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玫瑰的悲歌

玫瑰的悲歌  郭乃雄

圖片:作者提供

她,是巴黎唐人街一名流浪婦。

越文名子是叫Vuong Nu,她喜歡倒過來唸成女王,不過最喜歡還是人家稱她是玫瑰,或者露絲。

至於賈桂蓮Jacqueline,是她昔日在越南博愛學院念法文系時給自己起的洋名子。

我曾經問她,當初在西貢廣肇學校唸小學,父母給她起的中文名字叫什麽,她囁囁嚅嚅老半天卻說不出所以然來,眼神流露著不復記憶之迷茫。

披頭散髮,衣衫不整,有點佝僂,步履蹣跚,每次見她總是有氣無力的樣子,玫瑰在唐人街流浪眨眼該有二十年,近幾年見她蒼老得很快,看似接近古稀。

眼神空洞,常獨個兒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或低聲哼著西洋曲子,看來玫瑰的思覺有些異常,不過她從來沒露出高亢的情緒,也從無半點攻擊性,反而她是一個說話聲音很小,舉止很安靜的人,身上不見邋邋遢遢,顯然仍懂得衛生自理。

玫瑰通法英語言,有人在麥當奴見過她書寫英文信,字體秀氣,無聊起來還獨自哼著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英文歌詞唱的字正腔圓,聽者常禁不住向她投去詫異的眼光。

憐憫她的人,都會毫不吝嗇加以稱讚,當然更多的人是麻木不仁。若干好心人每逢提起玫瑰唱英文歌,都會長長嘆一口氣,為玫瑰的坎坷人生而唏噓,總覺得造物對玫瑰缺少了一份憐惜。

有人說,玫瑰是因受不住愛人離去之打擊,精神大為失常,無法工作也延誤求醫,在法國又孑然一身,無親無故,求助無門,最終流落街頭,成了不幸的露宿者。

聞街坊說,玫瑰在露宿的歲月曾遭性侵,身世已是如此命薄,還遭狼吻,也真夠淒涼。

對於情傷之詢問,她淡淡地說,沒這回事,70年代她為了出國,確曾學人找了一個香港海員做婚姻紙,因為對方允諾回港就給她辦赴港團聚手續,後來對方去如黃鶴,未幾南越亦改朝換代,漂泊無根的海員更是茫茫人海,不知所蹤。

玫瑰談起這段往事,本來木然的臉上忽然閃過一抹戚容,眼睛望向虛無的空間,幽幽地說:「不知那個男人現在仍否在世上? 」

那種「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隱隱約約飄蕩於空氣之中。

雖然理智不致完全迷失,但玫瑰始終語無倫次,講話缺乏邏輯,她的回憶就好像一只曾經摔破了的瓷花瓶,殘缺不全,聽的人必須費力拼湊,才可理出出一個大概輪廓。

玫瑰是60年代初入讀博愛學院法文系,考過一張BEPC,她說這張法文初中文憑獲法國教育部承認,不容易考,班上多人名落孫山,她能輕易過關算是班上出色的學生。

說起各位師長,玫瑰仍叫得出王爵榮博士、陳培壽校長,還有其他中文老師的名字,尤其提到勞乃滌老師,她一口就說出老師臉上有白斑。當然呂惠江、黃偉權老師的美外號,她要忘也是忘不掉的。

玫瑰還是我的街坊,住在我家轉角處的胡文牙街,那是一條結他樂器店林立的街道,玫瑰的家位於榮遠新巷口隔鄰,家中開洋貨店。

70年代的時局動盪,全國掀起逃亡潮,玫瑰亦不例外,但不知如何,她別的地方不去,卻去了盛產可可的非洲象牙海岸。

那時為了逃亡,人人不顧一切,尤其只要能搭飛機,更是不惜任何代價,目的地管它是龍潭虎穴的印度或非洲,總之大前提就是早日離開南越傷心地。

跑去象牙海岸的華人有百多名,大家來了才後悔,日子比留在越南更難熬,玫瑰跟其他華人紛紛轉向當地中華民國大使館求助,結果每人繳納費用若干,獲發給臺灣旅行護照,持之轉來法國,「跳機」做無證人士。

然而世事無常,玫瑰到了法國,迎接她的,不是La vie en rose,而是La vie en enfer!

