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娜
       (現居美國加州)
更多>>>   
王婉娜◎千年之約


千年之約      ◎王婉娜◎

青春是一座擺滿鮮花的玻璃屋,別人一個不經意的眼神就會令玻璃裂痕斑駁,落花滿襟。

中年的心仍然是透明的,沒有磨練成水晶,不過多了幾層防彈玻璃,不單把自己保護得隱密妥當,裡面的花朵也總是熱情仰著笑臉,對著暖烘烘的陽光。

只是,今年的母親節,萬紫千紅的花變得冰如雪花。

當我在寒風微雨中送走了母親,又再一次來到塞納河畔。沉滯的不僅是我的心情,整排垂柳在朦朧煙霧中,也變得與對岸飛來的鴿子一樣灰暗。
 
母親的消失令我領悟到:為何雪花總是俯首沉思而絮落。

片片雪瓣原來是母愛的化身。

當所有的花朵迎陽而笑,晶瑩的雪花帶著母親無盡的愛與不捨,垂著臉下降世間,飄絮飛在她的兒女兩頰上、肩膀上,永遠是那麼地輕柔。

雪花落到河裡,溢出一朵朵河花;那是母親的叮嚀,起起伏伏,曾經惹起過多少心裡的漣漪。

去年冬天時,我將去世的母親託付給大地,青草地是她的絨毯。
 
今日,白色的鬱金香,從蒼翠的泥土破裂出來,隨著春風來到西方的極樂世界,用她完美弧線的花壺送來一杯天國三暉春酒。

酒未入口,人的臉已醉得模糊一片。
 
我提醒自己,酒後昏睡在青山綠水下,別忘記死亡代表另一種存在。
 
一世又一世,我們的心永遠相連。
 
母親煮的醒酒蓮子湯比孟婆湯甜蜜得多。本來很苦的蓮心,因為母親與我們圓了今生的約,已經不苦了。

(寄自加州)

●原文載自美國世界日報 June 08, 2011

回應
謝謝钟灵與冬夢 !
留言 : 婉娜, 11-Oct-07, 08:14:05
很婉约的一篇文章,没有写哭;也没有写泪。
读来却一片唏嘘!
留言 : 钟灵, 11-Oct-04, 17:36:34
站長代表全體同仁拍掌歡迎美國加州王婉娜文友與我們一齊同心灌溉尋聲這片文學的園地!
留言 : 冬夢, 11-Oct-04, 17:13:40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