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法共和人道報的牛衣對泣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法共和人道報的牛衣對泣


法共和人道報的牛衣對泣       ◎郭乃雄◎

「吉屋招租,意者可電……法國共產黨總部!」這可千真萬確,法共位於十九區法比安上校廣場的總部,確實願將六層大廈的其中兩層租出去,冀能增加收入,紓緩日益捉襟見肘的財務窘迫。同樣的,法共的人道報,因不堪債台高築,也在為報社址尋覓買家,喊價一千五百萬歐元求售。

    選戰過後,一切激情歸於平靜,但這也是法共最不想面對之痛苦時刻!大選得票1.93%,法共獲自政府的津貼少得只有八十萬歐元,而競選總開支卻為五百五十萬,可見法共虧慘了。立法選戰的「災情」雖沒預期嚴重,得票4.3%,尚可拿到一百八十萬歐元津貼。但法共的財務仍緊張如故,其難兄難弟的人道報,偏亦同病相憐,欠債八百萬,瀕臨被清盤邊緣。

    前不久媒體曾盛傳,法共有意出售所收藏的掛毯及名畫等「鎮黨之寶」,套現用作「江湖救急」。還有謠言說,法共不堪位於巴黎市內的黨總部之浩繁支出,有意忍痛求售,然後將黨部遷往北郊最紅的聖德尼市,另立革命根據地。

    不過,這些來自街頭巷尾的謠言,已為法共第一時間公開否認。但財政危機迫在眉睫,卻是鐵一般的事實,不容任何人拒絕面對。終於,法共做出痛苦決定,願意將有卅六年歷史的總部分租出去,廣開財源,以求窮則變,變則通。

    但話說回來,法共雖向現實低頭,但可非捨棄所有尊嚴,挑選租賃對象還是大有堅持,要求對方必須屬於有建設性的行業,或是社會經濟夥伴,即理念相近者才有資格租。法共告訴媒體,像Bouygues、Lagardere等大財團大可免問,法共儘管需財孔急,但仍能堅守「道不同不相與為謀」之原則。

    法共總部乃出自巴西最偉大建築師Oscar Niemyer之設計,外型美觀,加上交通便利,照理只要「吉屋招租」廣告一出,應不愁沒人問津,法共擺出高姿態本來亦無甚不對。但法共可別忽略,招租容易,有人租難,其總部可是一個「槌子加鐮刀」的政治場所,試問又有哪個商業機構願與其樓上樓下為鄰?誰個老闆願送羊入虎口?

    講到人道報,其與法共真個算得牛衣對泣,這家由若雷斯創立的老黨報,目前債台高築,風雨飄搖,在無其他財源奧援下,亦不得不痛下決定,將同為Oscar Niemyer設計,實用面積六千平方公尺的報社大樓,喊價出售,希望變賣所得能挽救該報免被清盤。

    想當年,人道報每天銷紙十餘萬,如今卻剩下五萬,只靠自己人光顧,廣告收入萎縮得可憐,完全跟不上時代的節拍,人道報淪落至今天田地,有因有果,至為明顯。該報本來有兩項救亡方案,一項是賣掉報社,搬到法共總部上班,另一項是向買下報社的買家租回,繼續苟延。但前者,已經被人道報內部排除,後者則獲得多數共識。

可是,法共對買家左挑右選,彷如岳父選婿,人海茫茫,哪裡能找到如此財力雄厚,又非滿身銅臭的買家呢?找不到的話,人道報恐怕要接受命運的「人道毀滅」了 !
   
                                     
郭乃雄  2007 06 27 巴黎




位於巴黎法比安上校廣場的法共總部,係經國際名家設計,美輪美奐,連目前如日中天的執政黨亦無此宏偉硬體設備,只有乾羨慕的份兒,奈何法共積弱不振,如今財窮勢絀,漂亮總部只好打出「吉屋招租」之廣告。
回應
安之若素:謝謝妳的回應。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並非法共和人道報今日之最貼切註解,因為兩者自始至今仍是一對不離不棄的“苦命鴛鴦”,儘管大難臨頭,仍暫無勞燕分飛之意,唇亡則齒寒,相信兩者不會不知。
其實,法共和人道報淪落至斯,應為“不進則退”之活生生教材。西諺說:“時間是最大的暴君”,兩者過去實在浪費太多時間了,錯過無數自我改革的機會,現在一切已太遲,他們不會獲得時間暴君之寬恕,只好拚全力作垂死掙扎。
三國演義卷首吟道:“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法共在歷史的浪花面前,搖搖欲墜,注定要成為大浪淘沙的悲劇英雄,也不得不接受“是非成敗轉成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之悲涼現實。
留言 : 郭乃雄, 07-Jun-29, 09:24:32
哎,此一时,彼一时.人生如此,事业如此,政治如此.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国人早就悟到了.
留言 : 安之若素, 07-Jun-29, 00:32:12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