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選民才不要一個活像“穿著Prada的惡魔”裡的梅麗史翠普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選民才不要一個活像“穿著Prada的惡魔”裡的梅麗史翠普

選民才不要一個活像“穿著Prada的惡魔”裡的梅麗史翠普

◎郭乃雄◎
   

票還未開始投,薩科玆陣營已提前浸淫在勝利的喜悅中,準備開票當晚在協和廣場號舉辦祝捷大會,號召首都民眾參加,一輛由卡車拖著的流動舞台已經準備就緒,屆時薩科玆將和競選團隊登台接受群眾歡呼。社會黨方面則一片低氣壓,不祥感彌漫整個陣營,有人擔心華亞爾可能遭到恥辱式慘敗,得票甚至低於四成五。

如果薩科玆真的大熱勝出,証明法國選民素質出現很大的蛻變及提升,華亞爾之敗是有因可循:

第一:選民對候選人的甜言蜜語不容易動心,不再像從前選票總是跟著最誘人的政治支票走,今次華亞爾許諾最低薪調高至一千五百歐元,而薩科玆則堅決表示一毛錢都不加,但大多數選民始終選擇了後者,証明選民能夠拒絕政治利誘,判斷越來越成熟。

第二:華亞爾把自己和薩科玆的對抗定位為“自由Vs.恐懼”,不斷用攻心術恐赫選民,說薩科玆是一個危險人物,選擇他如同選擇危險,郊區會大亂,民主會遭到傷害,社會必失去平靜。可是這種不入流的抹黑手法,越用得厲害,越傷了自己,選民反而更同情薩科玆,讓他奠定了勝局。

第三:候選人彼此競爭,爭取民意支持,理應互相比政見、比素質才是,可是華亞爾卻走上人身攻擊的歪路去,以為把薩科玆抹得越黑,勝算就越高,殊不知現在的選民要看的,是候選人政見的「牛肉」在哪裡,而非口若懸河的亂吹,薩科玆就是靠能拿出具體的「牛肉」,而打動選民的心。

第四:兩年前的一場郊區暴動,改變了法國選民的心態,一反過去對政治的冷漠,所以今次才出現如此高的投票率。郊區的移民後裔踴躍登記成為選民,為的是要「懲罰」薩科玆。同樣的,法國人也想用選票表達他們對郊區亂象,以及罪惡暴力之強烈不滿,薩科玆所提出的重振國家公權力及人民對共和價值的認同,正好滿足這類渴求望治的選民心願。

第五:薩科玆提出改造法國的雄心勃勃政見,選民多數都能接受,為何?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些政見必定行得通,英國、愛爾蘭、瑞典等鄰國早已走在前面,他們都是靠類似政策而把失業率壓低在百分之五,鄰國能,為何法國不能,既然有了鄰國的「樣板」,何須還猶豫不決?

第六:華亞爾使出所有壓箱底本領,為何總無法拉抬選情?簡單的說,她要怪,就只好怪身邊的一大堆左派政治盟友,任何一個頭腦清楚的選民,怎會選擇一支包含了反自由化、反全球化、反基改、反核能、反歐洲等陣營的政治雜牌軍來領導法國?那些極左政黨已經頻於泡沫化,舊日支持者已經渙散,他們的「起義來歸」,其實對華亞爾是一種負累,失多於得。反觀薩科玆,至今仍和國民陣線保持距離,結果極右選民始終投票給他,而反對極右的選民,害怕左派上台會助長極右坐大,也投票支持他,換句話,薩科玆兩邊通吃,華亞爾焉能不敗?

第七:華亞爾若輸給薩科玆,照理說,是輸得無可話說,無論哪方面的才具(包括內政外交),華亞爾都落在薩科玆之下,她在若干大問題上,總無自己的主張,甚麼都說要留給社會對話或聽取人民意見才作決定,美其名是尊重民主,其實本身是沒料,或玩機會主義把戲而已,一國領袖怎可沒自己的主張理念?然則如何扮演國家的火車頭?

第八:電視辯論上,華亞爾的紅顏嗔怒,痛罵薩科玆的激情演出,讓選民終於看破華亞爾情緒容易波動之弱點,要當一個民主國家的總統,第一項注意就是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保持冷靜的頭腦處理國家大政,然而華亞爾在辯論上訓斥對手得有些過火,還振振有詞表示自己的雷霆之怒是純潔的,可惜選民未必如此想,大家要選的是法蘭西共和國總統,可非要選一個活像美國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中的梅麗史翠普!

回應
郭老師:
小東這幾天也非常關注法國總統的選情,從網上從報刊上閱讀了許多有關華亞爾vs薩科玆競逐總統的報導,評論,但都沒有您分析的精闢、透徹!
佩服!
留言 : 小東, 07-May-08, 01:12:17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