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偉賢
       (現居越南)
更多>>>   
四季如畫


四季如畫
李偉賢

其實並不戀秋,花開花落,本是自然界的常態,只是,我從小居住的那個熱帶城市,那裏體驗到什麼是秋殘冬雪。當秋風吹過我的衣衫,迴旋在我的衣袖裏的是一絲絲的涼意,原來,深秋的那份輕盈是如此奇妙。
來西大留學的日子,過得既充實又寫意。想起初來步到時的那份空虛和孤寂,還夾帶著陽春三月的那種乍暖還寒的天氣,真有點透不過氣來的感覺,因此,有好長一段日子,我每天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往返於教室和圖書館之間,在我還未來得及看清楚西大的春天是怎麼樣的一幅圖畫時,一個季節的歲月就這樣悄然消磨在書本裏。但我並沒有感到可惜,西大裏的圖書館對我來說彷彿是另一個世界,外觀宏偉的建築風格和裏面現代化的設備,兩百萬的藏冊讓我感到濃郁的文化氛圍撲鼻而來,懂得什麼叫做寧靜致遠。是的,整天沉浸在書海裏的人又怎能不會忘記自身的微不足道呢?
走出圖書館,映入眼簾的是四週一片綠嫩。對了,差點忘記了除了圖書館我最喜歡西大的就是那小草的卑微,但活該的是我從來未曾在這些欣欣的草坪上留下一點腳印,那怕是躺下一刻也好。說起西大的草坪,西大的林木,西大的池塘,可謂十步一景,百步一畫。能有機會發現這個玄妙說起來得要真真感謝我的攝影老師,這已是今年夏天的事了。當時,我和我的中國同學不知已混得有多熟了,每天過得忘乎所以,那再有閒情逸緻去慢慢欣賞身邊的一景一物呢,由於正值盛夏,每天傍晚一下課,就成群結隊地跑去游泳了,然後就是一起去大快朵頤,晚上吃螺絲粉,吃燒烤,周末周日則鬥抱頭大睡,不到十一、二點管他娘娘奶奶喊得哭天搶地也發誓絕不起床。你說這樣的生活寫意不寫意?
但是,南寧的暑氣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就連我這個來自熱帶地方長大的男孩也差點兒被鬥垮了。有時實在悶熱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就在這個時候,攝影老師給我們的作業是每三人一組扛著照相機到校園周圍採風去。這樣炎熱的天氣頂著鍋子大的太陽去拍照,心裏不免嘀咕起來。老師還吩咐說學校裏的池塘的蓮花正在盛開,是拍攝靜態的最佳時節。拍了第一張,第二張,繼續拍下去心中的埋怨漸漸不知所踪,也開始慢慢感覺到蓮花的韻態和聖潔,感覺到她的出淤泥而不染,感覺到原來植物也可以在平凡的自然界中活得一點也不平凡。這一次攝影作業讓我有機會再一次目睹西大的校園風采。
夏天的西大校園多了一份粗獷和狂野。日間上課時喋喋不休的蟬鳴和喧嘩,無風的夜晚和帶有咸味的空氣,記得有天晚上,中國同學們知道我從未見過螢火蟲,便約了三五人帶我到籃球場附近的草坪上看螢火蟲去,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我捕捉到一隻螢火蟲在手中時的那份童真般的喜悅,那一刻,那個提燈的童年從遙遠的失落裏一下子躥出來,就站在西大的那個草坪上。
愉快的時光總是讓人感覺不到它的流逝。放完暑假回來,跑了中國的一萬多里路,心境扎實多了,但不知怎的回到西大時心裏卻驀然多了一縷唏噓,才過了一個多月,中秋國慶接踵而至。時間好像是催促著你走路一樣,或許是太多的快樂和笑聲,這兩個節日猶如流星一樣戞然劃過夜空,既美麗而又短暫。當有一天夜晚,我和兩個中國同學劉英傑及李清川邊聊天邊漫步在西大校園裏,一條寬闊的道路,兩排錯落有緻的樹木一直延伸到朦朧的盡頭,泛黃的燈光照在眼前的路上,遠處傳來池塘裏微弱的蛙叫聲,我們享受著這寧靜的街景,我們似乎漫無目的,但我們又同時不想這麼快就走完這條路。
是的,深秋隨了落葉還有的就是那種悵然若失的心情。還有曉風殘月,還有星光點點。我從沒看過秋天,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過的秋天,在西大,我隨了感到秋風的那種恍恍惚惚,深秋的那種消消沉沉,但是,因為我走在兩個中國同學之間,我感到更多的是一股寒風中的暖意,沒有抖擻。劉英傑告訴我,現在已快要入冬了,到時候,冬一來,你看到的將會是一片死寂,池塘裏更是一片灰茫。
是嗎?但我無悔,因為我知道我只能在西大過唯一一次的春夏秋冬,無論是怎麼樣的一幅畫像,我都會為她怦然心動……路還沒走完,我深深地吸一口氣,睜開眼睛,西大,果真四季如畫。

(2004年12月9日寫於廣西大學)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