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青春紀念冊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青春紀念冊

青春紀念冊  郭乃雄

圖片:作者提供

五月如火,枝頭的鳳凰花炸開朵朵猩紅的不羈赤焰。六七十年代的越華文藝以不羈的五月最為奔放勃發!校園驪歌高唱的時刻快到了,學期終大考的腳步也驚心動魄地迫近了,年輕人,記得嗎?日子就以這時候過得最多壓力,但是我們反而最勤寫作,把投稿凌駕於所有考試,而擅於捉狹的繆斯總是在睡夢中把我們叫醒!攀上子午線的太陽,在五月天散發著強大的詭異能量,馬路和街景被蒸騰得有些魔術變形,遠方慘烈戰場也由於鳳凰戰役開打而幻化成哭泣的血染圖騰(趕在雨季到來之前展開龐大軍事行動)。寫作吧,一起來動筆吧,寫下五月的南國煎熬,燃亮五月的杜鵑血啼!報章文藝園地百花齊放,一篇篇的散文和詩歌,競相反映大時代的竭斯底里,那時無人去寫隱題詩或怪詩,抓兵役的恐懼讓人提早告別青澀,並且催谷了越華文壇之四季豐收,那年代的作品或多或少代言了瘋狂世界的空前苦悶,也渲染著荒謬文學裡面犀牛一般的突圍企圖。後來因台灣外省人的懷鄉文學之興起,有陣子我們學習別人的懷鄉,錯誤地認為這就是夢縈魂牽的鄉土。其實那時的文壇正在時代的憂鬱夾縫中追求無戰火的美麗烏托邦,我們心底的江南水鄉並非大陸的江南水鄉,而是人人享有自由和尊嚴的烏托邦世界。最好證明,半世紀過去了,越華寫作人迄無一人願意到大陸定居,若堅說他們懷戀母國,毋寧是某些人的一廂情願想法。憑弔五月舊夢,胡亂寫下南國一點回憶,為咱校園的鳳凰木聊表一份憑弔心情。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