之緊張可見一斑。近年,人們還大搞生質燃油發展,地球必須犧牲許多耕地來服務此類所謂環保燃油之所需,結果卻給世界農糧供輸帶來了可怕夢魘,糧荒日趨嚴重。

現在,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以及許多先進國家,都在互相奔走呼籲,向備受糧價衝擊的落後貧國伸出援手。不過諷刺的是,國際對貧國的援助,在過去兩年來已減少了百分之十七。或許大家意識到,再不行動的話,漲瘋了的糧價會演變成巨大災難,連富國都不能倖免。

説來也真令人唏噓,世銀和國際貨幣基金當年為了催促貧國早日償還債務,強迫這些原本種糧為主的第三世界國家轉型發展高出口價值的Cacao和咖啡。在此同時,強國又透過補貼出口之不公平手段,來摧毀貧國的脆弱農業。所以地球現今閙糧荒,誰說資本國家不應負上責任?

人類自以爲聰明的動物,但從糧價及糧荒所引發的危機來看,人類其實是很會自作孽的動物。如今許多國家為了專心拼經濟,早已放棄自給自足的農業社會模式,對糧食進口倚賴甚深,結果糧食供求一旦陷入緊張,危機仿佛一下子便來到自家大門口。

二0五0年地球人口預計增至九十二億,屆時世界糧食缺口肯定大到無以復加,没人能預知後果會將如何,但可預感,廿一世紀啊,會是雨果的一部“悲慘世界”!


 


回應
人類自以爲聰明的動物,但從糧價及糧荒所引發的危機來看,人類其實是很會自作孽的動物。如今許多國家為了專心拼經濟,早已放棄自給自足的農業社會模式,對糧食進口倚賴甚深,結果糧食供求一旦陷入緊張,危機仿佛一下子便來到自家大門口。

所謂經濟騰飛的文明國家,此刻正是他們付出的代價。乃雄兄這篇好文章要敲醒他們迷糊的腦袋。
留言 : 冬夢, 08-Apr-17, 12:35:31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