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娜
       (現居美國加州)
更多>>>   
王婉娜◎人世好景

人世好景      ◎王婉娜◎



圖片●作者提供

色不迷人自迷,今晨,我不止給色迷住了,而且醉意醺醺!連串連串飽滿鮮黃的枇杷掛在枝頭,訴說成熟的情懷。我終歸是個有福的人,數著盛滿日出日落的花蕊,果實就驀然結了一樹。

很難了解為什麼有人會對一塊石頭或是一個名牌包愛到不能控制,無情之物憑什麼贏得有情若人的心?沒有共鳴的愛,意義何在?

倒是蠻羨慕有人寄情於馴養動物,大概人類對自己的同類起了戒心之後,就把自己滿腹溫暖之情付諸次人類一等的寵物。有沒有一點沙文主義心態作崇呢?人在動物前總是有比較高的姿態吧?

聖修伯里筆下所描寫的小王子和狐狸互相地馴服可算是少數:

【對我而言,你和其他十萬個小孩一般,我並不需要你,而你,也不需要我。對你來說,我和其他十萬隻狐狸一般,可是如果你養馴了我,那麼我們就彼此需要了。對我,你就是獨一無二的人,對你,我就會是獨一無二的狐狸。】

不管是互相依賴還是互相馴服,人的壽命終歸比動物長,到了永別的來臨,刻骨銘心的痛令人一生難以釋懷。

植 物就不會令人陷入這種感情掙扎的悲慘結局。植物是上天賜給人類最完美的禮物。人與人之間的相知,有時候開端帶來的快樂,會變成日後相等或加倍的痛心;付出 去的關懷非但沒得收回來,還醞釀成負資產的沉重。可幸,我種的植物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就算無花無果,也綠意盎然。我對它們的態度無非就是狐狸對小王子說 過的話:

【你為玫瑰花所花的時間,使得你的玫瑰花非常重要。】

種花容易,知花難。什麼時候看花可以達到陶淵明的「不覺知有我」的層次: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採菊花而無意見到了南山,一切隨意、隨緣,處處有樂,當下見喜。

我卻就連花有花香的基本境界都無法感受到,總是覺得,花不一定是芬芳的。葬禮的花,再鮮豔再美也帶著死亡的屍體味道。我是那種連買一塊錢三個玉米都要左挑右挑的人,想不通花與逝者為什麼會連接一起?為何一般人捨得花大筆錢去買花送給聞不到花香的人?

當然花是無怨無尤的,在空曠的深山,她也一樣孤芳自賞花開花落,所以也不必去計較靈堂前的花香不香,更何況把婚禮氣氛點綴得喜氣洋洋也是非花莫屬。

狐狸對小王子說:

【看人,是用內心去看,重要的東西不是眼睛能看到的。】

坦白說,我愛看而且用心去看的都是俊男美女、千嬌百媚的花朵。可惜,一切的絢爛彷彿七色彩虹,終將慢慢回歸為透明的雨水。而那黑黑小小的枇杷種子,多少的天意蘊藏其中,默默孕育出明亮如小太陽的黃金果子。

生命起起落落的奧妙無人能解答;地震海嘯後的天空比種子比泥土都烏黑;可喜的是今晨迎著曙光,忽見後院玄黃若天地,只甜不酸有時淡的枇杷,流露滿臉春意微笑。人世間,隱隱約約總會有一幅你我留戀的好景。

(原文刊登世界日報美國版2011年7月15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