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娜
       (現居美國加州)
更多>>>   
王婉娜◎重逢

重逢      ◎王婉娜◎

圖片●王婉娜提供

下雨的秋天,公園一片寂靜,只有我們踩在腳底下的樹葉沙沙作響。

地球仿佛停止運轉,心中玲瓏的學生歲月卻躍然起舞。

我看著你,你看著我,互視對方,懷疑面對的是一面蒙塵的鏡子,或是戴著歲月的一副面具。

三十八年已過,莊子與惠子友誼之夢是否由我們繼續延伸?

我仍然是坦率的楊過,你,還是豪邁的喬峰嗎?

都到了道再見的時刻了,我們拍照留念吧。

留得住如秋天的中年嗎?留得住重逢的喜悅嗎?

一切已成過去。

惟有我們的心如高山如深海,永遠相依相靠。

今后,還是撑著雨傘各走各應走的風雨路。

只是在有夢卻無眠的晚上,偶而,你我的影子會交映在對方的心窗。

如果說,有掛念,有等待是幸福的,那麼,今日見了,將來的日子應更是無憂無慮,無思念,豈不更該灑脫起來?

「白髪三千丈,緣愁似個長,
 不知明鏡里,何處得秋霜。」

與其沉醉在李白華髪多如秋霜的悲哀,在秋風愁雨的樹叢下,我們試圖重溫蘇東坡老友陳慥「無愁可解」的曠達:

「光景百年,看便一世,生來不識愁味,問愁何處來,更開解個甚底,萬事從來風過耳,何用不著心理。」

終歸等不到雨停。我們只好裝作不在乎,你看不到我濕了的雙頰,我看不到你濕了的衣襟,繼續迎著雨走我們的路。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