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中國偷渡潮走向“全球化”之省思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中國偷渡潮走向“全球化”之省思


中國偷渡潮走向“全球化”之省思


◎郭乃雄◎

中國明年舉辦奧運、中國宇航員若干年後登陸月球、中國對外貿易排名世界第三、中國外匯存底躍居全球第一…等,均為舉世稱羨的國力展現。然而非常不協調的是,當中國進入有史以來從未如此富有過之高峰,海外的中國移民悲歌卻彷彿老是唱不完,日前巴黎美麗城發生一樁中國無證移民墮樓慘劇,法國人同情、中國人心酸、中國大使館尷尬,移民問題困擾了法國這麼多年,解套之日似仍遙遙無期!

墮樓慘死女子劉春蘭為遼寧人,她目睹警察拍門給室友傳遞Meaux法庭傳票時,因不諳法語,誤以為警方上門逮捕非法移民,欲逃走卻從二樓失足墮下,頭部觸地而死。此一不幸事件立即引發左派及人道組織對政府大施撻伐,認為劉春蘭的慘死反映無證者的生活有如驚弓之鳥,惶惶不可終日,這全因政府為了湊足今年非法移民遣返定額,而大舉到處拉人所引導致,無證者為此還在出事地點示威,並要求政府給所有非法移民居留合法化。


法國被當作黃金遍地的人間天堂

在法國的非法移民有多少?薩科玆去年任內長期間曾公布,法國有無證者約四十萬,每年遞增八萬。在偷渡客的眼中,法國總被看成遍地黃金的人間天堂,但可悲的是,法國總理費戎最近以高分貝為法國喊窮,並稱自己是在領導「一個正瀕於破產的國家」。費戎口出此語或許是項莊舞劍,別有所指,但不諱言之,法國確非許多偷渡客想象中富有,觀法國二00八年國家預算案的財政赤字四百廿億、負債一萬一千多億,即可瞭解法國雖為富有國家俱樂部的一員,但不啻虛有其表,法國四分之一世紀以來從未試過收支平衡,納稅人每年所繳的所得稅,逾半是用來支付國家的債息。據分析家指出,法國新年度預算是以經濟成長2.5%來規劃,萬一成長率低於2%,那可變成財政的惡夢了,全盤預算有可能失準和出現惡化。

法國財赤四百廿億,其中社福(包括醫療)赤字便佔一百廿億,政府為了削赤當然非向社福財赤開刀不可,移民也很自然成了代罪羔羊。但無可否認,許多非法移民是看上法國的社福照顧及良好醫療制度而來,結果成了法國的沉重擔子。正如一名上海無證移民對「東南窗」雜誌說,他知道法國看病不用錢才跑來,現實經歷告訴他,不論何人只要覺得哪裡不舒服,在街上隨便撥個18,就有消防車馳抵把人載送到醫院,病治好了,拍拍屁股,一分錢不用付就可走人…。


移民加重社福醫療的財政包袱

據瞭解,事實的確有許多人,即使身懷頑疾也要偷渡來法,除了享受免費醫療,還順理成章獲得治病居留權,可說一舉兩得。有人甚且說,偷渡費用雖昂,但比起留在中國醫治,搞到傾家蕩產,還是值回票價。有些非法移民申請難民證被拒,亦會想盡辦法,以身患重病理由,要求獲得治病居留。說到非洲的無證家庭,動輒兒女成群,相對而言更是法國社福照顧的「寵兒」,他們子女少則六、七名,多則十數名(非洲人一夫多妻比比皆是),產子免費、住房獲配給、交通半費、醫療全免,只是因身份問題,有時未必拿到家庭津貼而已(若拿到的話,這可是一筆累積小財),世上再無任何國家比法國會這麼慷慨的了,但法國人如今在鬧窮,入不敷支,收緊移民政策乃無可厚非。社會黨前總理賀加也曾說過,法國沒理由要承受全世界所有災難!

中國政府對海外非法移民潮之氾濫,由當初的被動或袖手不理,近年一改而為主動及積極處理,最典型例子是,中法機場警察在打擊非法移民的合作上日見密切,中國警務參贊現常駐戴高樂機場,協助法國警方識別可疑偷渡客,並提供偵訊、說服、遣返等服務,法國機場警察也派駐京、滬兩機場,直接參與核實中國旅客赴法簽證的工作,一發現可疑者,即通報戴高樂機場知所防範。此外,法國政府已和法航及中國的兩家航空公司簽下遣返協議,假如航班混入持假護照的旅客,航班所屬的公司,除有責任將該偷渡客送回原居地之外,還要負起該人在法國拘留所的所有相關費用。

中法的聯手出擊相當湊效,如今循空路入境的偷渡客顯著下降,和過去高峰期每年有一萬人試圖在戴高樂機場闖關,已非同日而語。但機場邊防警察可非從此高枕無憂,因為繼浙江、福建、東北之後,如今又多了湖北人企圖在法國蒙混過關,而且偷渡組織很會轉移陣地,人蛇棄巴黎轉往檢查較鬆疏的法蘭克福下機,至於在機上悄悄給偷渡客遞送韓國或日本偽造護照的接應人,過去本來由中國人來辦,現在卻變為非洲人、拉美人、甚至歐洲人,讓警方往往無從識別捉摸。


法中聯手堵截非法偷渡潮見成效

法國新政府堅持要在護照簽證加設持有人的生物特徵(指紋),目的防止旅客抵達法國後,把護照銷毀或藏匿,搖身一變為無國籍人,如果警方能掌握其生物特徵,即使對方沒有護照,三緘其口,亦能輕易查出其國籍來源,在遣返程序上就便利得多了,但據悉這種措施並非所有國家都能接受及配合,可能還需一些時間來克服。非法移民圈子最近聽到消息說,法國政府鼓勵無證者返鄉,政府願提供機票,還資助回鄉費二千歐元,人一上機即可拿六百,到達後拿四百,在原居地待滿六個月就可到法領事館提領餘下的一千歐元。但是,無證者反應冷淡,似乎無人對區區二千歐元有所心動。

據瞭解,連中國大使館也有鼓勵無證僑胞回國,只要有誰願意,領事部立即開出一張回鄉証,然後提供免費機票。畢竟時代不同了,二十多年前中國經濟還未像今天的發達,地方建設非常需要僑匯,當時確實樂於看到海外的移民潮,如今富起來的中國要的不再是僑匯,而是面子!當中國偷渡客到處氾濫,人人都以被中國政府殘忍迫害為由,申請政治庇護,人道組織出於保護之心,更說成無證者若被遣返會有被判勞改之虞(以前還說被處決),個個講得繪影繪色,大使館面子掛不住,中國的國際形象傷害至深。法國的人道次長雅德最近在劉春蘭事件,便指中國是一個獨裁的國家,將之歸類為俄羅斯同類型。

大使館官員其實也意識到非法移民潮若不再節制,中國早晚會自吃苦果,使館官員告訴國際先驅導報說,華人移民問題引發黑社會和黑吃黑現象、以及一連串的治安不靖,追源溯始,最終無不與偷渡有關,事件也常被當地媒體炒作渲染,其負面效果之大,實不應等閒視之!事實上,中國偷渡潮可說已席捲全球,連哥倫比亞這種游擊隊肆虐,綁架販毒橫行的國家,竟亦出現中國偷渡客,南美洲越來越多黑幫介入中國的偷渡網絡,而且幾近無孔不入,目睹偷渡潮走向這樣的「全球化」,寧不憂乎?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