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語言暴力使法國足球蒙羞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語言暴力使法國足球蒙羞

語言暴力使法國足球蒙羞    ◎郭乃雄◎

熱愛法國的十九世紀德國詩人海涅曾說過:“語言的力量,大到可從墳墓把死人喚醒,也可把一個生者活埋!”

真的,觀足協杯決賽出現令全國深感羞恥的巨大橫額,人們不能不承認惡毒的言詞,有時真像一把殺人不見血的利刀,現在所有北加萊區的人均感心如刀割,傷害至深。

因爲這個由巴黎聖日耳曼暴力球迷撰寫的橫額,内容竟是:“孌童狂、失業漢、雜種佬,歡迎到北方人家作客!”那可比種族歧視更嚴重,任何北方人都光火,所以卡車司機要告,球會主席要告,市長要告,連足協和職賽聯盟都要告,告“X”人傷害。

朗斯和聖日耳曼在足協杯決賽爭霸,雙方球迷競相張掛標語互嗆,本來是賽場司空見慣之事,不過這次實在太過火了,該引發全國醜聞的橫額,據信是出自新納粹球迷組織之手筆,每個字都是錐心刺肺,讓北方人爲之髮指。

尤其代表北方榮譽而戰的朗斯,在完場前的若干秒鐘慘被球証判罰十二碼極刑而飲恨沙場,受辱加上輸球,那份難以形容的悲痛,刻已變成一團怒火,熊熊燃燒起來,北方人從未試過如此震怒,許多人爲了此事徹夜不能成眠。

連總統薩科玆也看不過眼,對巴黎右翼球迷的語言暴力,作出最嚴厲譴責。據悉,薩科玆當晚在看臺上發現此橫額,即感大大不妥,曾要求足協立刻著人將之拆下來,否則他退席。但不知何故,橫額始終没拆除,可能治安當局擔心取締行動引發騷亂,影響球賽進行。
被侮辱的北方人,其實局限在與比利時接壤的兩個省(北省和加萊省),並無廣包所有北方地區。兩省的人最受不了的是,歷史恩怨及貧窮失業所造成的深刻地方情結,爲何今日竟被人拿來大作文章,變成什麽孌童狂、失業漢、雜種佬……。

橫額分明就是針對三件事:一是震撼全國的 Outreau集體孌童冤案是發生在加萊省;二是兩省因工業及煤礦式微,失業人口長期偏高;三是兩省早期因有比利時人大量殖民,區内還留傳佛拉芒語方言,加上英法百年戰爭期間,加萊一帶人民擁護大不列顛皇室,仇法情緒高漲,隸屬英國統治長達兩百年。

至於橫額中提到的“歡迎來北方人家作客”,是影射深爲北方人引以爲傲的賣座電影“Bienvenue chez les Ch’tis”。總言之,巴黎暴力球迷也真夠惡毒,嗆聲手法招招直攻對手要害,且深可見骨,製造仇恨已經成爲他們的生存目標,這是人種歧視的恐怖深化。

現在,巴黎聖日耳曼球會有若大禍臨頭,這支在降班邊緣掙扎的過氣大球會,勢必為橫額醜聞遭到足協重罰,金錢損失事少,最怕是步上梅玆球會之後塵(為球迷的種族歧視而揹黑鍋),遭扣除聯賽積分,使護級之路更加荊棘滿途。

由於一部份激進球迷所做的傻事,本已經站到懸崖邊的巴黎聖日耳曼,有可能因此被一把推下去!那些被仇恨衝昏了的球迷,從没想到,殺人不見血的語句雖傷到對手,但恐怕連自己的球會最後也遭到活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