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
       (現居越南)
更多>>>   
爸爸來了!


每年踏入六月的第三个星期天是父亲节,今年的父亲节是六月十五日。在这神圣的一天即将来临前,我感受了一次父爱的伟大!
上星期的一个中午,宿舍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由于当时正忙于做饭,故不能放下手中的东西去接听,但铃声连续响着。对方的耐性令我不得不暂停工作去听。刚拿起听筒,我还来不及“喂!”对方已着急地说:“你没事吧,这幺久都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出事了,担心死我了。”细听之下,我才知道是爸从越南打来。
   “爸,什幺事呀?”我问。
“我近日阅报得悉,非典型肺炎正在中国各省蔓延,感染和死亡人数剧增,真可怕。我们家里每一个人都在为你提心吊胆,你马上回来吧!”爸的语气有点儿紧张。
“没事的,学校已为我们做好防范工作。不让学生外出,每日都要晨检,服汤药,况且我是读本科,要是这样回去的话,下学期就跟不上的。爸,你不必过于担心,我会谨慎的。”我跟爸解释。尽管这样,但爸仍然噜噜苏苏。我也明白到,为人父母者谁不担心自己子女的安危?尤其在这个非常时期,更教他们为我着急,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已千方百计说服爸让我留下,可是他老人家仍然不安心。
五月三日(星期六)早上九点,当我仍在床上寻梦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提起话筒。爸又拨电来问候,在朦胧中我听到爸疲倦的声音:“阿迪,爸到了南宁火车站,现在过来看你。”我听了顿时说不出话来,不相信这是事实,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待清醒过来后我才确信爸已到了南宁。为了做好防范“非典”工作,近两个星期来学校严禁外来人进入学校,所以爸来到学校后只能站在校门等我。当我赶到校门,并见到老爸一副倦容,手提着沉重的袋子时,我心里好难过,好感动!爸真的来了。爸告诉我这趟是到广州办货,顺进来看看我。尽管在这段时间火车被视为最“敏感”的交通工具(在中国有不少人在火车上感染“非典”),但由于爱子心切,爸仍冒着危险昨夜乘了十多个小时火车来到这儿。爸从手袋里取出一大迭华文《西贡解放日报》和一些食品递给我说:“这是你的同事寄给你的报纸和食物。”我顿时嘴巴生硬,一时说不出话来,眼眶充满着泪水。心想:爸拿着这幺重的东西千里迢迢来看我,太辛苦了,令我于心不安!不待我出声,爸语重心长继续说:“看到你没事我就安心了,但你不能掉以轻心,要多保重身体,不要到处跑,要防范疫病,家里的人都很担心你。你也要努力用功学习,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因为爸还有许多事情要办,所以来看我一下就得赶回去了。
看着爸踏上公车往车站的方向去时,他的背影在我眼前显得越来越高大!

——稿于2003年5月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