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華興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葉華興◎書信

書信   葉華興



抽屜裡,能放的東西不多,但有幾封發黃的信,我像珠寶一樣珍貴收藏。

以前收到的信件,很多附帶著照片,除寄件人寫上名字相贈,照片後面還有記上拍攝的地點和日期,好讓大家有個印象。無論是誰寄來給我,除了接收一份驚喜,對於我來說,更多添了一份友情的關愛。

進入廿一世紀互聯網的年代,無論人與人之間相隔多遠,由於我們可以輕易透過手機或電腦,更可在螢屏面對面交談,這種零距離的接觸,確實令人佩服日新月異的高科技所賜予我們一個網絡世界。

書信除了傳遞訊息,也讓我們表達了至愛的親情。尤其是我仍覊身於香港難民營的日子,思家的情緒特別濃烈,書信往來顯得更為重要。古有杜甫《春望》的經典名句: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今有詩人冬夢《一隻灰鴿》其中有句:是當年爸爸媽媽替我抹的/那滴早已風乾的淚/藏在抽屜內寄不出的信麼?

讀著,相信只有異鄉的遊子方能明白這種感受。

每次開啟電腦,看到遠方友人寄給我的信,那怕只有“你好” 短短的兩個字,這份難得關懷正從遙遠的地方如矢放飛過來,展示在我的眼前。不需說了,我想,此刻的充實已然足夠讓我溫暖、讓我感動。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