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娜
       (現居美國加州)
更多>>>   
王婉娜◎有故事的巧克力

有故事的巧克力    ◎王婉娜◎



圖片:作者提供

藍光一閃,當年我確實給它迷惑過,這款巧克力球名為Baci ,好多愛之吻的意思。包裝紙是銀藍底星星點點的圖案,香濃的黑巧克力包含完整的一粒白果仁。黑色與白色,一付愛恨分明的樣子。每颗巧克力内裡面藏著一張愛之告白詩句小纸條,比我們的簽語餅多了幾分浪漫。含著它,春光明媚的歐洲彷彿就在眼前,相愛的人攜手在滿佈鮮花的小城轉著華爾茲舞步。很不幸的,就算醉在愛河的伴侶,有時也難猜透對方的心。送她一束紅玫瑰為何她並不歡懷,那料到她要的是一朵白鬱金香。道理就那麼簡單:天地萬物皆獨特,你給的並是她所要的。正如你愛得如痴如醉的巧克力千萬別拿去餵貓狗,牠們吃了會中毒而亡。人與人之間要經過多少悲情與失望才換來彼此的體貼和諒解。

碎果仁混合在巧克力猶如愛人進入彼此的心,分不出乾果在那裡,巧克力又是在那裡,兩者都相拌在一起了。愛到這個境界,已不在乎對方送的是什麼花,玫瑰,鬱金香都不過是錦繡世間的一朵花。這種戀愛最高點比元朝的管道升在【我儂詞】傳統的水和泥詩意得多了:

【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似火。把一塊泥,捻一個你,塑一個我。】

不那麼潤滑直接就進喉嚨的口感警告我們,愛情就算已經達到相融一起的程度,愛的情結仍然存在。帶著怒氣吃巧克力,咬到一粒什麼堅硬果仁,驚醒之餘,反复思量,甜如蜜那種純情白色的巧克力日子早就隨風而去了。口中糾纏不清的味道,豈不是中年笑中帶淚的寫照。為何已經不再青春年少的人居然不會選片柔滑得令人流盡淚感謝上蒼的法國松露巧克力,無需細嚼就已經藏入心裡胃裡。

巧克力是一種奇特的東西,吃它的歷史越久,就會心甘情願越往苦裡轉。年輕時,我們相約去看流星,去找尋童話世界彩色繽紛的糖果屋,可惜僅僅一場小雨,糖果屋就融化了。更可悲的是,歷盡生命的華麗後,糖果屋逐漸沉淪為一片片75% 黑若南柯深淵的苦巧克力。想你的時刻,心是甜的,黑巧克力算什麼苦啊!而把全部的甜蜜都吞嚥下去的時候,才發現那濃稠無盡頭的苦。苦涼茶可以治病,吃了苦巧克力可以把你忘掉嗎?沒有你,再甜的巧克力也鑲著苦澀的金邊。只好安慰自己,如果過去的我可以承受它的甜,現在的我當然可以接納它的苦。

沉迷陶醉在【麥迪遜之橋】模式戀愛的人,或是金屋藏小三的人,最了解吃黑巧克力既有情又無情甜中藏苦的心情!是否夕陽西斜朦朧令人分不清友情,愛情或激情?到底留戀的是甜還是苦?難道他們誤解了阿甘正傳的名句:【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會吃到什麼口味,每天都要吃點苦的東西,以免忘記苦味。】所以明知縱然從苦巧克力海脫身後,這輩子免不了苦情泥黏滿身,仍然忍不住往裡面跳。也有可能,那些人僅僅想證實小王子的童稚天真評論:【大人們果真是古古怪怪的!】

(原文刊登世界日報2012年7月11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