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郭乃雄◎尋貓啟示
       郭乃雄
       (現居法國)
更多>>>   
郭乃雄◎尋貓啟示

尋貓啟示   郭乃雄



Mullan是我萍水相逢的朋友。

有一星期了,沒再見到她的蹤影。

大宅院的圍牆外,忽然荒涼了起來,教習慣跟她四目交投的我,一下子若有所失。

圍欄貼上好幾張尋貓告示,試圖跟每個匆匆而過的路人交換眼神,亦宛如在人海中丟進一個信瓶子。

告示寫的是簡單字句,也有她的輪廓黑影,遠看,像飄過窗外的一朵神秘烏雲。



Mullan不見了如何是好?

愛貓的鄰居開始議論紛紛,見面就談如何把Mullan找回來,大家始終搞不清,Mullan的失蹤是否關乎一宗少女離家出走的事件?

跟她雖未建立牢固感情,但我還是有點擔心她,怕她落在吉普賽遊民的手裡,變作行乞的工具。

她的貓性很強,作風傲慢,脾氣也差,有點被寵壞,萬一遇上惡人,她一定要吃很多很多的苦。

這些日子走過圍牆外,我是多麼希望告示被拆掉,那會讓大家安心,意味失蹤少女事件落幕。




可是一天一天過去,那朵長了尾巴的烏雲仍然很呆滯地留在紅磚牆上。

日曬雨淋,告示日漸褪色了,擺出一張灰心、無奈、絕望的臉!

Mullan的尋獲,只能寄望萬分之一的奇跡。

眼光掠過那一排孤獨的鐵欄,感覺是電線柱子擠在回憶的視窗外,隨著人生列車之前進作密集移動。

回憶Mullan,好比在數窗外的電線柱子,沒甚意義,說到底她不過是鄰家一只貓貓。

家住大宅院的貓,平時總是很神氣,每次蹲坐圍牆外,她會像女皇般打掠來往行人,陌生人稍為一接近,她便擺了個冷臉,或不屑的拋給你一個貓咪,顯示她很抗拒跟不明來歷的人互動。

對我這個萍水之交,她算是肯敷衍的了,不過每次輕撫她,也頂多給我撫三次,多了她就別頭而去,貓貓就是這副性格,不喜人家太嘮叨。

普通人家的貓都得了癡胖癥,她卻很例外地保持「模特」的曲綫。

有個衣衫襤褸的老婆婆,偶爾會給她帶來美味佳餚,也許不想老人家失望,她一般都會裝作津津有味地吃著,逗得老婆婆很開心,莞爾一個接一個,渾忘了自己浮腫雙腳的痛楚。

她凝視人的炯炯眼光,與其說帶著幾分冷傲,倒不如說那是憂鬱星芒的閃爍。

經常攀上屋頂,默默地把無邊黑夜揹在身上,活像一個感時憂世的詩人,把夜視作一座孤冷的幽塔。

如今黑貓貓人間蒸發,黑夜禁不住也愁眉不展起來,也把自己鎖在孤塔之內。

尋貓啟示貼出後,我開始要將這個失蹤事件,跟巫師的咀咒拉扯在一起。


(圖片由作者提供)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