為了居留及打工,玫瑰花錢買來假紙張,結果被抓了一次又一次,她前後坐牢共計九個月,在南越縱使怎麼不如意,她都無需坐牢,豈知來到自由世界的西方,反而嚐到了鐵窗風味,對她而言,先是情傷,繼之坐牢,身心無異受到二度重創。

不過法國刑法寬鬆,使用假紙張根本不必坐牢,玫瑰很可能被紙張偽造集團陷害,他們為求開脫而諉罪玫瑰為主謀,欺負她的無知,辦案人員亦想早早結案立功,有人頂包就行,在此情況下,玫瑰揹上黑鍋,進出監獄兩次,以她一個弱質女流,如何受得了牢獄之災?出獄之後,性情大變,終日語無倫次,有段時間還以奇裝異服示人。

玫瑰說她曾經兩次赴紐約打工,做的是餐館雜役,最後一次被遣返,從此不獲簽證赴美了。她告訴我,所以選擇去紐約,因為法國常下大雪,她受不了。但是,難道她不覺得紐約的雪比巴黎下的更厲害?她聽了默然,雙目無神,好像神遊太虛,回到從前的紐約之旅。

她的家人呢?玫瑰神態落寞,常答非所問,一時說家人都走光了,一時又說越南還有親人,以前她還給他們寄過郵包。

我臨離去時,問她肚子可餓了?要不跟我一塊去吃水餃麺或碟頭飯?玫瑰搖搖頭,說她不敢隨處走,因為鬼影幢幢,到處都有趕著輪迴的孤魂野鬼,碰他們不得。

我不禁一怔,要她別胡思亂想了,哪有什麽鬼魂。其實我打掠她的披頭散髮樣子,暗忖,世上若有鬼魂,她本人倒有幾分神似。

豈知玫瑰遙指在商場走動的一個路人,壓低嗓音說,鬼魂就是他了,又說剛才見到一個女子無故摔倒,立即有個鬼魂走上來,似乎急著要找替死鬼……唉,玫瑰的老毛病又來了,沒法子,最後我塞給她一點錢,要她自己買個晚餐填飽肚子。

從聖誕燈飾璀璨的商場,走進夜幕低垂的街道,我一路都在默默沉思,迎面吹來的冷風,有點像張鋒利的刀子,讓我份外感受到人間的冷酷,造物的無情!


——脫稿於2013年聖誕節前夕

玫瑰真名是王燕華,她說記不起,或許問題出在她的精神有問題,也或許她在逃避過去。

回應
巴黎的華人富翁沒有回饋社會的精神,海外的博愛(中法)暨廣肇校友多亦麻木不仁,無人願意對玫瑰伸出援手,說來也真令人感歎萬千。無可否認,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之景象,仍不時發生在西方大都市的街頭。回想七十年代末,西堤華人忽聞非洲象牙海岸有一法國神父,慈悲為懷,願意做擔保紙給所有願意離開越南的人,估計有百多名華人因此而獲准飛去這個以盛產可可的非洲國家定居,可是當大家抵埗之後,發現來錯了地方,又紛紛向當時仍維持象中邦交的中華民國大使館求助,剛好館內一等秘書乃越南留台僑生出身(他也是廣肇暨博愛中法生),為了急人之急,此君給大家簽發權宜使用的護照,持之飛來法國【旅行】,亦順理成章留下法國定居,玫瑰就是屬於這批二次遷徙的人。當然,也有少數富於冒險精神者,既來之,則安之,乾脆就在象牙海岸落地生根,開疆拓土,創一番事業,至於今日境況如何?則不得而知,也許有人客死他鄉,更也許有人已經搖身變為富甲一方的非洲鉅富。回想卅九年前的今天,驚天動地,從那個時代走過來的人,往事重溫,心頭總免不了一陣悵然。時間能改變一切,但不能改變人的記憶!


