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娜
       (現居美國加州)
更多>>>   
王婉娜◎寂寞的小山

寂寞的小山   王婉娜



圖片:作者提供

突然間,一群群的遊人消失得無影無蹤,眼前變得虛無寂靜。

一個孤獨的身影凝結在大岩石前。見山是山,見他也是山。

小山出現的那一刻,我就決定叫他小山,靜止如一座山,寂寞如一座山,禪定如一座山……他蹲坐的姿勢,豈不是佛印的複影?與峽谷的山峰又是那麼神奇地互融為一體,一動也不動地悟讀風的絮語,一動也不動地沉思宇宙的心跳。

他願意為我訴說一個古老的印地安人故事嗎?他喜歡這種幽靜嗎?我不想向前打擾他,也沒有機會問他是否感應到眾生之間的寂寞,所以人人寧願低著頭,對著手機過日子,忘了藍天白雲的存在。就這樣吧,淡淡的情,千言萬語,人生旅途上我們就算沒有交流,也曾經有過一點點共鳴。

這是位於猶他州與亞利桑邊界,海拔 5564英尺的科羅拉多高原,美國最大的印地安人保留區, 拿瓦候印地安紀念碑谷公園Monument Valley Navajo Tribal Park。

在這巨大的天然帽子型石砂岩碑遼闊沙漠上,我看到【阿甘正傳】裡面的阿甘不停奔跑的身影,他從東海岸跑到西海岸,最後停在HWY163,對他的一群群追隨者說:“I am going home”。

他的白色鬍鬚彷彿斷線的風箏,飄逸在橘色的陽光中,背景就是這些暗紅色的奇特石碑群。

阿甘為了什麼而跑?記者問他:【為了世界和平嗎?】【為了弱勢族群嗎】【為了婦女權利嗎?】

答案很簡單,沒有為什麼。阿甘就是突然想跑,就不停的跑呀跑,這樣而已。沒有理由的理由最難令人接受,尤其是對在有因有果傳統下成長的我們,如何相信居然會有人做事可以沒動機,沒有目標?我們最愛猜度人心,喜歡質疑每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讓簡單的人生變得複雜無比。阿甘不求回報的付出,分享的行為,真是不可思議!

其實我們只是忘記了見山是山的簡樸道理而已。所以我為何還要去琢磨小山從哪裡來,為什麼在這個時刻出現在我眼前,這些問題豈不都是多餘的嗎?

千萬年色彩鮮明,高聳的山谷前,我的衣襟不禁已濕透,不知道是為了小山,還是阿甘,還是根本沒有任何緣故。


(原文刊於2015年12月24日美國世界日報)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