留言 : 郭乃雄, 14-Apr-30, 16:31:34
於南越易幟卅九年的今天拜讀此文教人百感交集.廿多載流落街頭,怎耐凜烈寒風?!
命途多舛,異鄉落魄,應不止玫瑰,這是難民一代訴之不盡的悲哀.
留言 : 巧緣, 14-Apr-30, 14:42:56
如虹兄,我也是聽過,沒親眼見證,不過生逢亂世,甚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公雞拜堂,在西堤應確有其事,而且說來很玄,一說,就長如一匹布。在臺灣,時至今日,仍存在冥婚的,所以大家在街上千萬別亂拾紅包,那可能是冥婚家長刻意丟下,給自己死去子女尋找對象,依照俗例是凡撿到紅包者,不得【悔婚】,否則招來厄運。回憶當年亂世,人人身上都佩戴消災解難的靈符,如今思之雖覺可笑,但當時,那也是順應老人家心意的不得也已之事,今日的年輕人,終日尋歡作樂,又哪能想像得到我們的那個年代,人生如朝露,日子過的充滿了憂患!
留言 : 郭乃雄, 14-Apr-29, 20:56:11
  郭師傅,我相信「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古人的話應該是經驗之談,譬如去旅遊被海嘯捲走,乘飛機遇馬航失聯,除了命運有什麼好解釋?如果當年郭師傅從軍,可能成為滿胸勳章名聞國際的大將呢!
  關於舉辦冥婚及公雞拜堂,我也是聽說而未曾親眼目睹。但在柬埔寨行軍,有些隊友求取護身符,不慎觸犯忌諱,被神靈懲罰得好辛苦,我則見過。
留言 : 氣如虹, 14-Apr-29, 11:16:57
法國電視今春重播第一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名為「末世啓示錄」,那是迄今最全面的第一次大戰資料整理,若干片段還是剛自外國「出土」,鏡頭所重現的法德陣地戰,其鬼哭神嚎,日月無光,令人看得膽戰心驚。其中索姆河戰役,堪稱當世最慘烈的陸地廝殺戰,也是人類第一次出現坦克對撼,短短百日,法英和德國陣亡人數高達130萬。凡爾登戰役打了十個月,法德雙方死亡成百萬,德國施放毒氣彈,法兵死傷枕藉……所以法國名言說的好:【戰爭不是冒險行為,而是一種疾病,就好比傷寒病。】請教氣如虹兄,在烽煙四起之從前,男兒命如游殍,當時我就聽過若干人家為死去兒子舉辦冥婚及公雞拜堂,如虹兄戎馬出身,可有見證此事?
留言 : 郭乃雄, 14-Apr-27, 22:21:49
古人征戰幾人還,中外古今,無不如是,我的同學凡當兵者,超過一半都是踏上了不歸路,也哭斷了妻兒父母的肝腸!所以,在下對氣如虹兄昔日置身槍林彈雨之中,屢屢化險為夷,逢凶化吉,實在有說不盡的佩服及敬重,若換了在下,恐怕早就向閻羅王報到了,哈哈!
留言 : 郭乃雄, 14-Apr-27, 21:13:57
如果相信命運,沒有鬥爭可言,玫瑰的遭遇,就是她的命運安排。
我自從越戰被迫從軍開始,相信了命運,似乎冥冥中確有主宰。我在前線重重危機,却有驚無險,有些隊友千方百計躲在安全位置,偏偏不幸身亡,除了命運,沒法解釋。
留言 : 氣如虹, 14-Apr-10, 18:52:58
可蘭經說:命運是綁在每個人的脖子上。

那是一輩子都無可脫掙的枷鎖。

人,從呱呱墮地那一刻開始,就得跟命運鬥爭,玫瑰是徹底輸了。

留言 : 郭乃雄, 14-Apr-09, 07:01:32
很可怜的人生,看了令人流泪!
以今日的越南,来回顾昔日人们的逃难。
一切是否更让人神伤!
留言 : 钟灵, 14-Apr-06, 14:53:19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